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喬湛水當當的總裁夫人 第一章

水當當的總裁夫人 第一章

作者:喬湛書名:水當當的總裁夫人類別:言情小說
    【第一章】

    一見鐘情是什么,當游汝雅見到韓靖堯的那一瞬間,她終于明白,原來一見鐘情就是妳第一眼見到那個人,就想跟他談戀愛。

    韓靖堯是個孤兒,據游母說,他是七歲那年才被韓老爺子帶回韓家的,韓老爺子今年高齡八十了,曾經是風靡一時的風云人物,偏偏他的獨子沒有遺傳到他的壯志雄心,反而主動放棄龐大的家族企業,常年跟隨志工團體,行走于全球各地,是個灑脫自我又溫良寬厚的人。韓老爺子萬般無奈,又不想自己打下的江山落入外人手里,于是便有了領養繼承人的想法。

    不得不說,韓老爺子不愧是一代梟雄,看人的眼光非常精準,韓靖堯天資聰穎又勤奮向上,再加上背后有韓老爺子的親自指點,年紀輕輕便懂得審時度勢、運籌帷幄,近幾年來從韓老爺子手中接過大權后,更是將韓氏集團推向另一個巔峰。

    韓靖堯在事業上固然是個成功的男人,但在感情的世界他依然孤獨地漂泊,就算韓老爺子多次向他透露自己想抱曾孫的愿望,韓靖堯也都會以工作為由回避掉。

    “靖堯那孩子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錢他賺得也夠多了,該找個替他花錢的人才對。”說到這里,游母忍不住碎碎念道。

    “媽,妳對韓靖堯很熟悉嗎?”

    今天是韓老爺子的八十大壽,除了有生意往來的合作伙伴,韓老爺子還特別邀請了游家全家參加壽宴,游汝雅向來對這些無聊的宴會沒什么興趣,可今晚也不知是不是太無聊,竟然主動要求陪著游母一起去。或許這一切都是命運的安排,不然她也不會認識韓靖堯了。

    “沒禮貌,靖堯比妳大,妳要叫他靖堯哥。”

    靖堯哥?好像也不錯。游汝雅笑著抿抿唇,追問道:“媽,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

    “靖堯是我出嫁之后才被領養回韓家的,我對他的情況也不是很了解。”因為她父親跟韓老爺子是好友,因此兩家的關系很不錯,她經常跟著父親往韓家跑,若不是后來認識了游父,想必她現在已經是韓老爺子的兒媳婦了。

    “那妳是怎么知道這些事情的?”游汝雅大致上聽說過她媽和韓老爺子兒子之間的故事,但她老爸可是個大醋桶欸,想必這些年早就跟對方沒有來往了吧。

    “是妳韓爺爺告訴我的,因為妳韓伯伯很少在家,他一個人在家寂寞,經常會叫我過去陪他聊天。”當然這些是經過游父批準的,“他還想托我給靖堯找女朋友呢。”

    “什么?”游汝雅一聽,急了,想也沒想就喊道:“不行!”

    “什么不行?”游母詫異。

    “妳不能給靖堯哥找女朋友。”他的名字出奇的叫得很順口。

    “為什么?”雖然對韓靖堯了解不深,但游母和他見過幾次面,認為他是個不錯的孩子,再加上韓老爺子的請托,她已經托人幫忙找對象了。

    “因為……因為我喜歡靖堯哥。”游汝雅本不想那么快將這件事告訴游母,可現在聽到游母要給韓靖堯找女友,她急了。

    “雅雅,妳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么?”游母描繪完美的雙眉微微蹙起。

    “我當然知道,媽,我對靖堯哥一見鐘情。”

    “胡說八道!妳今天才第一次見到他。”游母壓根就不相信女兒的話,她這個女兒什么都好,就是做事情常常不按牌理出牌。

    “所以我才說我對他一見鐘情啊。”游汝雅一雙美眸中寫滿了認真。

    游母的雙眉蹙得更緊了,“雅雅,妳是認真的?”

    “當然,妳什么時候聽我說過喜歡哪個男孩子了。”

    也是,游汝雅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的小鮑主,從小備受寵愛,雖不至于嬌蠻任性,但難免心高氣傲,身邊從來就不乏愛慕追求她的男生,但她一個也沒看上過,這可是她頭一回聽見她說喜歡一個男生。

    但即便是這樣,她也不同意,“不行。”

    “為什么?”游汝雅顰眉,她以為她媽會支持她的任何決定。

    “你們的年紀差距太大了,他可是比妳大了整整十歲。”

    “爸不也比妳大八歲嗎?”游汝雅反問。

    “他的性格太沉悶,不適合妳。”

    “媽,沒有了解過怎么知道適不適合呢?”游汝雅覺得游母根本就是在雞蛋里挑骨頭。

    “雅雅,妳聽媽媽說……”游母直覺女兒是一時沖昏了頭。

    “媽,妳知道我的個性,我不會隨便對人產生感情,可是靖堯哥不一樣,我第一眼看到他,我就知道,他就是我要找的那個人。”

    游母自然也了解女兒的個性,雖然有點嬌氣,但從小就是個很理性的人,這點跟她倒是有幾分相似,只是在感情方面,身為母親的她當然會考慮更多一些。

    “媽,我希望妳可以支持我。”見游母的神情有些動搖,游汝雅趁機使出殺手锏,撒嬌,這一招對游家人可是屢試不敗。

    果然,只見游母輕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抹妥協的表情,然而當她想到自己的丈夫,她又忍不住擔心的顰起了眉,“雅雅,妳爸不會同意的。”

    “所以我才要媽幫我啊。”這也是游汝雅拉攏游母成為自己的戰友的重要原因,因為她很清楚游父的性格,斷然無法接受自己捧在手掌心中的女兒主動去追求男人。

    “那妳打算怎么做?”游母太清楚女兒的個性了,不到黃河心不死,就算她不支持她,她也一定不會放棄韓靖堯,倒不如選擇站到她這一邊,還能適時地給她一些意見,畢竟自己是過來人,很多東西要比她看得透澈。

    “妳們在聊什么?”突然,一道熟悉的低沉嗓音插了進來。

    游母和游汝雅同時轉頭望去,只見一身西裝的游父正朝著她們走來,游母起身走向游父,體貼地問候:“你回來了。”

    “嗯,妳們今晚玩得開心嗎?”游父原本打算陪老婆一起出席韓老爺子的壽宴,奈何今晚要和公司一個重要客戶見面,一直應酬到現在才回家。

    “哪有什么好玩的,就是去給老人家祝壽,我們很早就回來了。”知道老公想問的是什么,游母主動解釋清楚。

    “改天妳想去,我再親自帶妳去拜訪韓老爺子。”雖然游氏和韓氏在生意上并沒有合作關系,但韓老爺子在商界上的名望很高,游父甚是尊敬。

    “好。”

    “爸,我有一件事想跟你商量。”看見游父的心情好,游汝雅趁機提出自己的要求。

    “什么事?”

    “我想出去工作。”

    “我不答應。”

    游汝雅的話才剛說完,就結結實實的碰了個硬釘子。

    “為什么?”

    “我們養得起妳。”

    “根本不是這個問題。”游家的產業很大,再加上她的三個哥哥都非常會賺錢,游汝雅知道自己沒有非得工作的生活壓力,但她并不想在家里繼續當養尊處優的公主,她想要當個配得上韓靖堯的人。

    “總而言之,妳不需要出去工作。”游父到中年才有了游汝雅這個女兒,對她的寵愛可想而知,但同時他也是個固執的父親,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

    “我不管,我就是要出去工作。”相較于游父的強硬,游汝雅的態度也很堅決。

    游母無奈地看著這一幕,心里暗嘆,這對父女的個性簡直是一模一樣。

    “老公,我覺得雅雅的想法很好,你就讓她去試試自己的能耐吧。”游母勸著游父。

    “她不需要跟任何人證明什么,只要我們大家心里明白她有多優秀就可以了。”游父絲毫沒有改變心意。

    “爸,我遲早要嫁人的,不可能一輩子活在你們的保護傘下。”游汝雅漂亮的臉蛋布滿了倔強。

    游母一共育有三兒一女,作為家里的老么,又是唯一的女孩,游汝雅集三千寵愛于一身,從小就被父母和兄長捧在手心里長大,只要走出這個家門,身邊不是有家人就是司機陪著,她知道那是家人愛護自己的方式,所以哪怕她并不喜歡,也從沒反抗過什么。只是她現在都二十四歲了,身邊的同學朋友哪個不是忙著求職找工作,可她卻像個廢人一樣不是成天逛街就是待在家里,她一點也不喜歡現在的生活。

    游父沒有說話,似在思考什么,半晌,他重新開口問:“妳真的這么想出去工作?”

    “嗯。”游汝雅原本黯淡的臉蛋霎時發亮,烏黑的大眼睛充滿期待的看著游父。

    “好吧,既然妳這么想出去試試,那就去吧,我明天叫妳大哥安排一下。”

    “什么意思?”她描繪完美的細眉微微蹙了蹙。

    “妳要工作可以,但只能去我們自己的公司。”

    “這跟在家里有什么區別!”游汝雅忍不住大叫。

    “游汝雅,這是我最后的讓步。”見她執意不從自己的安排,游父有些動怒。

    “爸,你能不能別總是這么獨裁。”她讀什么學校,交什么朋友,他統統要管,現在就連她要出去工作,她也只能聽從他的安排,她的人生還有沒有選擇?

    “妳……”

    “雅雅,妳怎么這樣跟爸爸說話?”游母先是責罵了女兒一句,接著又罵了游父,“你也一樣,媽已經睡了,這么大聲是想吵醒老人家是不是?”

    “我話就說到這里,要不要去公司上班,她自己決定。”游父的語氣雖強硬,但還是放低了聲調。

    “老公,事實上,我已經幫雅雅找到合適的工作了。”小心的瞄了眼老公的表情,游母輕聲說道。

    聞言,游父英挺的眉頭一蹙,言語中有著壓抑的怒氣,“孩子不懂事,妳不阻止就算了,怎么還跟著胡鬧?”

    “這怎么會是胡鬧呢!雅雅不小了,確實也該出去見見世面,再說她要去的公司,你也是了解的,根本沒什么好擔心。”

    “什么公司?”

    “韓氏集團。”游母不傻,在女兒提出要出去工作并拒絕游父的安排時,她就知道女兒的用意是什么了,既然沒辦法阻止她的決定,她就只能支持她了。

    “那更不行。”游父的臉變得比剛才還要臭,他怎么可能讓女兒去情敵的公司上班。

    知道游父心里在想什么,游母的臉色也不怎么好,態度是難得的強硬,“我已經答應人家了,不管你答不答應,雅雅都一定要去。”其實這并不是真的,但游母相信,只要游父點頭了,女兒想進韓氏不過就是她一通電話的事情。

    丟下這句話,游母就拉著女兒逃離現場,不敢再去看自家老公的臉色,不用說,一定比踩到狗屎還要臭。

    最后,她爸還是答應讓她去韓氏集團上班。至于她媽用了什么方法讓她爸妥協,又是怎么打通韓氏那邊的關系,她就沒有問那么多了。總之,她以后每天都可以見到韓靖堯,這才是她在意的事情。

    今天,她就要與他正式的面對面了,游汝雅感覺自己竟然很緊張……

    來到總裁辦公室外,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氣,伸手敲敲門。

    “請進。”里頭的男人嗓音低沉。

    游汝雅緊張地吞咽了,轉動門把,才剛踏進辦公室里,便見到韓靖堯埋首在一堆公文里。

    “靖堯哥你好,我是游汝雅,今天來報到……”

    “把這些資料都拿去建文件。”韓靖堯頭也不抬,隨手拿了一堆資料給她。

    這跟游汝雅想象中有些不一樣,她以為他會先抬起頭,禮貌地跟她寒暄幾句,就算是賣她媽媽一個面子,也應該表示以后會好好照顧她什么的吧,可他居然頭也不抬,就直接叫她做事?

    “靖堯哥……”她咬咬唇,忍不住想要發小姐脾氣,難道他不知道自己這樣很失禮嗎?

    見她遲遲沒有動作,韓靖堯終于抬起頭來,詫異地挑了下眉,“有什么問題嗎?”

    “沒有。”滿腹的怨言在他抬起頭的那一剎那消失無蹤,她揚起笑臉,想在他心里留下完美的形象,“靖堯哥,我會努力工作的。”

    “嗯。”韓靖堯點點頭,似乎對她的態度很滿意,“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找梁秘書,他會教妳。”

    她更想要的是他親自教她,但她也很清楚這不可能,日理萬機的韓大總裁如果有閑時間去帶一個職場菜鳥,下面的人大概只能等著喝西北風了,只是她私心卻想要跟他更接近一些,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機會呢?

    也許,她可以在工作上好好表現,讓他對自己另眼相待。想到這,她黯淡的眸光突然亮了起來,連聲音也變得輕快起來,“好,我知道了,那靖堯哥,我先出去工作了?”

    “嗯,去吧。”響應她的同時,他已經低頭繼續工作了,彷佛在他心里,只有工作才是最重要的。

    雖然游汝雅想要在工作上好好表現,可外語系畢業的她專長實在少得可憐,對辦公軟件的使用更是生疏,因此半天下來,她的工作效率低的可憐。

    “游汝雅,這是妳做的報表?”下午三點,韓靖堯拿著一份報表出現在游汝雅眼前,本來這種情況他應該找他的秘書,只是梁秘書出外出,他不得不親自出來找她。

    游汝雅看見韓靖堯,連忙從椅子上站起,“靖……總裁,有什么問題嗎?”她差點叫出靖堯哥這三個字!為避免造成韓靖堯的困擾,她還是得小心點以免叫錯。

    “不只有問題,問題還是非常的大,如果我拿著妳這份報表跟客戶簽約,妳知道我們韓氏的損失會有多嚴重嗎?”韓靖堯生平最討厭裙帶關系,這次要不是爺爺親自打電話給他,他是絕對不會破例錄用一個新人當助理,更何況還是個什么也不會的千金大小姐。

    “對不起,總裁。”她已經很小心地核對數據了,沒想到還是出錯,游汝雅感到很抱歉。

    “與其知道事后道歉,不如多用點心。”不是他對千金大小姐有偏見,而是她的表現讓他很失望。

    “我……”她因他的指責感到委屈,她不是不用心,只是第一次出來工作,她很多東西還不懂,可是她也很清楚,再多的解釋也掩飾不了自己的過錯,所以她不再為自己辯解什么,而是說道:“總裁,報表我會盡快修改好給你的。”

    “不用了,這份報表我會交給其他人負責,妳不要再管。”他已經不相信她了。

    游汝雅一聽,急了,被否定的感覺并不好受,“總裁,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可以做好的。”

    “妳真的有信心能做好?”他做事向來不給別人第二次機會,可此時面對她懇求的目光,他竟沒來由的有些心軟。

    “可以的,請你相信我。”她不想因此被他看低。

    “好吧,那我就再給妳一次機會,希望妳不要再讓我失望。”將報表放在她桌面,韓靖堯就轉身回了自己的辦公室。

    “妳現在心里一定很不好受吧?”突然,身后傳來了關切的聲音。

    游汝雅猛地轉頭,望進了一雙充滿溫暖的眼眸中。

    “我的名字叫唐亞菲,大家都叫我菲菲。”唐亞菲對她伸出了友誼之手。

    “妳好,我叫游汝雅,妳可以叫我雅雅。”她微笑的握了握她的手。

    “其實每個新人都曾被總裁罵,所以妳真的不用太難過。”

    “啊?”她傻眼。

    “我偷偷告訴妳,其實我們私底下都叫總裁冷面閻羅。”

    “冷面閻羅?”

    “難道妳不覺得總裁冷著臉的樣子很嚇人嗎?”

    “我覺得還好啦。”其實在游汝雅心里,韓靖堯不管什么時候的樣子都是那么帥,況且今天確實是她做錯事情才會被罵,所以她并不怪他,要怪也是怪自己沒用,這么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好。

    “雅雅,妳承受力真強。”菲菲表示很佩服。

    游汝雅只是笑笑,沒有說什么,這時有同事叫菲菲過去幫忙,看了眼菲菲離開的身影,之后她便開始修改報表。

    下午四點,游汝雅拿著修改后的報表,走到韓靖堯的辦公室前,敲了敲門。

    “進來。”里面傳出猶如大提琴般好聽的低沉嗓音。

    游汝雅拍了拍自己跳的有點快的胸口,深吸一口氣,這才推門走進去。

    “靖堯哥,這是我修改好的報表。”她站在他的辦公桌前,將報表雙手呈在他面前。

    他伸手接過,看著已經修改正確的數據,內心流露出一絲意外,他以為她至少還要到下班前才能給她,沒想到她這么快就完成了。

    “做得很好,辛苦妳了。”他是個獎懲分明的上司,做得不好他會嚴厲,做得好他也不會吝嗇于表揚。

    沒想到他會突然表揚自己,游汝雅意外之余感到非常的開心,“這是我應該做的。”

    “如果沒什么事的話,妳出去工作吧。”

    “好。”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