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簡薰娘子好威 第十四章 冰釋前嫌迎新生

娘子好威 第十四章 冰釋前嫌迎新生

作者:簡薰書名:娘子好威類別:言情小說
    怎么辦,怎么辦,黎子蔚要回來了,她要拿什么臉對他?

    邵怡然在房中走來走去,想著裝作沒事就好,還是跟他道歉后兩人繼續裝沒事?

    不行,怎么樣都很奇怪。

    就在她不知道在房中轉了第幾圈的時候,丫頭一聲聲問好的聲音傳入,黎子蔚回家了。邵怡然尷尬得要命,但現在這種情況她也不能龜縮,只能硬著頭皮上。

    塥扇推開,邵怡然咧嘴一笑,“你、你回來啦?”

    黎子蔚還是一派溫和,“我回來了。”

    “喝、喝茶嗎?”

    邵怡然全身僵硬地給他倒了水,他的眼睛現在沒有星辰也沒有大海,而是一種狐貍笑。簡直可惡,這樣不行,再這樣下去,她會被他壓制。

    好,拿出昨晚的氣魄,先發制人。

    “那個……昨天晚上,是我喝多了。”

    “我不介意。”

    “就、就當作沒這回事吧。”

    “你不想負責?”

    “不、不是啦,我們都是成年人,不用為了一次的偶發事件耿耿于懷,我們呢,就當小伙伴就好,都這樣過了一個多月,不是也挺好的,以后就這樣吧,當朋友,別把關系搞得太復雜。”邵怡然說完忍不住覺得自己好像渣女,利用完畢,翻臉不認人。

    黎子蔚半開玩笑半認真地回答,“我可是七品官員,朝中大臣,怎么能這樣玩弄?”

    經過整個白天的平復,邵怡然已經回想起自己昨天晚上有多丟人,只覺得自己沒臉見人,但身在同個屋檐下,她又能躲去哪里?只能硬著頭皮說話,“你昨天晩上就不該理我,你力氣比我太,你不理我,我能拿你怎么辦。”

    黎子前含笑,“可是我沒辦法不理你啊。”

    邵怡然很想把自己的臉捂起來,啊啊啊——她真想時光倒轉,昨天是哪個混賬婆子倒酒給她,還說新釀的、甜得很。

    哪里甜了,代價可大了!

    他們在演戲,在裝沒事,在比耐心的時候,她突然主動起來,她還怎么繼續端著架子,她又要拿什么臉跟他斗?

    輸得一敗涂地啊,而且最恨的是,過程中她都迷迷糊糊,只隱約有些印象,怎么可以如此,這跟她想得完全不一樣。

    黎子蔚笑著走過來,“怡然,你雖然對我生氣,但也不全是沒有感情的,你昨晚叫了我的名字好多次。”

    邵怡然連忙捂住他的嘴巴,不,別說,她沒臉聽。

    黎子蔚莞爾,拉下她的手,反握在自己手心,“醒著時可以賭氣,但喝醉時最誠實,你都暈成那樣,也沒叫錯我的名字,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只是太生氣了,怒氣大于愛意,這便掩蓋過去了,不過不要緊,我現在知道你真正的心意,我會繼續加油,你可以繼續對我冷淡,繼續給我顏色看,直到你覺得可以原諒我的那天為止。”

    不知道該說酒精誤事,還是男色誤事。

    原本她都可以抬頭挺胸跟他辯的,現在卻沒辦法,因為昨天晚上是她主動的,導致她心中莫名有種理虧感,很難去反駁他說他錯了。

    邵怡然一定要去掐給她倒酒的婆子,那不是梅子酒,是巫婆湯啊,她昨晚暈得天南地北不說,后勁到現在還在,現在被他這樣一講,自己又暈乎乎的。

    一直以來,對于他的示好、求和,她總抱持著“絕對不可以”的信念,但在剛剛那個瞬間,她竟然覺得“好像還可行”。

    “我們不是不能相處,是中間出了意外,皇室的人我們得罪不起,所以我只能選擇極端的方法來避禍,但有一點我要讓你知道,如果可以選擇,我會選擇傷害自己,而不是傷害你,看你憔悴蒼白,我也不好過。

    “我們穿越到陌生的時空,然后在這里遇到,還有了康哥兒,這是老天爺給的緣分,我不能想象自己跟一個古代女人過日子,我覺得那會很無趣,很無聊,想到這個世界上沒人懂周杰倫跟愛黛兒,我覺得很寂寞,所以我很慶幸有了你,我不需要有人對我卑躬屈膝,我要一個能夠自自然然跟我平起平坐的女子。”

    混蛋,她也是啊,不然她嫁給沈大人家的少爺、萬大人家的少爺都很好,干么嫁給他這個連黎家族諧上都沒名字的黎家人。

    邵怡然也不想要丈夫跟她講三從四德,更不能忍受他有三妻四妾,她的丈夫必須知道,兩性之間是平等的,妻子可能更偉大,因為她們負責懷孕。

    這雖然是難得的經驗,但身體上帶來的辛苦也不少,不好睡,腳腫,跑廁所,口味變化,這些不該是女人理所當然要承受的,丈夫應該體貼一點,不該認為這就是女人該盡的責任。

    她沒辦法想象嫁給一個古代人,要承受他對她的頤指氣使,對她沒有感謝,那會讓她覺得自己不是妻子,而是一個傳宗接代的奴婢。

    夫妻應該是對等的,而不是主從,這在婚姻中很重要,但放眼這個世代,可能只有黎子獻懂她的堅持,并且尊重。

    至少在他上艷華館之前,她是真的滿心都是慶幸。

    回想起那段夜不成眠、吃睡不好的日子,邵怡然還是覺得很生氣,她有一肚子的憤怒,卻不知道怎么表達出來。

    是,她是咬著舊事不放,但這是她的權利。

    “把城南的房子退了,我們慢慢修復感情,我答應你,以后有什么事情絕對不自作主張,一定跟你商量。”

    城南的房子?他發現她要搬出去了,她一臉驚愕,“你什么時候知道的?”

    “好一陣子了,一面想著該怎么跟你說,卻又自欺欺人的想,宅子要重修沒這么快,可以慢慢想辦法,不過我認為現在是個好機會。”

    邵怡然心想,她應該告訴他,姑娘我才不退,你知道那宅子花了我多少心血,我的公主床都完工了,我要搬進去里面當公主,只是想是這樣想,偏偏話到嘴邊她又說不出口了。可惡,這種奇怪的氛圍是怎么回事?

    討厭跟他和好嗎?也不是,但就是不愿意這樣原諒他,他折磨了她三個多月,她才折磨一個多月,這樣想想,她很虧……可是兩人相處,不應該是這樣斤斤計較的。

    邵怡然矛盾了,因為她弄不懂自己到底想怎么樣,沒來由地,她突然生起氣來,氣他,也是氣自己。

    黎子蔚哄著,“不要緊,我們往好的方向,慢慢來。”

    “我可沒說要跟你和好。”

    “我知道,是我想跟你和好。”

    邵怡然一陣心煩,因為早上讓蘇嬤嬤拿了她的小日子筆記在過來,一看一算,這才發現昨天是危險期。

    從康哥兒的出生就能證明危險期真的非常有效,萬一真的……那……

    邵怡然覺得腦子亂成一團毛線,也不是不想和好,但內心又不甘愿就這么放過他,可惡,她到底該怎么辦才好?

    又是黎家一起吃晚飯的日子,這次的飯桌上多了個許氏,就坐在黎子軒身邊,跟丈夫低聲說笑,看來感情不錯。

    席后的茶飲時間,黎老爺子手拿香茗,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子蔚,聽說萬大人的小兒子進紫新書院了?”

    “是。”

    黎老爺子捋著胡須,“沒想到這小鮑子如此受萬大人的寵愛。”

    黎子蔚笑著回答,“小鮑子會讀書,比幾個哥哥還聰慧,萬大人才想送他進入紫新書院,讓他將來考功名,光宗耀祖。”

    黎翠娟一聽,好奇地問:“堂哥,紫新書院是什么地方?”

    “是京城中最好的書院,已百年有余,每回科舉有不少舉子、進士都是紫新書院出身,朝堂上有三分之一的大人是從那里出來的。”

    “那豈不是很厲害?

    “是啊,所以人人都想把孩子往那里送,求個光明前程,只不過,書院夫子就這么多,也不可能多收,這時候就是看誰有辦法了,孩子得聰明,大人得有地位,才能進得了紫新書院。”

    黎翠娟嘆道:“這么厲害!”

    黎子蔚摸摸堂妹的頭,笑了,這丫頭都已經十二歲了,別家姑娘這年紀,行事已經很有大家閨秀的模樣,就她還像個小孩子。

    黎宗二這時忽然道:“子蔚啊,這紫新書院這么厲害,你也不幫你弟弟張羅張羅,我看子還挺聰明的,要進去綽綽有余。”

    邵怡然真覺得黎宗二就是那種典型的不會生雞蛋只會拉雞屎。

    黎子還現在過得不好嗎?挺好的,有丫頭婆子照顧,粗活不用動手,白天去西席那邊跟著二房的黎子明讀書,下午到另外一個先生處,學習琴棋書畫一個時辰,然后回到春暖閣內自己練習,莊氏雖然沒有特別照顧他,但也沒刻薄他。

    老實說,邵怡然覺得莊氏很偉大,如果她的老公家暴,又賭博,然后留下一**爛債跑了,她才不想替他養外面的兒子跟女人。

    況且黎宗二是二房耶,管三房的事情干么,真雞婆!

    黎子蔚只是笑了笑,沒理這個二伯父。

    邵怡然見狀,心想,不要理他就對了,簡直莫名其妙。

    就在黎家全體使出“裝沒事”這個絕技時,黎翠雙突然笑了出來,這下可好,黎宗二想算了都不能,因為面子上下不來。

    “子蔚啊,二伯父在跟你講話,怎么不聽呢?”

    “我會考慮的。”

    “什么考慮。”黎宗二夸張的說:“親弟弟啊,你這哥哥可不能太狠,做人要有點良心,多照顧弟弟,不會錯的。”

    邵怡然實在聽不下去,黎子蔚不好頂嘴,沒關系,她來。

    “進紫新書院至少要四千兩,這銀子是二伯父要出嗎?”

    黎宗二怪叫起來,“我出什么,子還是三房的,又不是二房的。”

    “三伯父既然知道子還是三房的,那就不要出這么多主意了,全天下又不是只有紫新書院一家書院,子蔚就靠著西席張先生指點,不也考上舉子了嗎?二伯父不管子明書讀得好不好,卻來管子還,這是什么道理?”

    黎宗二被這話噎住,半晌后道:“三弟不在了,我替他管管又怎么了?”

    “那四千兩銀子您出啊。”

    “我哪有四千兩?”

    “那您就別說話。”

    黎子蔚笑著看妻子替他戰斗——雖然兩人還是處得卡卡的,但她開始替他生氣了。

    明知道二伯父是胡攪蠻纏,不必理會,但看她為他炮火全開的模樣,他很開心。

    慢慢來,他們會好的。

    伸手拉住邵怡然,黎子蔚溫和地說,“別跟二伯父生氣了,喝點茶吧。”

    邵怡然這才坐回椅子上,還很大聲的嘖了一聲。

    一旁,許氏看得瞠目結舌,她對這官家堂嫂是有印象的,在她新婚之夜替梅姨娘解了圍,也間接地替自己這個新娘子解了圍,以為是個見不得血的軟性子,沒想到是這種脾氣。

    黎宗二覺得沒面子,嚷了起來,“爹,娘,大哥,大嫂,你們看看子蔚媳婦,我是她二伯父,她竟然這樣跟我說話。”

    黎子蔚朗聲說:“二伯父不用擠對我的妻子,她這樣說話是我允的,我的立場苞她一樣,二伯父若愿意幫子還出疏通費我自然幫忙,若不愿就請二伯父管好自家就好,我爹是不在了,可是我在呢。”

    黎宗二氣得跳腳,“子蔚,你怎么也這樣說話?這媳婦不行,把你帶壞了,我得好好訓訓她,不然她都不知道規矩。”

    黎子蔚冷了臉,“我的妻子自有我管教,輪不到二伯父來訓,我順便提醒二伯父一句,我們不是一家人,都是寄居的親戚,各自過好日子就行。”

    “你們看看,你們看看,我一片好心喂了狗啊,爹,娘,兒子再不才,今日也得討個說法,我有沒有資格訓子蔚媳婦?”

    黎老太太馬上偏袒自己親兒子,“那是當然。”

    “當然沒有。”黎老爺子重重的說:“你管好自己的事情就行,子蔚那邊輪不到你指手劃腳,張先生教出了子蔚,現在子明跟子還跟著張先生學,要是自己真能爭氣,將來也能跟子蔚一樣有出息。”

    黎宗二什么都不怕,就怕他爹,黎老爺子一訓,便退縮了。

    黎宗壹心想,這弟弟還真會鬧事,閑到去管三房了,以為銀子天上來的嗎,說穿了還不是看三房好過,想給人家添堵,這么想著,便對倪氏使了眼色。

    倪氏懂丈夫,這便笑著打起圓場,“老爺子別生氣,二叔只是比較傻,對外面的事務不了解,把上紫新書院想得太簡單,倒不是心存惡意,子蔚,子蔚媳婦你們也是,你們二伯父老糊涂了,別跟他計較,大伯母可沒把你們當外人,這點你們小兩口子可要明白。”

    倪氏左一句“比較傻”,右一句“老糊涂”,說得邵怡然超想笑,她知道倪氏對二房不滿,沒想到如今連這點面子都不給了。

    就在黎宗二要發作時,倪氏又笑著說:“二叔你也真是的,四千兩銀子不是小數目,可直逼您當年的分家銀的一半呢,怎好讓子蔚夫妻出這錢,張先生學問淵博,跟他學,也不算虧待子還。”

    講起分家銀,黎宗二的氣焰就消了,倪氏就是在提醒他,別嚷,別囂張,你可是拿過分家銀后靦著臉回來的,別把自己當兒子看,祖譜上明明白白寫著,他們就是親戚,子蔚夫妻對這個家貢獻那么大,都不說話了,二房只會吃,還意見這么多。

    黎宗二猶不服氣,“張先生怎能跟紫新書院比。”

    黎子軒放下茶盞,道:“張先生上一個學生也是舉子,前兩年又教出子蔚,二叔父倒是說說,這樣的先生哪里不好了,非得讓子蔚把子還送入紫新書院。”

    妻子許氏已經跟他說了成親那日的事情,邵怡然出手幫他親娘梅姨娘求情,他很感激,眼見二叔父纏上他們夫妻,忍不住便幫了一把。

    黎宗二哎喲一聲,“娘啊娘,您看看,現在連子軒都開始對我有意見了,兒子冤枉啊,我只想宗三的兒子有個好出路,我錯了嗎?”

    黎老爺子一臉怒意,“你有完沒完?好,你拿四千兩銀子的擔保銀出來,我就讓子蔚安排子還進紫新書院。”

    “兒子哪有四千兩。”

    “那就閉嘴。”黎老爺子滿臉不高興,“子軒媳婦第一次跟全家人吃飯,你就要鬧,萬一子軒媳婦以為我們全家都不講理,你要負責嗎?”

    被點到名,許氏連忙說:“祖父,孫媳婦不會這樣想的。”

    “那就好,你二叔父就是愛鬧,你不用管他,我們家都講道理,除了他以外。”

    邵怡然超想笑,老爺子親口開訓,黎宗二就算想耍賴也沒辦法,他總不能反駁自己的爹吧。可笑完之后她又忍不住捶自己的大腿,邵怡然,你沒用,你應該當個旁觀者就好,怎么跟黎子蔚站在同一陣線了。

    但一起生活騙不了人,他們的相處的確在回溫,他全身散發出種“我等你消氣”的氛圍,而且自己才對他硬來就轉頭馬上不認人,感覺也太渣了……

    好啦好啦,她就是……就是心軟。

    轉頭看他,見他一臉平靜,覺得他真是厲害,面對黎宗二的死纏爛打,不僅無動于衷,還隱隱有種威嚇,她相信,如果黎宗二讀得懂他的神色,一定不會繼續惹他。

    可黎宗二就像倪氏講的,不但是老糊涂,還比較傻,眼見無效,居然道:“子還,你自己跟你哥說,想不想進紫新書院,若想就跪下來求你哥,我不信你哥不答應。”

    邵怡然傻眼,這算什么?

    但更傻眼的是,黎子還還真跪了,“咚”的一聲,清脆的說出,“哥,我想進紫新書院,求哥哥想想辦法。”

    在后頭伺候的林姨娘也跪了下來,“求大少爺,大少夫人,小少爺真的很聰明的,如果能進紫新書院,將來肯定能跟大少爺一樣,有個好前程。”

    邵怡然心中一萬匹草泥馬過,當初不該收容這兩母子,應該直接丟出去才是,好吃好喝的招待著,也沒人給臉色看,現在倒好,順竿子爬上來了。

    黎老爺子生氣了,“你們這是做什么?”

    林姨娘還在磕頭,“大少爺,求大少爺成全,三爺若泉下有知,也會感到欣慰的,將來子還入了官場,跟大少爺兄弟攜手,三房才會興盛。”

    黎子蔚驀地站了起來,對著黎老爺子道:“祖父,孫兒不孝,要讓您傷心了。”

    眾人被這話弄懵了,現在是林姨娘跟黎子還在不知好歹,怎么變成黎子蔚不孝了呢。

    黎子蔚轉過身,淡淡地看了跪在地上的林姨娘跟黎子還一眼,“我是不會幫你們想辦法的,要想法子,找黎子還真正的爹去,別找我。”

    聞言,廳上黎家人臉色各自詫異,什么意思?

    黎子蔚的語氣毫無起伏,彷佛在說別人的故事一樣,“這林姨娘,是二伯父的外室,黎子還是二伯父的兒子,我有證據,二伯父是六個腳趾,子松是,子明沒承襲到,不過子還襲到了。”

    當初和邵怡然說起林姨娘和黎子還的怪異之處,隔天他就私下派人去查證這兩個人的來歷,不久前,證據就送到了他書案前。

    聽到這話,吳氏先是一呆,反應過來后立刻沖向前,一把拉下黎子還的靴子,一看果然是六個腳趾,跟丈夫還有大兒子一模一樣,登時大怒,拳頭就往黎宗二身上落下,罵道:“你這老不死的,這孩子七八歲了吧,當時家里窮得揭不開鍋了,你騙我當首飾、當衣服,卻養了外室?”說完便哭泣起來。

    “二伯父不敢承認有外室,又見我已經入朝為官,便想把這孩子賴到三房,還想讓我打點,我是怕祖父知道了傷心,這才沒揭穿。二伯父,你若沒有這般貪心,為了祖父晚年安寧,我自會演完這場戲,不過今日我就知道了,紫新書院只是開始,以后你會吵著要我給子還捐官捐前程。

    “我不能讓你這樣掐著我的脖子不放,子還小小年紀,說謊就能如此面不改色,我自問不能教導,你還是領回去吧。”

    “姑爺人真好,孝順,厚道,也不會一味的讓人欺侮上來。”蘇嬤嬤笑說,“嬤嬤記得姑娘那天替姑爺撒氣,姑爺很高興呢。”

    哎喲,那是她一時沒注意啊。

    話說回來,黎家人都這么少了,二房還沒發言權的情況下,能整天雞飛狗跳,那些真正的大宅,不知道是什么樣子。

    蘇嬤嬤說,黎宗二被禁足了,林姨娘跟黎子還從春暖閣搬到客院,跟黎宗二一家擠在一起,吳氏正在氣頭上,自然不會給好臉色看,二房的孩子見多了一個小弟,都很傻眼,家里那么窮困,爹還能養外室?

    然后姜寧兒終懷孕了,黎老太太很高興,賞了不少東西。

    但幾乎是同時,佩蘭也有了。

    聽到這消息,邵怡然心中驚嘆,黎子矜效率真高,都三個娃了,現在院中還三個孕婦。如今天氣變得十分炎熱,就算黃昏,仍舊熱氣蒸騰,除了下人,大家沒事不會互相走動。

    而邵怡然也沒心情管其他事情,整天逗兒子,任憑高墻內院鬧出多大的事情,她都在自己的小天地中感受歲月靜好。

    小家伙真可愛,手臂跟大腿都肥肥的,小肚子大大。

    奶娘說康哥兒吃多拉多,這種孩子最好養。

    是啊,都長牙了呢,出生時那個紅通通的小娃娃已經變得很精了,雖然還不會說話,但會認人,特別愛撒嬌,視線范圍內一定要有人,不然就會哭得震天響。

    小嬰兒的眼淚可真多,明明沒事,卻哭得好認真。

    說來她這當娘的也沒用,一看孩子哭就心疼。

    每天黎子蔚出門,她就命奶娘把哥兒抱來她房間床上,跟他講故事,康哥兒總是睜著大大的眼睛,似懂非懂,那模樣可愛極了。

    真想要有照相機啊,想把孩子每個瞬間都拍下來,將來才能回憶,想到康哥兒這么可愛的樣子只能存在回憶,她就覺得可惜。

    “姑娘啊。”蘇嬤嬤小心翼翼的問,“要不要請個大夫過來看看?”

    “不用。”

    是,她的癸水晚來半個月了,那又怎么樣?

    蘇嬤嬤無奈,“您跟姑爺賭氣,可不能跟孩子賭氣啊。”

    不用大夫,肯定有了。她懷康哥兒時也是這樣,胸口悶,想吐,癥狀一模一樣,請大夫還得花錢。

    居然一次就中,該說自己好棒棒,還是該說他很厲害?

    希望這次是小棉襖,雖然康哥兒很可愛,但她想要個女兒,這樣她就可以設計好多可愛的衣服給女兒穿,然后做一套大的,一起穿母女裝出門……

    “見過姑爺。”塥扇外傳來木樨的聲音。

    黎子蔚推門而入,就見愁眉苦臉主仆倆,心中感到奇怪,揮揮手讓蘇嬤嬤下去,親自燒水,準備給邵怡然煮她最愛的太平猴魁。

    卻見邵怡然搖了搖手,道:“我不喝。”

    “怎么?不舒服?”黎子蔚正色起來,“請大夫了嗎?”

    “不用。”

    黎子蔚沒理會她,“來人。”

    “真不用。”

    “你這樣跟我說沒事,我怎么信。”

    “我也不是真沒事,就是有點不舒服,我自己知道原因,沒關系的。”

    黎子蔚卻是誤會了,“生理期來了?”

    邵怡然含糊道:“……類似吧。”

    “還是請大夫來吧,生理期不是都會頭痛、肚子痛什么的嗎,讓大夫開點藥,喝了比較舒服。”他知道女孩子生理期來,很多人都會不舒服,劇烈的頭疼、腰酸,甚至沒來由的心情不好。

    邵怡然見他還是一副要叫下人請大夫的樣子,連忙按住他,心想,總是得讓他知道的,畢竟她肚子會大,瞞不了人,偷偷懷孕根本不可能。

    哎,肚子里的小家伙怎么這么會挑時機,簡直就像在跟她說“你們快點和好吧,我要來啦”一樣。

    邵怡然期期艾艾,黎子蔚耐性等著。

    大概過了半刻鐘,她這才說:“我……好像有了……”

    “有了?”黎子蔚瞬間反應過來,大喜,“真的?”

    “大概……”

    “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好像、大概。”黎子蔚揚聲道:“來人,去請大夫。”

    大熱天,大夫趕來時也都滿頭大汗,但見是高門大戶就十分高興,喜脈?簡單,喜脈最好診斷了,而且診后都有大紅包,是每個大夫都喜歡的好差事。

    一診,果然有了,開了幾服藥,這便拿了個大荷包回家。

    大夫走后,黎子蔚命人分別去跟黎老爺子還有莊氏報喜,又命蘇嬤嬤給騰語院的下人一人多一個月的月銀。

    邵怡然原本還在尷尬扭捏,但看黎子蔚那樣開心的吩咐這個吩咐那個,心里不知不覺軟了下來。

    他高興的樣子真好看。

    原則沒有了,一定是賀爾蒙的關系。

    黎子蔚笑容滿面,“我真行。”

    聽到這話,邵怡然噗哧一笑,“要行也是我行。”

    他摸摸她的頭,“我的心里在放煙火,一朵一朵,炸得滿心都是彩色。”

    什么形容啊,不過她喜歡,她喜歡小娃娃,想多生幾個,他是放煙花,自己則是小天使在唱歌,孩子來了,你還在猶豫什么,嘿嘿嘿……

    她懷孕了,這是個幸福又辛苦的過程,但她迫不及待想重新體驗一次,她得把重心放在寶寶上面,而不是跟他置氣上,她不能一邊懷孕一邊還跟他嘔氣。

    好啦,對啦,她也覺得他們應該正式和好了,只是她應該要怎么開口?

    “我決定,我們和好”,什么啊,超欠揍的語氣。

    “我們和好吧”,這樣好像又太軟了。

    還是什么都不說,直接撲上去親一口?

    這招應該有效,但她做不出來,她就是江湖中傳說的死愛面子達人。

    她可是驕傲的小孔雀,要繼續驕傲的抬著頭。

    黎子蔚好像讀懂了她,不在意自己先低頭,笑著說,“我已經徹底的反省餅了,看在孩子的分上,別跟我生氣了好不好?”

    邵怡然順梯而下,點點頭,這個好,她不用低頭,他們又可以恢復邦交。

    “我都笑了,你不笑一個?”

    邵怡然笑著舉起手,“打你喔。”

    “你打,我不痛,可是你有孩子了,要小心一點。”還能不能更肉麻啊,可是,她喜歡啊。

    只有她知道,外表清清冷冷的黎子蔚說起情話來會讓人掉一地雞皮疙瘩,前世公務員,今生讀書人,他到底從哪學來這些甜言蜜語的啊,難道說這也算天賦,可以無師自通?

    黎子蔚摟住她,在她額上印下一吻。

    邵怡然閉著眼睛,心想,可以。

    那些日子的痛苦是真的,但慢慢接受彼此的過程衍生出的小喜悅,也是真的,說穿了,他的在意是為了保護她,雖然她很痛苦,卻很有效的保住她跟康哥兒的命,他們都是穿越人,面對古代皇室的滔天權勢,他也許真的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

    愛情本就是學習,這是一堂很寶貴的課。

    “以后不管什么事情,我們都要彼此坦白。”

    “好。”黎子蔚的聲音帶著笑意。

    “還有,我說的還是有效喔,沒有姨娘,沒有通房。”

    “好。”

    “剩下的我還沒想到,想到再跟你講。”

    “好。”

    邵怡然滿意了,閉上眼睛,把臉枕在他的肩榜上。

    黎子蔚擁著她,輕輕搖晃起來,開始唱起歌,“我每天每天每天在想想想著你,這樣的甜蜜,讓我開始相信命運,感謝地心引力,讓我碰到你……”

    邵怡然笑了,這是她最愛的歌,周杰倫的“可愛女人”。

    【全書完】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 11选5助手最新版 盛鑫配资 福建31选7最新开奖结果今天 常来海南麻将黑3黑a 虎扑体育nba 武汉麻将单机版下载安装 期货配资找象泰配资信用高go 内蒙古快三基本走势图 聚宏鑫配资 2019中超联赛积 天津快乐10分钟一 低息股票配资 浙江的麻将软件 山东11选5五走势 帮帮策略 快乐彩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