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凌兮兮總裁大人很腹黑 第一章

總裁大人很腹黑 第一章

作者:凌兮兮書名:總裁大人很腹黑類別:言情小說
    【第一章】

    秦時悅掛了電話,來不及和林瑤欣說什么,就匆匆忙忙趕回家去。

    回去的路上,秦時悅腦子亂糟糟的,從小到大,她一直對爺爺說的這件婚事當做是一個玩笑,可沒想到,如今這個玩笑成真。

    先不論對方長相如何,人品如何,他們之前根本沒有感情基礎,甚至對方叫什么她都不清楚,她想著各種理由推脫的說詞準備一回家用這些說詞去堵她媽媽的嘴。

    秦時悅一回家,就看到系著圍裙的媽媽從廚房里端出一大盤雞塊,溫柔地對她笑道:“寶貝,你回來啦,快洗手吃飯。”

    秦時悅遲疑了下,慢吞吞的走到洗手臺洗了手,出來在飯桌前坐定。

    “剛才你爺爺打電話回來了說,他的老朋友從國外回來,同時回來的還有他的孫子,哦。對了,也就是你的那個未婚夫,我們已經約好了明天見面。”媽媽說得很平常心,好似她剛才說的只是我們一起吃完飯去散個步這樣簡單的事,并沒有什么大不了。

    秦時悅目瞪口呆,耳邊似有驚天響雷,本要去拿筷子的手不由得停了下來,“媽,你確定不是在開玩笑?”

    媽媽瞪她一眼,“那是你爺爺從小幫你訂的親,怎么是開玩笑?寶貝你明天要打扮得漂漂亮亮的,不許丟了你爺爺的臉!”

    “不行不行,你們突然給我塞了一個未婚夫,我一點心里準備都沒有。”秦時悅連連擺手。

    “你心里準備了二十四年,夠了。”媽媽輕飄飄地回答她。

    “我最近在趕稿,編輯催得很緊,最近真的沒時間,不然過段時間再說?”秦時悅見硬的不行,就來軟的,想著拖一天是一天,說不定她那個所謂的未婚夫就想不起來她了。

    “什么改天?什么稿子都沒這件事重要,寫稿子能給你寫出個老公來嗎?”媽媽一口否決。

    “媽!”

    “媽什么媽,就這么說定了!”她媽媽根本不容她拒絕,直接拍板。

    秦時悅苦著臉,卻也不敢再說什么,誰讓這個家是她媽媽在當家作主。全家可沒有誰敢忤逆她媽媽,不然她爸爸要是知道了,絕對對要找她聊一聊的。

    就在這個時候,她爸爸下班回家了,這下秦時悅就更不敢說什么,畢竟她一個人可說不過兩張嘴。

    吃完飯,她爸爸主動去廚房里幫她媽媽的忙。秦時悅看著廚房里相處親昵的父母,不由感嘆即便是這么多年過去了,爸爸媽媽感情還是好得不得了,在這個家她才是多出來的人。

    秦時悅很羨慕父母這樣的感情,這也是她為什么這么排斥這個婚約,她也想要這種獨一無二的愛情,那個他也要像爸爸對媽媽那樣,一輩子只疼她,愛她一個人。

    休息后,秦時悅拿了衣服準備去洗澡,不小心聽到了父母的竊竊私語。

    “我們寶貝是個傻乎乎的孩子,從小靦腆,只知道死讀書,現在倒好了,天天就只知道寫一些古怪的故事,哪有心想談戀愛?要不是有這個婚約,我真的擔心她嫁不出去。”

    “那倒不是,你看我們寶貝不是很會寫愛情故事嗎?”

    “你不覺得我們寶貝有心理問題嗎?本來好好的談戀愛,她非要給他們設定重重阻礙,各種誤會,把一對小情侶虐得死去活來,活來死去的!”

    “老婆……”

    “明明是個漂亮的女孩子,這么大了還沒談過戀愛,你不覺得很可憐嗎?要是真的嫁不出去了,你要負責嗎?”

    “呃……”

    “也不知道是不是她喜歡女孩子,那個欣欣不是也沒男朋友,你說說看……”

    秦時悅一點也不想聽下去了,原來她在媽媽的眼里就是這種好可憐的單身狗啊……

    既然這樣,她還是繼續當一只古怪的單身狗吧,反正她寧愿嫁不出去也不想隨隨便便將就一個沒見過的男人。

    次日,臺北市豪華的五星級飯店。

    “媽,前面一直塞車,我馬上就到了。”秦時悅站在金碧輝煌的飯店門口,隨便找了個借口應付了她媽媽的電話。她看著玻璃中自己的倒影,唇邊不由勾起了狡黠的笑容。倒影中的女子臉上畫著非主流的妝容,眼線跟唇妝都畫得異常夸張,還有那令人生畏的金色爆炸頭,這樣子要給哪個男人看上,那才有鬼。

    秦時悅一進飯店大廳,服務生再三確定了她的身分才放她進來,從對方給的眼神,秦時悅就知道,等下會有一場好戲。

    等秦時悅找到包廂時,離他們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半個小時,她這么故意姍姍來遲,想必給人的印象會大打折扣,而這正是她想要的。她推開包廂門,發現這包廂很大,在門口布置了玄關,遮擋了視線。

    這邊秦時悅還在遲疑,里面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阿姨,你說的對,我就是你說的那個鳳凰,你也看過那個預告?”

    鳳凰?鳳凰?這兩個字她太敏感不過了!這么朗朗而有魅力的笑聲……天啊!秦時悅雙眼發光,粉色泡泡從她眼中冒出來,鳳凰,難不成里面的是她最近癡迷的偶像……墨晟?

    秦時悅繞過玄關,偷偷地看了一眼,就這一瞥,她呆若木雞,這個面容精致,五官立體的男人不是墨晟是誰?

    秦時悅下意識地從里面退了出來,她抬起頭再次看了看包廂號碼,牡丹廳301,的確是這里沒錯。她先前心里還有些不可置信,但剛才匆忙一瞥,她看到她的爺爺和爸媽都在里面,所以那個從小和她訂了親的未婚夫,可能就是她最近心心念念的偶像……墨晟?

    對了,從前爺爺提起她的未婚夫的時候總是會說墨家什么什么的,只是她一直都很抗拒,并沒有把這個墨字記在心里。

    秦時悅無法表達出自己此刻的激動,她只知道自己全身的血液都沸騰起來,好想尖叫,她甚至想馬上給林瑤欣打個電話,告訴她這件事情。她覺得她的人生簡直像是開了外掛,居然有這么大的一個餡餅砸在她的頭上,砸得她整個人都暈乎乎的。

    此時的她已經完全不記得幾分鐘之前她還有多么排斥這個婚約,現在的她恨不得馬上沖進去,讓這個所謂的婚約變得名副其實。

    這時秦時悅不小心在旁邊的小玻璃鏡中看了一眼自己,原先的那點小得意早已不見,她恨不得搧自己一巴掌。為了嚇跑她的未婚夫,她現在的打扮恐怕是她有生以來最丑的模樣了,怕是連她爸媽都認不出來。如果讓墨晟看到她現在這個樣子,她這輩子都不能原諒自己。

    秦時悅忙沖了出去,瘋狂地去尋找洗手間,秦時悅一到洗手間,忙不迭地將自己一頭金色的爆炸頭假發拿掉,一頭茂密光亮的青絲自然地垂掛下來。但是這一臉的濃妝讓她有些苦惱,她可是連卸妝水都沒帶,怎么辦才好?

    “什么叫自討苦吃?這就是,什么叫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這就是!”她悲傷地嚎了一聲。

    不過也沒辦法了,她只能低著頭拼命的拿面紙擦自己的臉跟唇,嘴里嘀咕著,“早知道就不化這么濃的妝了,現在擦都擦不掉,怎么釣我的男神呢?”

    專注著清理自己的秦時悅并沒有發現,不知何時她的身后多了一個修長的身影,她自然也不知道自己換妝的一幕已被這個男人看得清清楚楚。

    “啊……變態!”秦時悅突然抬頭的時候,半瞇起的眼睛隔著迷蒙的水霧,終于發現了這個男人。

    身后的男人微微皺眉,下意識地捂住了她的唇,聲音清冷,“噓……太吵了。”

    柔軟濡濕的唇陷在他的掌心,有一種奇怪的觸感,心尖像是被什么撓了一下,這種陌生的感覺使得他微怔了一下。

    她今天是出門沒看黃歷嗎?運氣這么那么背,不僅差一點錯過男神,居然還在廁所里碰到變態了!秦時悅劇烈地掙扎起來,“唔,你這個變態,你這個死變態,居然在女廁里偷窺,我要報警……”

    身后的男人看她掙扎的樣子,慢悠悠道:“小姐,這里是男廁。”

    “唔……”轟!秦時悅感覺自己被一道雷劈了。

    “你才是那偷窺男人的變態,見被我識破才惱羞成怒。”還是那種不疾不徐的語氣,又帶著淡淡的調侃。

    “我我我……”就這一空檔,秦時悅已經從他的手中掙扎出來,站在一邊喘氣,此刻的她簡直是氣得說不出話來,也顧不得整理儀容,就只瞪著這個高大的男人,他怎么怎么就……那么無恥!

    可初來乍到的她,方才并沒有仔細看她是否進了女廁,這里難道真的是男廁?她快速地環繞一眼周圍的陳設,頓時就心虛了地往門口退,因為太快,頭撞到了后面的墻上。

    她往旁邊挪的時候,高跟鞋又不小心扭了一下她的腳……然后她就啪地一聲摔倒了。

    一時之間,秦時悅痛得咬牙切齒,還起不來,她真的是快瘋掉了,今天走的是什么倒霉運啊!

    那個男人邁著修長的步伐朝她走過來,紳士地微彎下身來,對她伸出手來,“需要幫忙嗎?”

    需要個鬼!秦時悅嫌棄地看了他一眼,她才不要碰他,她飛快地、掙扎地站起來就狼狽地跑走了。

    只是她走回牡丹廳的時候,突然發現一件可怕的事,她剛才卸妝卸到一半,她都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樣子,想再回去,又怕碰到剛才那個男人。

    就在她踟躕之間,她媽媽從包廂里走了出來,驚見她后,快速拉住她的手臂,“你是怎么回事?給你打電話也不回?”

    “我,我的手機掉了。”秦時悅這才想起,她把她的手提包落在男廁了。

    “你這孩子是想逃吧?你別找借口,讓人家爺爺等久了,你快進來!”秦母最了解自己的女兒,一緊張的時候會有點結巴,此刻她就是認定了秦時悅在找借口。

    “媽,我……”

    “你是想讓媽媽生氣嗎?”秦母也不顧秦時悅說什么,直接把她拉到了包廂里面,言笑晏晏地對大家道:“這位是小女……秦時悅。”

    算了,死就死吧!

    不過,很快地,秦時悅就沒時間再糾結自己的形象問題,此刻的視線完全完全被角落里那個唇角含笑的墨晟給吸引住了,真人比電視里更加英俊,因為素顏的緣故,又添了幾分陽剛之氣,此刻的她也就大大方方地盯著人家看。不過她還是知道分寸,臉上露出得體的笑,“對不起,我遲到了。”

    “沒事沒事,我們也沒來多久。”說話的爺爺滿臉的睿智,很和藹,看的出來年輕的時候也是個帥哥。

    她爺爺介紹道:“這位是墨爺爺。”

    “墨爺爺好,你看起來好年輕。”

    “你這個女孩嘴巴真甜,跟小時候一樣,不過快二十年沒見了,時間過得可真快。”墨爺爺見秦時悅把視線落在墨晟的身上,又跟她介紹道:“這是我的孫子墨晟,也是……”

    “你是時悅?”

    秦時悅滿臉錯愕,“你、你叫我?”

    她的偶像居然叫的出她的名字,還叫得那么親昵,好驚喜啊!

    “我上次見過你,在片場的時候,你睡著了。”墨晟一本正經地說道,他見秦時悅還是一臉呆滯,又加了一句,“你的作品很棒,我很榮幸演出你的作品。”

    “睡、睡覺?”秦時悅有點尷尬,還記得她去片場探過一次班,那次她趕稿多日就在片場后面睡著了。那天不是說沒有墨晟的戲嗎,他怎么又出現了?不過那天她睡相好嗎,有沒有流口水……她給人的第一印象怎么樣?

    “哦哦,對,阿晟和我說過,你是編劇,寫那個……鳳凰劫的作者。”墨爺爺看起來十分欣喜,“現在長這么漂亮又有才華的女孩子不多了。”

    “謝謝爺爺。”秦時悅心里有個小人在叉腰大笑,看起來墨爺爺對她很滿意,墨晟對她的印象也不錯。哼,爸爸媽媽兩人在旁邊一副詫異的樣子,看不出來他們眼中那個不會談戀愛的女兒這么厲害,等著吧,等她把金龜婿給釣回家!

    隨即,秦時悅看向墨晟,又說道:“現在像墨晟這樣又努力又優秀又帥的男演員也不多,我真的超喜歡他演的男主角。”

    墨晟突然想到了什么,“戲里的鳳凰和瑤瑤也算是指腹為婚,不知道你對這個有什么看法?”

    秦時悅斟酌了一下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就覺得很好,雖然古時候這種制度看起來很不尊重當事人,釀成了不少的愛情悲劇,但是其中還是有許多可歌可泣的唯美故事。不得不說,即便是相親,也是一種緣分,至少這種緣分不會讓兩人之間有門戶之見,是不是?”

    “所以墨家和秦家的婚約,你接受?”

    秦時悅被墨晟的笑容閃得恍惚了一下,她總覺得墨晟的笑容里有一種壞壞的笑意,不過她也來不及細想。她面皮薄,有些不好意思,卻又覺得不能錯過這次機會,她點了點頭,“我爺爺和墨爺爺是多年故交,兩家結為親戚蠻好的。”

    “哥!”秦時悅還在等墨晟的反應,卻突然見他站起來對著她的身后道:“看吧,她說要嫁給你。”

    哥?嫁給你?秦時悅頓住,整張臉都在發燒,她是不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問題。

    緊接著,一道有些熟悉的低沉聲音不疾不徐地從后方傳來,“既然對方那么干脆,我也不反對。”

    秦時悅渾身血液似乎都停住,她僵硬的身子慢慢地轉過來,然后,她就對上一雙含笑的雙眸,漆黑得深不見底。那個先前在洗手間里見過的男人不知何時站在她的身后,手里拿著她的手提包,就這樣直直地望著她。

    她此刻的心情自己都不知道如何形容,失落?心虛?羞惱?驚訝?就在這種五味俱全的情緒里,那個男人把她的手提包遞過來,“丟三落四。”

    嗯……丟三落四?這語氣怎么還有點……寵溺?她能不能不要說話了。

    可在眾人的視線下,她只能回了一聲謝謝。

    “你們認識?”最先反應過來的是墨爺爺,他有些欣喜地說道:“這就是我的長孫墨晏,也就是你的……”

    墨晟飛快地接上一句,“未婚夫。”

    墨爺爺,“對對對,未婚夫,悅悅,看來你說得對,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身也是一種緣分。我倒不曉得你們會提早認識,早知如此,我就不必大費周章了,哈哈,來來,人都到齊了,我們就坐下來吃飯。”

    “不,不是的……”秦時悅還想解釋什么,卻發現無從解釋,而且還已經被安排坐在墨晏的身邊了。

    秦時悅心里的小人繼續在吶喊,哦,天哪,這是什么鬼?她的未婚夫怎么……換人了?她現在還能不能拒絕?可是她剛才義正言辭說的那番話真的很打臉!

    “擦一擦。”墨晏把濕巾朝她遞了過來。

    “什么?”秦時悅看到墨晏微微戲謔的笑意,馬上就反應過來了,她從手提包里拿出小鏡子,就發現自己兩只眼圈還是黑黑的。

    她頓時就有些想哭,敢情她剛才就頂著這么個熊貓眼睛和偶像說了那么多的話。

    墨爺爺見秦時悅低頭擦眼睛,還趁機不悅地瞪了墨晏一眼,“阿晏,這是現在流行的煙熏妝,你懂什么?”

    “是嗎,對這方面我可能不太懂。”

    秦時悅心想,墨爺爺真的好善解人意哦。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 什么叫期货配资 股票资金流向 欧洲联赛冠军 比较靠谱的理财平台 股票涨跌幅度是看昨天的吗 融凯配资 血流成河麻将番数图解 河南麻将 福州麻将 快3走势图一定 江西快3开奖结果走 重庆麻将图片大全 甘肃快3开奖果跨度 吉林市快三走势图 15选5 100送5000体验金股票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