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七季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第二章

送上門的總裁先生 第二章

作者:七季書名:送上門的總裁先生類別:言情小說
    這日沈自瑤正在認真地看文件,突然她的桌上多了杯咖啡。抬頭,禾蘇正對著她笑。

    “室長不加奶精不加糖的美式,請用。”

    “嗯。”沈自瑤反射性地應了聲,瞥見那咖啡杯上印著的LOGO是樓下連鎖咖啡店的。

    自從禾蘇來了以后,他們好像都在喝這家連鎖咖啡店的咖啡,再這樣下去茶水間的速溶咖啡就再入不了口了,胃都要給養刁了。

    “你呀……”她頓了下,“不用總是自掏腰包請大家喝東西,沒有這個規矩。”

    “我什么都不懂,讓各位前輩和室長費心了,這點事情是我應該做的。”禾蘇對她笑了笑。

    “哦,是嗎。”沈自瑤想,這小子也未免太上道了吧?

    “對了室長,我可以申請從今天開始出外勤了嗎?”禾蘇問。

    她算了下,他來這里也已經一星期的時間了。業務員的工作本來就是出外勤拉客戶,但對于一個從未在保險業做過的新人來說,才入職一周就有這雄心壯志,也太積極了。

    “你都弄清楚了?”她問。

    “是的,何哥給我的數據我都了解過了,不然可以考我看看。”

    “好啊。”沈自瑤放下手里的工作,兩手往桌上一放,抬頭看他,“意外險和醫療險的區別是什么?”

    禾蘇沒反應過來,但嘴已經條件反射才說出了答案,腦袋里卻在想著別的事。

    她還真考啊,把他當小學生啊?一般人不都是做做樣子,總要給對方留點面子吧。這女人絕對是針對他,故意刁難他,還真是有點機會就找碴給他難堪。

    這個木頭腦袋的臭女人!

    沈自瑤卻并不滿足于一個基本的問題,之后又連問了他五六個,一個比一個還專業的問題,要不是把公司的保險細項全都研究透澈,是絕不能都答得出來的。

    “嗯,你真的有好好認真學習。”這就是她最后的結論。

    不然呢!拿這騙人有什么意思?

    禾蘇保持微笑,禮貌地等待她的答復。

    “可以跑外勤了,但記得上下班時間要回來打卡,不然算曠職。”

    “謝謝室長。”

    禾蘇在前輩們的稱贊下走了。沈自瑤不知道自己為什么要死盯著他的背影不放,但是總覺得哪里怪怪的。

    這個人似乎集所有新人該有的美好特質于一身,不為自己找麻煩不給別人添麻煩,進步神速且謙虛、刻苦,和同事間的關系處理得也很好。

    但就是覺得哪里怪怪的,先前還沒有這種感覺,反倒是時間久了,這感覺便更加地強烈起來。

    她靠在椅背上,深思了起來。

    禾蘇跑外勤和他學習一樣拼命,通常都是別人在辦公室時他不在,別人都不在時他更不在,當真成了只有早晚能見兩面,匆匆打個招呼的人。

    照理說業務員這樣勤奮是件好事,她偷偷打聽過,禾蘇在實踐工作中遇到了什么不明白的地方也會請教其他前輩。

    部長之后又找過她兩次,對禾蘇的表現十分關心,問她覺得怎么樣,她回答“不確定”。給上司這樣模棱兩可的回答是不適當的,她也不懂自己為什么這樣吹毛求疵,說一句“比想象中好”有什么困難的。

    沈自瑤雖然升職成了室長,但有許多自己積累下的大客戶必須由她親自去見。這天她見完客戶回來,正要開車回公司,就見馬路對面有個十分眼熟的人。

    她一眼就認出了那件不貴也不隨便的西裝,欲開車門的手就那樣停住。她看到禾蘇正摟著個女人,兩人有說有笑地進了對面那家電影院。

    她鬼使神差地跟了進去,像個經驗豐富的偵探。

    那個時間上映的是最近很紅的一部搞笑愛情片,她在電影院大廳找了個地方坐下,閑暇地看起了手機。

    正好有訊息傳過來,并不是工作上的,她那長年面無表情的臉上露出了明朗的笑容,要是被她的同事看到,肯定會被嚇到,以為她鬼上身。

    禾蘇摟著女人散場出來,一眼就看到了穿著正式套裝,筆挺地坐在等候區,與其他人格格不入的沈自瑤。

    當然,更主要的一點是,因為她一直在盯著自己,想不發現都難。

    沈自瑤沒有移動半步,只是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禾蘇愣了半晌,放開了搭在女伴肩上的手,走向了沈自瑤。

    在散場和進場的兩批人潮交匯的地方,他們顯露出了獨特的默契。

    “室長,這么巧,妳也來看電影啊?”禾蘇笑了下。

    還是那樣謙虛有禮的標準笑容,但沈自瑤可不會再被這張臉欺騙了。

    她掃了眼站在原地等著禾蘇的那個漂亮女人,問他:“不讓你的女伴過來嗎?我可能要說很久。”

    禾蘇對那女人擺了擺手,對方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他又擺了一下手,笑盈盈的,而那女人則生氣地嘟起了嘴,一跺腳就走了。

    “我讓她先回去了,現在我們可以說很久了。”禾蘇說。

    沈自瑤脫口問了句:“你女朋友?”

    “普通朋友。”蘇禾笑,“怎么,公司不會連個人交友問題都要干涉吧?還到了尾隨的地步,也太可怕了。”

    “上班時間,你在和朋友看電影,我有理由懷疑,這些天來你一直都是這樣在混日子,自然有權干涉。”沈自瑤毫不示弱。

    蘇禾挑眉,“室長怎么知道人家不是客戶?拉客戶總要交際應酬。”

    “那我就明說了吧,我做這行八年,誰是認真的誰是在打發時間我還是分得出來的。不過其實打發時間也無所謂,畢竟是你個人的事。”沈自瑤看著他,“但如果你并沒有想靠這行吃飯,就不要打著勤學好問的幌子,占用其他同事的時間。”

    “室長,妳這樣貿然地對我下了定論,不會太武斷了些?”禾蘇抱著肩膀,歪頭看她。

    “如果我說的不對,還請指正。”

    “妳說的全對。”禾蘇承認得痛快,倒教沈自瑤有些意外。他很干脆地否認了自己之前裝出的努力,大方承認,“我的確沒打算靠這行吃飯,所以即使我的業績是零也餓不死。不過妳放心,表面上該應付的我還是會去應付,不會讓妳為難。也就是說,妳能不能也別讓我為難,睜一眼閉一眼,大家和平相處不好嗎?”

    “我沒跟你和平相處嗎?”沈自瑤問。

    “妳一直在找我麻煩。”禾蘇靠近她,對著她的圓眼笑了笑,“即使我跑出來,妳還是追過來找我的麻煩,這就真的有點煩人了,室長。”

    沈自瑤直直地瞪著他,輕聲哼了聲,“現在跟我回公司寫檢討報告。”

    禾蘇以為自己聽錯了,是人聲吵雜他聽錯了吧,一定是的,“妳說什么?”

    “寫檢討報告,再被發現懈怠堡作就依曠職處理,一個月滿五次我有權開除你。”

    禾蘇忍不住了,這次笑出來純粹是氣,“不是,妳是不是沒聽懂我的意思?就算我是懈怠堡作,怎么不見妳對別人這樣?”

    “因為你想要和平相處啊。沒讀過戰爭史嗎?這世上哪有白來的和平。”沈自瑤沒有一點自滿的意思,但那張臉在禾蘇看來就是那么地欠揍。

    這可不好,他竟然想要揍一個女人了。

    “既然這么瞧不起這份工作,被開除應該也無所謂了。回不回去,你自己決定。”

    最后,大家都很意外,為什么室長出去辦事,會和禾蘇一起回來。之后那幾天,禾蘇沒再出去跑外勤。

    夜晚是酒吧最熱鬧的時間,白天在辦公室埋頭工作的沈自瑤,每天晚上都會出現在這間叫做TF的酒吧。

    她不是常客,她是常駐的表演者。

    沈自瑤在昏暗的燈光下搖擺的男女間穿過,她的朋友們已經在等著她,遠遠見到便舉著杯子對她揮手。

    她笑了出來,十分開朗的那種。平時穿的正式套裝好好地擺放進衣柜里,她穿著一件寬大的印花T恤,破洞牛仔短褲,長發披散,妝容精致而狂野。

    他們樂團的老大指了指舞臺,現在臺上唱歌的人已經快要結束,下一個就該輪到他們樂團,她慶幸自己來的正是時候。

    “小瑤,妳每天都準時的教人害怕,是害怕妳趕不上的那種害怕。”樂團的貝斯手尋她開心。

    她推了他一下,“行了,傳給我的訊息里說的事是真的?今天忽然說要換歌,是不是要提前練一下,就你那個水平,待會可別凸槌。”

    “誰凸槌?我們都一起多少年了還用練習?是妳沒信心吧!”

    “我的信心都讓你吃了。”

    兩人斗著嘴,那邊老大叫他們準備上臺了。

    沈自瑤臉上帶著興奮,那個舞臺讓她心癢難耐。

    她知道自己算是個年輕人,也知道自己是年輕人里的異類。很多人都覺得她生活無趣,而她并沒有義務跟那些人交待什么。

    她很安逸于那種無趣,因為她知道,無趣是她生活的一部分。

    而還有另一部分,在這里。

    音樂響起,她的手碰到熟悉的鍵盤,整個人如同煥發出新生命的植物,整個身體蠢蠢欲動。

    酒吧的氣氛一下HIGH了起來,她看著主唱的背影,看著對他們舉起雙手熱舞的人群。她的手興奮地劃過鍵盤,她知道這里才是她真正的位置。

    而舞臺之下,舞池的后方,靠近吧臺的地方,人相對較少。

    有個男人手里的酒杯落在地上,摔了粉碎,而他渾然不覺,一雙眼睛直愣愣地穿過人群,鎖在了舞臺上那支樂團最后方的位置。

    真虧他眼力好,那么遠的地方都能看得到。是因為那盞燈吧,因為她的身上剛好投射著一盞聚光燈。

    “禾蘇,你干嘛?”有人撞了他一下,他回神。

    “我怎么了?”

    “你酒杯掉地上了!”

    他這才發現腳下全是碎玻璃,但也就是隨便地看了一眼,根本沒當回事。

    他一把摟過那個跟他說話男人的肩膀,另只手直指著舞臺上面,“那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曲子沒問題啊。”朱彥古怪地看他,“不就是個小樂團嗎?都在這表演兩年了,客人還都蠻喜歡的,合約也是有簽的,你這么激動干什么?”

    “我當然激動了。”禾蘇的眼睛直勾勾地鎖著那邊,猛拍朱彥的肩膀,“表演兩年了,那你應該已經很熟了吧?你現在告訴我,那個樂團的鍵盤手的叫什么名字。”

    “沈自瑤。怎么了,你認識?”朱彥覺得更加奇怪了,這禾蘇不是沒見過女人啊,即使是認識也不用激動到……兩眼放光吧?媽呀,看起來還挺可怕的。

    他這是出了幾年國品味變了?要說沈自瑤他認識,也并不是什么驚艷的長相,他這見到了極品獵物一般的目光,讓他內心不安啊!

    “禾蘇啊,這可是我們自己簽的樂團。你考慮清楚,兔子不吃窩邊草的。你能不能,稍微那個……收斂一下?你好像踩到碎玻璃了。”

    禾蘇拍著他的肩膀,笑得令人心寒。

    “朱彥啊,把這里交給你管理是對的,你真是太會請人了,你真是我的福星啊。”

    “但愿你這是句好話。”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