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石秀不情愿的總裁夫人 第一章

不情愿的總裁夫人 第一章

作者:石秀書名:不情愿的總裁夫人類別:言情小說
    【第一章】

    偌大的別墅一樓客廳里,昂貴的燈飾本是讓整個空間顯得很有格調,可是因為辦生日宴,四下布置得五彩繽紛,到處飄著彩色大氣球,擺放著鮮花,還有各色精致的零食。

    來的人很多,畢竟刑慎這妹妹愛結交朋友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不過這次她叫來的都是些知己好友,因為她不敢把有嚴重潔癖的哥哥房子弄得亂七八糟的。

    何況,總有些愛慕虛榮的女人別有用心地想利用她接近她哥,信宇集團總裁是圈子里有名的不近女色的大金主,長得又高大又帥氣,符合許多女人的理想。

    而刑慎此時此刻便站在二樓樓梯口的雕花護欄前,雙眼一眨不眨地看著坐在沙發上玩得很開心的一群男男女女中間那個女孩,她和那群人說笑打鬧,一顰一笑,都落入他眼底。

    雖然嬌蠻任性,愛撒嬌胡鬧,但她真的很受歡迎,大家都讓著她寵著她,有討好之意。

    他端起手中的酒杯輕啜一口酒,盡避知道那女孩是妹妹的客人,但他卻有一股強烈想要把她從那些人身邊搶過來的沖動,不想她對別人笑,不想她和別人玩。

    意識到一向自制力好得驚人的自己竟然會有這種掠奪侵占的想法,他自嘲地一笑,這種想法好久沒有過了。那是小時候跟小朋友搶玩具才會有的強烈想法。

    但時至今日,他已經是堂堂信宇集團總裁,是他爺爺最器重的孫子,想要什么沒有,根本不需要爭不需要搶,可是那個有著一張明艷張揚小臉的女孩子,他就是想據為己有。

    聽著她爽朗的笑聲,他不由自主地邁開腳步,一步一步走下樓梯,往那聲音的方向走去。

    英挺的五官,俊逸的外表,身材高大勻稱,身上是一套深灰色休閑裝,已滿二十九歲的他,比同齡人多幾分沉穩、老練。

    他的目光似有若無地落在沙發上那張明媚的笑臉上,對方仍未注意到他的接近。

    刑玉注意到哥哥竟然來了,雙眼一亮很是意外,上前來就挽住了他的手撒嬌道:“哥哥,你也過來玩嘛,我給你介紹一下我這些最要好的朋友。”

    刑慎點點頭,坐到一旁的沙發上,卻沒有再去盯著他看上的女孩,他當然知道欲擒故縱這手段用在這種見過世面的女孩身上,才能讓她放下警惕,不那么防備他。

    可是坐在對面的方慕情卻皺了皺眉頭,原來這男人是刑玉的哥哥,不過看他注意力不在自己身上,想必他已經忘掉之前她鬧的誤會了,便輕輕地吁了一口氣。

    “來,跟你們說哦,這是我哥哥,派對的場地就是他提供給我的。”

    “小玉,你哥好有錢耶,一開始我還以為妳被哪個老男人包養了。”朋友調侃道。

    “胡說什么?”刑玉對那朋友翻幾個白眼。

    刑慎不喜歡這樣的玩笑,他的妹妹他一直寵愛有加,不需要任何人來養。不過他居于禮貌,他沒有表現出他的不悅。

    “好了,哥哥,我給你介紹一下我的朋友,這位是方慕情,我最最要好的朋友,這位任悉尼,我們不打不相識,還有這位是沈家樹,我們的男閨蜜……”刑玉笑盈盈地做著介紹,沒過多久,她就把在場十幾個朋友都介紹完了。

    刑慎對妹妹的朋友點頭致意,他的心思卻只系在不遠處那女孩身上,他終于知道了她的名字,方慕情。

    這名字他會記下來了,至于沈家樹,他的目光落在那個穿著和他差不多的男子臉上,突然心里浮起一絲浮躁的感覺。

    方慕情跟這個沈家樹這么親密,難道他們是情侶?但看他們坐的位置離那么遠,他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猜測。當然,他想要的,就算搶,他也要搶來。

    “慕情,前幾天妳不是說要幫我介紹妳花藝班那個女生嗎?妳不會是敷衍我的吧?”開腔的人是沈家樹。

    “叫一聲姐姐我就幫你介紹,怎么樣?”方慕情笑嘻嘻地說道。

    “姐姐妳個鬼頭!明明妳比我要小多了,妳就不怕折福?”沈家樹一臉不爽地嚷嚷。

    方慕情掩嘴笑,“我不怕,你叫嘛!”說完,還對沈家樹狐媚地眨眨眼。她雖然年齡比沈家樹小,但她在他面前就是沒大沒小的,誰叫她從小苞她三個哥哥打成一片,都已經忘了長幼有序。

    “我才不會做那種沒尊嚴的事情!看來我得找個男的來好好管教妳了,方慕情,當年我追妳,但妳不接受我,說我不符合妳心目中白馬王子的形象,那妳列個標準出來,我就給妳找個白馬王子出來!”沈家樹說完,咬牙切齒補充道:“我看妳的白馬王子以后怎么修理妳!”

    方慕情白皙雙手捧臉賣萌,“我這么漂亮可愛,他對我才不會像你說的這么暴力。”

    沈家樹壞笑,“方慕情,走著瞧,我可是等著看妳以后的另一半要怎么對付妳。別以為妳是個磨人的小妖精,有三個哥哥給妳撐腰,妳就可以橫著走了。”

    “好啊,那我們走著瞧。”方慕情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

    刑玉他們只在旁邊笑,看這對活寶斗嘴,是人生一大樂事。不過她感覺難得的是,她性格孤僻,不合群,不喜歡與人親近的哥哥,面對這么幼稚的畫面,竟然遲遲沒有離開。

    不過她很清楚,哥哥不會留下來太久的,于是開心道:“好了,大家先安靜一下,我要點蠟燭許愿,然后吃蛋糕了。”

    “好啊,我要這塊有櫻桃的……”方慕情手指著蛋糕說道,可是話還沒講完,便是啪地一下,沈家樹一掌拍她手背上。

    “你干嘛打我?好痛!”方慕情縮回手,氣呼呼地看著沈家樹,噘起嘴巴很委屈地喊道。

    “今天的主角是刑玉好不好?當然是她來決定妳吃哪塊了。”沈家樹的說教,是想讓方慕情有禮貌點,并沒有惡意。

    可是聽著那一聲清脆響聲的刑慎卻感覺那一掌是拍打在自己心上,他眸底晦暗不明,不知道為什么,雖然只是一面之緣,他就是接受不了方慕情受任何的小委屈,看著她委屈的模樣,他隱隱有些心疼。

    唱完生日歌,許完愿,便準備吃蛋糕。

    “哥,你幫我們切蛋糕。”刑玉跟哥哥相差幾歲,但女孩子還是想要人寵的,他們自幼父母早逝,是爺爺帶大的,爺爺現在年事已高,已經沒有精力為她慶生,所以有哥哥在,她也是很開心的。

    刑慎配合地切起蛋糕,故意繞開那個有櫻桃的位置,他先給妹妹切了一塊,可是妹妹轉身就遞給身邊的朋友了,而第二塊,是有櫻桃的,本來就算是刑玉接過去,也是遞給方慕情,畢竟她剛剛說要有櫻桃的,可是刑慎卻沒有給妹妹,而是直接給方慕情。

    “謝謝……”方慕情有點受寵若驚,接過蛋糕后沒忘記道謝,然后一臉得意地對沈家樹扮個鬼臉。

    刑慎切好蛋糕后,把刀子放下,用紙巾擦干凈手,然后就看到粉嫩的嘴唇上沾了雪白奶油的方慕情正津津有味地吃著蛋糕,櫻桃留到最后,她舌頭一舔,把那甜味多汁的櫻桃卷入嘴里,滿足地瞇起雙眼。

    他為女孩可愛的模樣一笑,但笑容很快就斂起。

    “方慕情,你這個貪吃鬼!”沈家樹說到一半,手指沾了奶油便往方慕情臉上一抹,頓時她臉頰上沾了好大一塊奶油。

    “沈家樹,我要打死你!”方慕情把蛋糕一放,起身追著沈家樹,她真的要氣壞了。

    “哈哈哈,慕情,妳冷靜一下,我真不是故意的。”沈家樹邊跑邊求饒。

    “你不是故意的我一樣打死你!”方慕情邊追邊咬牙切齒道。

    “哈哈,你們兩個是冤家嗎?”周圍有人指著他們倆笑。

    “哎,小心點你們,我哥要讓我打掃就慘了……”刑玉哭喪著臉望向她哥。

    刑慎皺了皺眉頭,不是因為住處會被弄臟弄亂,而是他看上的女人被另一個男人碰了,而且碰的還是臉。

    繞著客廳跑了兩圈,方慕情氣喘吁吁地一手扶著沙發一手指著沈家樹笑罵道:“你小心點別讓我逮到你,不然讓你好看!”

    “慕情,大美女,我們有事好好商量,妳冷靜一下好不好?我錯了,我以后都不敢惹妳了,母老虎……”沈家樹很沒有誠意地道著歉,后面三個字雖然很小聲,但還是讓方慕情聽到了。

    “沈家樹,你死定了!”方慕情奮起直追,這下是非要逮著沈家樹不可。

    陣陣笑聲之中,刑慎臉色不悅地看著一追一跑的兩個人,很想狠揍一頓那男人解解氣,順便給方慕情出出氣,可這樣的想法、行為都太幼稚。

    就在他故作冷靜地喝著悶酒時,有女生接近了他,“你是小玉的哥哥?親哥哥嗎?”

    “為什么這樣問?”刑慎冷淡的口吻。

    “我認識她那么久,第一次知道她有哥哥,你……”那女生第一眼就為刑慎的顏值淪陷了,恨不得知道更多關于他的事情,多接近他。

    可是,她話還沒說完,刑慎便打斷了她,“我有事,失陪。”說完,他饒有興味地看了一眼已經在別的男生幫助下逮著了沈家樹及在暴揍他的方慕情。

    不管現在她身邊有多少狂蜂浪蝶,反正人他已經看上了,她遲早要到他碗里來。

    揍完了沈家樹,方慕情心情舒暢地繞過一處環境清幽的休息室,找到了洗手間,推開門走了進去,準備洗干凈臉上的奶油再補補妝,可是身后的門砰地一聲關上,她猛地回過頭,看到刑玉的哥哥正面朝她,手卻伸到身后反鎖上身后的門。

    “你做什么?”她慌亂地上前一步,想繞過面前的男人去打開門。

    可是某人修長的手指抵在她唇邊,她后退,背抵在身后的洗手臺邊,沒有了退路。

    “噓,不要太大聲,我對妳沒有惡意。”她面前的男人用磁性的聲音低聲說道。

    “那你想要干嘛?”方慕情皺起眉頭,有些納悶,一想到等一下如果有人來看到她跟這男人待在洗手間里,她解釋不清會很麻煩,她的心又慌亂起來,緊張的語氣道:“你要是要用洗手間,我先出去,我……我只是想洗把臉,不洗也可以。”

    刑慎看著剛剛和別的男生打打鬧鬧的女孩子,現在在他面前像一只慌亂的小白兔一樣,他心情頓時有些不悅,“我不是要用洗手間,我是有話要對妳說。”

    “可是我跟你又不熟。”方慕情回想起之前自己把他誤認為沈家樹,鬧了個大烏龍,她想著會不會是他有什么誤會,于是急急道:“那個,我之前真的很抱歉,如果是因為我認錯了人這件事,我真的不是有意的……”

    刑慎搖搖頭,示意她不需要繼續作解釋,但看她那副急于與他撇清關系的樣子,他心情更加不爽快。為什么她可以跟別的男人那么親密,對他卻充滿防備,難道他面相真的很嚇人?

    “妳怕我?”他逼近眼前的女孩,滿是疑惑的口吻。他又沒對她做什么,她為什么這么怕他?

    方慕情從小就天不怕地不怕的,可不知道為什么,面對眼前的男人,她就是有一股壓迫感。不管是他的眼神,還是他說話的語氣,都有一股強大的氣場,像要把人吸進去,她不喜歡這種很讓人拘謹的感覺。

    可是她天生不愛低頭,于是搖了搖頭,眼神飄忽不定的樣子道:“沒,沒有啊……”

    “明明就有。”刑慎自從跟在爺爺身邊馳騁商場,什么人沒見過,可以說是閱人無數,眼前的女孩子分明怕他怕得要死。

    “沒有就是沒有,你找我要說什么,趕緊說!”方慕情不想與眼前的男人待在這樣一個封閉的空間里,她想出去透透氣,所以只想趕緊把話講完好讓他放她走。

    “我叫刑慎。”刑慎很鄭重地做自我介紹。

    “哦,還有什么事嗎?”方慕情一副敷衍的態度,恨不得插上翅膀飛走。

    “妳這個人,很有趣。”刑慎深邃的眼神落在眼前女孩的臉上,忍不住一笑,一張俊臉讓人幾乎移不開視線。

    方慕情驚覺,刑玉的哥哥其實真的很帥。

    “所以話講完了是嗎,我可以走了?”方慕情面對眼前的帥哥,其實并沒有像別的女生那樣會淪陷于他的顏值什么的,帥又不可以當飯吃,他離她心目中白馬王子的形象還有很大一截距離。

    “別急著走!”刑慎一把拉住方慕情的手腕,那里柔軟無骨,讓人舍不得松手。

    方慕情緊張地想縮回手,可是眼前的男人不松手,她皺起了眉頭,“你先放開我!”

    刑慎握著她的手,把她重新逼回到洗手臺前,他的目光落在她臉上,光潔如瓷的額頭,清麗的眉眼,長而卷的睫毛,秀氣的鼻子,飽滿的紅唇……

    他越看,越想把她據為己有,但,他實在不想嚇壞她。

    “做我女朋友,好嗎?”他緊盯她,把心里的想法說出了口。

    方慕情瞪大雙眼,眼前的男人劈頭蓋臉向她提出這樣的請求,他的霸氣跟以往跟她告白的男生不太一樣,她有點招架不住。

    “你……開什么玩笑,呵呵……”她尷尬地笑,以掩飾自己心里的慌張。等一下見著刑玉,她一定要問她,她哥是不是很喜歡開玩笑。

    可下一刻,她的下巴就被對方的手指捏緊,他一低頭,便吻住她的唇。

    “唔……”她瞪大雙眼,綿軟薄涼,是這個吻帶給她的觸感,幡然清醒,她用力扭頭想擺脫他的吻。

    刑慎全身的血液沸騰著,他也完全沒想到自己會這樣失控,低頭就吻住了面前女孩香軟的唇,前所未有的感覺攫住他的心,他就是想吻,想汲取她的甜蜜,大手扣緊她腦后與頸后,托著她的下巴不知饜足地廝磨輕咬,不管不顧這女孩的反抗……

    看著她臉頰漲紅,看她眼神時而渙散,時而清醒,他的吻更加激烈。

    方慕情寶貴的初吻就這樣被奪走,她要留給白馬王子的初吻,就這樣被眼前霸道的男人給奪走了,她氣惱,委屈,抬腳幾乎是使盡了力氣,狠狠地踢了面前男人一腳。

    “噢……”刑慎的腳吃痛,松開了面前的女人微彎下腰捂住痛處,痛得呻吟一聲。

    方慕情見他松開了自己,扳開門鎖落荒而逃,到了安全的地方,她一個人背靠著墻感覺快要虛脫,額上布滿了冷汗。

    她舔舔嘴唇,還殘存一絲絲的痛,她嘶地低叫一聲,指腹輕輕撫上痛處,隨即皺起眉頭,那男人蠻橫霸道,實在太可怕,她真的怕他,她發誓,以后都不會再來這個地方了!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