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井上青外籍新郎 尾 聲

外籍新郎 尾 聲

作者:井上青書名:外籍新郎類別:言情小說
    三個月后

    暌違半年,云妍映又回到意大利羅馬許愿池,這回阿雷西歐將早已準備好的一百枚硬幣錢袋交到她手上。

    “干么給我這多硬幣?”她又不是老爸,既沒有刁難他,也沒說不嫁他,他干么拿她跟老爸一樣比照辦理。

    “總之你丟了一百枚硬幣后,一定會再回羅馬一百次,只有你許愿一百次,我才能真正安心。”上回她哭著說要和他分手,他真的有被嚇到,不想再經歷一回。

    笑睞他一眼,她都已經答應要嫁他,干么還一副不放心的模樣,不過,為了不讓他不安,她還是笑著開始丟硬幣許愿。

    許完愿后,他陪著她在附近散步,一道刺耳的聲音突然想起——

    “嗨,阿雷西歐,嗨,妍映,”

    “吳曉菁,你怎么又跟來了!”云妍映氣得想咬她。

    “拜托,誰跟你來,羅馬可是我第二個家,當初你來羅馬,不知道是住在誰那里?”吳曉菁撥著頭發,涼涼的道。

    “是啊,不知道是誰第二天就把朋友丟著,跟別的……”

    她正要提往事糗損友,吳曉菁緊張地重咳了聲,見高特助拎著兩瓶飲料跑過來,她識相的噤聲。斗嘴是斗嘴,她可不想壞人家姻緣被馬踢。

    “總經理、云經理,我不知道你們也在,呃,我再去買飲料過來。”高建國將手中的飲料遞給兩位女士。

    “不用麻煩,我跟云經理一起喝。”阿雷西歐輕摟她的腰,兩人對視一笑。

    自從被吳大小姐耍弄之后,她火速辭掉“吳氏鞋業”的工作,再度失業的她,在老爸首肯下,接下“O.S”女裝行銷經理一職,準備與他夫唱婦隨。

    “你不是在我家和云叔學習書法,怎么會來羅馬?”阿雷西歐笑問。

    這回意大利行,除了帶妍映來見他父母順便參觀總公司,處理一些公事,高特助自然也隨行,公事處理完畢,云叔又逮到穆萊,興致一起開起書法課,他和妍映要重游羅馬,高特助識相不跟就加入書法的行列。

    “當然是我去解救……”對上云妍映的眼,吳曉菁又興起逗她的壞心眼,“解救我心目中英明又英俊的高建國王子。”

    被女友這么一捧,高建國羞紅臉,云妍映則是斜瞪她一眼。

    這女人就是故意這么說,害得她差點冤枉阿雷西歐,事后她質問她,她還理直氣壯的說“誰說只有阿雷西歐是英明又英俊”,是沒錯,可她記得曾當她的面用這些話稱贊阿雷西歐,所以她才會誤以為……

    “云經理,你的手帕掉了。”高建國拾起掉在地上的手帕還給她。

    “謝謝你。”她微微一笑。

    “不客氣。”

    兩人禮貌的互動,意外地惹惱吳曉菁,她醋勁大發地怒吼,“高建國,我不是警告過你,不準幫別的女人拿東西!”

    “我沒有呀!”高建國一臉嚇到的模樣。

    “你當我瞎了,你剛剛不是幫她撿手帕。”吳曉菁怒指云妍映。

    “我……可是,她是云經理。”

    “她不是女的嗎?”

    斑建國無奈的看向云妍映。

    云妍映略帶同情的看他,心中突然升起小小報復心,端著一臉甜笑,道:“高特助,謝謝你。”

    “不客氣。”

    “你還在跟她客氣什么!”吳曉菁氣得跺腳,轉身悻悻然離去。

    “呃,曉菁……”高建國一臉不知所措,不知為何只是撿個手帕,怎么好像犯了滔天大罪一般。

    “高特助,你最好趕快追上去。”云妍映好心提醒他。

    看著兩人一前一后離去,云妍映忽然開懷大笑,“阿雷西歐,我想我找到治曉菁的方法了。”嘔了好幾個月的惡氣,總算找到宣泄出口。

    “這方法的確奏效,不過我很擔心我的特助,他好像成了代罪羔羊。”

    “噢、那我只能對他說一聲抱歉。”她止不住開心地笑。“不過,曉菁對高特助好像是認真的,她居然像小女生一樣吃醋。”真是令她大感意外,她以為曉菁是見高特助鮮嫩可口,忍不住咬他一口,但經過幾個月了,他們的戀情依舊火熱,而且吳大小姐的占有欲還有愈演愈烈的趨勢。

    “在想什么?”阿雷西歐偷親她一下。

    她笑睨他一眼,“我在想,找到真愛真的會讓女人改變。”向來游戲人生、換男友像換衣服的好友,竟為了高特助幫她撿手帕這種小事大發雷霆,真不可思議。

    而她,找到真愛后竟然變成愛哭的女人。

    “男人也一樣。”為了她,他放棄流浪的自由,甘心守在臺灣,守著她。

    云妍映笑看他。他為她做的她全都知道,包括他們身上穿的他親自設計的T恤,純白的T恤上有他用毛筆親自寫的“云&雷”,配上他畫的荷花荷葉,干凈漂亮,而且獨一無二。

    難怪他一直苦練“云、雷”兩字,原來為的就是要設計這件T恤。

    “好漂亮的T恤,請問你在哪里買的?是在這附近嗎?”一對國外游客夫婦上前向阿雷西歐詢問,

    “不,這是我親自設計的,它是非賣品。”

    “你確定?可是我剛才看到一對中年夫婦也穿著它,他們就在那里!”

    循著外國游客指的方向看去,云妍映見到穆萊領著雙親在逛大街,兩人驚詫地排開人群朝他們走去,正巧聽到老爸指著穆萊罵,“我明明說這里我來過了,我還在前面那個許愿池丟過一百枚硬幣呢,你干么又帶我來……”

    飽相打過招呼后,穆萊哭喪著一張臉,“阿雷西歐,你若當我是好兄弟,下回你準岳父大人來威尼斯一定要事先通知我,打死我都不會去你家……”

    聽了穆萊的訴苦后,他們才知道他又被逼著苦練永字八法,因為一直寫不好一再重寫,寫的他都快瘋了,后來突發奇想拐云智仁夫婦出來旅游,知道他倆在羅馬,他當然帶他們來這里。

    云妍映能體會穆萊的苦,因為她們姊妹小時候也都有這種歷程。

    “云叔,這樣吧,我們去西西里島……”阿雷西歐出面幫穆萊解圍。

    “不,我這兩天特別想寫書法,哪兒都不想去。”

    “爸……”云妍映正想加入勸說行列,方才那對游客夫婦不死心的跟來,又在咨詢購買他們T恤的事。

    阿雷西歐靈機一動,問出他們喜歡中國的毛筆字,當下便出了個主意,“我們身上的是非賣品,但若你們喜歡,我建議可以做一件屬于你們的T恤,前提是你們得先拜師學藝……”

    巴他們溝通過后,他們很樂意學習書法,而最高明的莫過于穆萊——

    “噢,上帝,感謝你!”終于解脫的穆萊飛也似的逃跑。

    阿雷西歐決定帶著大伙回到他位于羅馬的公寓,六個人分成兩組,一組學書法,一組包意大利餃子當晚餐。

    途中,采買包餃子的食料時,云妍映突然打趣道:“他們對你的設計頗欣賞,不知道等會看到旗袍椅,會不會也想要買它?”

    “噢,千萬不要,否則穆萊肯定跟我絕交。那張椅子是穆萊照我的設計去做,又修又磨,他發誓再也不跟我合作。”

    聞言,她忍不住大笑,“噢,可憐的穆萊,和你交朋友,大概是他這輩子最大的失誤。”

    他輕點她的鼻,她笑盈盈的補上一句,“但能遇到你,是我這輩子最幸運、最幸福的事。”

    她的真心話讓他聽了滿足又感到,他情不自禁地摟住她,低頭一吻。

    她嚇了一跳,悄聲說:“我爸在。”

    “他應該沒看到。”

    云智仁重咳了一聲,背過身去。“買好了就趕快走,還磨蹭什么,我可是還要教我的新學生寫書法呢。”

    兩人對視吐舌。

    “是,爸。”老爸一定看到了,只是裝作沒看見。

    “是,岳父大人,我們馬上就走。”

    阿雷西歐恭敬的話語飄進云智仁耳里,真是令他高興又生氣。有了這么好的洋女婿,自然高興,可是,他搶走他的寶貝女兒,這點令他還是有些生氣。

    阿雷西歐和云妍映相視一笑。他們相遇在意大利這座美麗的半島上,她愛上這只跳舞的高腳靴,她愿意穿上它,不離不棄,和他一輩子共舞。

    想知道其他洋女婿如何使出渾身解數通過岳父大人的考驗,請看——

    *官穎新月甜檸檬系列476岳父大人的情敵之《混血女婿》

    *米樂新月甜檸檬系列477岳父大人的情敵之《東洋半子》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