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金晶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第二章

氣噗噗的總裁夫人 第二章

作者:金晶書名:氣噗噗的總裁夫人類別:言情小說
    說來,沈殊和楊欣玫很有緣分,他們一直是學弟學妹的關系,從高中到大學,但比起這層關系,他跟她其實私下很熟稔。

    每當別人當著沈殊說起楊欣玫如何溫和有禮的時候,他只想笑,楊欣玫溫和有禮?呵呵,他只知道,與她合作的時候,要是一個不小心,隨時會被她給坑了。

    她忽然瞟了他一眼,“干嘛這么關注我的私生活?”

    “有嗎?”

    “沈學弟,你該不會偷偷暗戀我吧?”她笑著看他。

    魚刺梗在他的喉嚨,他滑稽地睜大了眼睛,逗得她笑了,“好啦,我知道沒有,你不用這么震驚地看著我。”

    他面無表情地看著她,她被他看得頭皮發麻,說實話,雖然比她小一歲,可冷下臉的他看起來很不好惹。

    他移開了視線,拿起手機,下一刻,楊欣玫的手機響了,她拿起來一看,上面寫著,我被魚刺刺到了。

    她木著臉抬頭看他,下一刻,她忍不住地拍桌大笑。

    他額頭的青筋抽了抽,忍著怒意打字,拍桌大笑,很不淑女。

    她看了一眼,繼續拍桌大笑。

    男人深吸一口氣,站起來,拿起掛在椅背上的西裝,她沒形象地笑著,跟著站起來,“走吧走吧,我陪你去醫院。”

    楊欣玫先去買單,接著去開車,他坐在副駕駛上,到了醫院,醫生習以為常,畢竟被魚刺刺到的人太多了,不僅有小孩也有大人。

    但是現在的場景有點詭異,男人的神色很難看,跟在男人后面的女人呢,看起來很開心,眉開眼笑的,活像中了樂透。

    醫生動作熟練地將魚刺挾了出來,溫聲地囑咐,“以后吃魚的時候要小心點,不要急,慢慢吃。”

    沈殊點了點頭,和楊欣玫去繳費,繳費之后,他橫了她一眼,聲音冰冷,“笑夠了嗎?”

    “還沒有,可以夠我笑一年了。”她拍拍他的肩膀,見他臉色陰沉的很,很善解人意地說:“晚飯還沒吃飽,我請你吃飯。”

    他沒說話,她指了指不遠處的面館,“吃面?”

    “嗯。”

    她笑著補充,“這次沒魚刺了。”

    哪壺不提開哪壺,他沉著臉,她真的是很討人厭。

    她在他面前,從來沒有任何一絲溫柔的表現,就跟女魔頭一樣,絲毫不掩飾她自己的劣根性。

    專門挑他的軟肋戳,哪里痛戳他哪里,呵呵,傳說中溫柔賢淑的楊家小姐?根本就是騙人。

    沈殊很討厭會裝腔作勢的女生,而裝腔作勢名單上的第一名是楊欣玫。

    他沒見過這么會裝的女生,看到她,他就想,她的面具一定多到家里都擺不了。

    最可怕的是,所有人都沒發現,她很會裝。哦,可能是因為他是唯一一個見過她真面目的人,在他的面前,她不屑再裝下去了。

    呵,真的是好榮幸。

    “走吧走吧,吃面,我想吃海鮮面,對了,應該不會有魚。”她彎著眉眼,甜甜地說。

    想到被魚刺掌控的那不舒服的半個小時,他冷著臉,心中給她貼上了標簽,女魔頭。

    她是名副其實的女魔頭。

    而他,想揭開她的面具,讓所有人看看,這個人,一點也不大家閨秀,別瞎了眼。

    吃完了晚飯,楊欣玫先送沈殊到私人菜館,他的車停在那里。

    等沈殊開著他的車離開了,楊欣玫往另一個方向開車,她最近住在自己的公寓,沒有住在楊家,免得要因為相親的事情跟楊父、楊母吵架。

    相比楊父、楊母的重功利,她與親生父母郭父、郭母之間相處反而是融洽,他們很開明,從他們的身上,她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關懷,但來的有點遲。

    她剛到公寓,郭母就傳了簡訊過來提醒她,讓她明天晚上回去吃飯,她回了一個好之后將手機放在一旁。

    她先去吃了感冒藥,才去浴室洗澡,之后保養完走了出來,穿著睡衣往床上一躺,她將手機往旁邊放,設定了鬧鐘。

    她沒有睡意,但不打算玩手機,不然玩了手機,晚上就睡不著了。在床上躺一會,睡意上來,她過了一會就睡著了。

    第二天,床頭柜上的鬧鐘響了,她閉著眼爬起來關掉,接著迷迷糊糊地去了洗手間,洗漱之后,倒了一杯水放涼,轉身去換衣服。

    換上一身正式的套裝,她喝了一口微熱的水,喉嚨鼻子比昨天要舒服一點,她扭了扭頭,聽到手機響了。

    她慢悠悠地走到臥室,拿起手機,“喂,媽?”

    “妳在跟沈家小鮑子談戀愛?”楊母劈頭問道。

    楊欣玫一怔,想了半天,才想到沈家小鮑子是誰,不就是沈殊嘛,“沒有。”

    “昨天有人看到你們一起吃飯……”楊母追問。

    “他是我的學弟。”

    楊母點點頭,“其實沈殊也不錯,不過比妳小一歲,心性未定,這種男人不是很好把握。”

    楊欣玫沒說話,楊母又問她和李家那一位有沒有聯絡,她唇角露出一抹冷笑,“沒有,我對他沒有好感。”

    “感情婚后可以好好培養,現在沒有,以后相處會有的。”楊母一副過來人的口吻。

    楊欣玫不覺得自己是膚淺的人,只會看人的外表,可李豬頭真的不是她的菜,一想到要對李豬頭一輩子,她背脊寒毛豎起,她是多想不開才會想要跟李豬頭在一起。

    “不可能。”楊欣玫語氣微沉。

    楊母料不到她這么堅持,也沒在這個話題上打轉了,“那妳是真的打算去上海分公司?”

    楊欣玫抿了一下唇,“嗯。”

    這相當于是在向她施壓了,可她咬著沒松口,她有手有腳,能養活自己,就是真的去了上海分公司,她自信自己能做出一番成就。

    楊母幾不可聞地嘆了一聲,“妳爸在氣頭上,妳服軟不就什么事情都沒有了?”

    楊欣玫沒說話,眼神落在不遠處。

    “妳現在是在跟我們鬧脾氣,妳有沒有想過,如果妳離開楊家,妳會失去很多的。”

    楊欣玫低低地笑了,“媽,我名下有幾間房子是你們送的,開的車是你們送的,還有首飾之類的,我離開家之前,把東西都放在書桌左邊第三個抽屜了,我現在住的公寓是我自己買的。離開了你們,我可能就只有這間公寓,但是郭叔叔、郭阿姨一直很歡迎我去他們那里住。至于上海,我可以不去,我想要在臺北找一份工作還是能找到的,我并不是活不下去。”

    離開了他們,她照樣能活得好好的,她不是小孩子,她有她自己的謀生能力,她說完之后有禮貌地說了一聲再見便結束通話。

    楊母卻被嚇到了,她從沒想到有一天,乖乖女兒會說出這樣的話,她嚇得站起來,匆匆地跑到了書房,打開左邊第三個抽屜,里面放著一個珍貴的首飾盒,打開一看,都是她和楊父買給她的,下面還有車子和房子的所有權狀。

    當初買下這些送給楊欣玫,楊父、楊母很大方,也覺得女兒乖順,都是用了楊欣玫的名字購買房子、車子,本以為他們給她的這些會是她最大的動力。

    但現在,楊欣玫卻是將這些都還給他們,彷佛在無聲地告訴他們,即使離開他們,她照樣能過的好。

    他們的施壓,她根本不在意。

    楊父一邊系領帶一邊走到書房,看到在書房里呆若木雞的楊母,“怎么了?一大早在書房?”

    他低頭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這個時間點,妳不是在做瑜伽嗎?”

    楊母身材保持的很好,也很注重養生,每天早上比他要起早一個小時,做了瑜伽,之后一起吃早飯。

    “欣玫……”楊母的嗓音輕顫著,養尊處優的臉上浮現了一抹憂慮和懊惱。

    楊父聽到楊欣玫的名字,略微不開心,漫不經心地問:“她想通了?”

    楊母嘲弄地勾了勾唇,“是啊,想通了。”

    沒有聽出楊母的語氣不對勁,楊父輕輕一笑,“她從小被我們嬌養著,怎么可能會想不通呢?沒有我們的支持,她能過她想過的生活?既然想通了也好,妳有空帶她去百貨公司挑幾件衣服,再送她珠寶項鏈,讓她知道我們對她不薄,別沒事就跟我們鬧……”

    楊母轉過身,唇角嘲弄的笑意更加的深了,“是啊,被我們養得不知天高地厚了。”

    楊父一愣,順著楊母的手,看到了那珠光寶氣的首飾盒,以及轎車和房子的所有權狀,他走近一步,仔細地看了一遍。

    “她想通了,放著大小姐的日子不過,要去做貧窮小姐去了。”楊母氣惱地說。

    “怎么可能!”楊父不敢置信,可手里的這些東西又告訴他,一切是真的。

    “怎么不可能?翅膀硬了。”楊母冷冷地說。

    楊父沒有說話,但他卻和楊母想的一樣,這一回,楊欣玫不是鬧脾氣,她是玩真的。

    從小到大沒讓楊父、楊母操心過的楊欣玫,第一次鬧,就鬧這么大。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