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橙心那一夜 第六章

那一夜 第六章

作者:橙心書名:那一夜類別:言情小說
    談閔微微蹙眉,看著她帥氣離開的背影。

    她心情的轉換太快了。

    她太快就把他當成“一般人”了,而且,那個“您”字,聽起來真是刺耳極了,更別說她轉身過去,沒有半點留戀的表情。

    讓他感覺起來非常的……不是滋味。

    在知道要來臺灣之后,他花了點時間,花了點錢,去曾經入住的飯店查出她的身分,很刻意的制造這次重逢的機會。

    被人丟下的感覺不好受,他悶悶的過了一兩個禮拜,在查出她的身分之前,他的心情不曾好過。

    他想知道,有這種感覺的人只有他自己,還是……她也有類似的感受?

    做這些事實在太不符合他的風格,但遇到她之后,他的思緒總是脫軌,老做一些不正常的事。

    一開始,從不想招惹女人的他,卻主動走近她;不曾想記住準,卻讓她占住自己的思緒,讓他不停圖謀著,想要有進一步接觸的機會。

    他想知道,忘不了她的原因,僅是因為肉體上的牽系?抑或是兩人還能有其他的火花?

    跟她之間,有太多的疑問要解開。

    所以,這一次他要放慢步調,仔細的瞧瞧、認真的看看,究竟會跑的人是他?還是她?

    抑或是,都沒有人會離開呢?

    把他丟在身后,方潔恩率先進入屋內,不讓他看到自己的神色。

    心情太過復雜,她不知道什么表情才是她應該擺出來的樣子。

    這個男人說熟,不熟,她連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但說不熟,那一晚的親昵,又讓她想忘都忘不掉。

    只是無論怎么說,他都不是一個應該再度出現在她面前的男人。

    她笑不出來,因為太慌張。

    她記著他。

    卻不想記著他。

    那是她在最心痛時,抓到的一塊浮板,見到他,她會記起那時就要溺死的痛。

    所以,她一點兒也不想記起他,她想……忘記他。

    雖然他說,他不是為了她而來,但他還是出現在她的面前,無時不刻的提醒著她。

    “這一間采光很好,交通很方便。這里是客廳,那里有個小廚房。接著這一間是臥房,還配有衛浴設備,很方便。”

    方潔恩很盡責的把該說的話說完,臉上還堆著很制式的笑容。

    看著她皮笑肉不笑的樣子,真是傷眼,談閔不想縱容她繼續下去。

    雖然剛才說他不是來續前緣的,但是被她當成陌生人,還是讓他不是滋味,教他又想捉弄她。

    “所以,你記起我了嗎?那些『前緣』之類的。”他沒頭沒腦的來上一刀。“需要我提醒重點嗎?”

    果然,她臉上的假笑,一秒被扯掉。

    “別再說了。”方潔恩瞪他一眼,忍不住再三強調,“我們兩個剛認識!現在才認識!一分鐘前才見面,不要裝出跟我很熟的樣子,你剛才才說過,不是來續前緣的,所以不要自打嘴巴。”

    談閔撫著胸口,一副備受打擊的模樣。

    “雖然我說了不是來續前緣的,但是我也說了,我是來找老朋友聊聊天、敘敘舊的,沒必要當陌生人吧。”他就見不得她無視自己的樣子。

    “不要把事情弄得如此復雜,我幫你找到房子,這樣就可以了。”她一點也不想再跟他有什么牽扯。

    她不曾在哪個男人面前哭得唏哩嘩啦的,也不曾跟陌生男人上床,而這些傻事,她全在他的面前做過。

    “可是我不想就這樣算了。”談閔聳聳肩,不愿如了她的意。

    她瞪直了眼,真不知該拿這男人怎么辦。

    “你到底是來做什么的?”沒弄懂他的打算之前,她無法放松心情。

    談閔淺淺一笑。

    “其實我也不知道。”這完全是他的真心話。

    從一開始他就沒搞懂,為什么他會去蹚這渾水,去認識這個女人,甚至還記掛著她,怎么也忘不掉。

    后來,他有了到臺灣的機會之后,他就發現他已處理好來臺灣的事宜,甚至還找到她的公司。

    沒有花太多的時間跟功夫,他就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她的面前。

    眼下他就決定且行且走,順其自然,看情況會怎么發展。

    唯一明白的是,他沒打算讓她就這么丟下他,把那一夜全部忘光光,那么沒有存在感的事,不能發生在他跟她之間。

    至少在他弄懂自己是怎么回事之前,她得岀現在他的面前才行。

    “我不認識你!一切都沒有發生過。”方潔恩很認真的重申,沖著他的臉大喊,提醒他。

    “如果你這么堅持忘記,我會想辦法讓你想起來。”他壓低聲音,帶著一點點脅迫的味道。

    他不是輕易放棄的人,也不曾讓人隨意拋諸腦后,他想弄清楚,那一夜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她又在他的心里種下了什么果。

    “談先生!”方潔恩不知所措了。

    “談閔。”他再一次糾正。

    他記恨著另一個名字,從她口中說出的那一瞬間。

    所以,他將無時不刻的提醒著她,他的名字叫談閔。

    四目相視,方潔恩眼中慌張里帶著淺淺的怒氣,而談閔則是從容中帶著優閑,一副看好戲的樣子。

    “你在懲罰我嗎?那一天的不告而別。”她嘆了一口氣,無法理解他態度的反反復覆。

    談閔沒否認,只是專注的看著。

    方潔恩垂下眼,咬了咬唇,似是思索著。

    能說什么為自己辯解嗎?

    她的確是逃了。

    因為那一夜同樣讓她心慌,兩人相處時的火花,讓她心悸,而他說出的那句話,更讓她無法呼吸。

    我不想讓你走。

    無法否認,她的確被嚇到了。

    她聽出他語氣里的那種篤定,而她,卻根本沒有留下來的打算。

    她才剛剛被男人悔婚,卻突然有個男人說不讓她走……沒辦法做好這樣的心理調適,所以,她只能逃。

    那時,她逃了;現在,他來了。

    她搞胡涂了,不知所措了。

    下一秒,更可怕的事情發生,因為她聽到同事開門進屋的聲音,方潔恩簡直要昏過去了。

    一般來說,不管是買屋、賣屋,或是租賃屋,她習慣兩人出馬,在適當的時機一唱一和,一個白臉、一個黑臉,成交率都會提高,也會免去一些不必要的危險。

    但是這個時候,她一點兒也不需要有另一個觀眾在現場,看著他表演剛才表演過的那一些。

    “我有同事來了,你別再這樣!聽到了嗎?”她拉住他的領口,拉近兩人距離,壓低聲音,沖著他的眼睛警告道。

    幾公分的距離,他又聞到她久違的香氣,談閔笑了。

    “好。”他輕輕的允了她。

    方潔恩一愣,沒想到他會答應的這么爽快。

    下一秒才發現,她還扯著他的領口呢,只好趕緊放開,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

    “怎么了,看得如何?滿不滿意?”同事一進門就扯開喉嚨,對著談閔露出甜蜜的笑容。

    笑容是甜蜜的,尤其在發現眼前是個美男子時,同事的笑容更是發自真心。

    “這坪數太小了,我想再看看。”談閔搖搖頭,表示對于對象的不滿意。

    “那有什么問題,我帶你看其他的對象……”同事開心的想攬下這“重責大任”,卻又想到這客戶可是經理的,頓時啞了口。

    發現同事心里打的主意,方潔恩順水推舟。

    “沒問題,我剛好有事要忙,你可以帶談先生到處看看,我沒有意見,帶走、帶走……”方潔恩把手中的資料夾往同事手里一丟,沒有發現自己的語氣,簡直像是趕蒼蠅一樣。

    “你想把我交給誰啊?”談閔語氣淡淡的,笑容也淡淡的,看出她急于擺脫他的態度。“如果我沒記錯,我好像是指定一個叫方潔恩的人負責吧?”

    方潔恩愣住,同事也沒接話。

    “是要我給林董打個電話?還是打到美國飯店問問,有沒有個叫方……”

    一聽到關鍵字,方潔恩立刻回神了。

    “我負責。”她伸手把文件夾全拿回來,不想讓同事再多聽到一句。“你先回去吧,我一個人來就好。”

    談閔很開心的看著她明快的處置。

    趕人。

    很好,夠聰明。

    更何況,他也喜歡多跟她有些獨處的時間。

    “我們再去看下一個物件吧。”談閔笑了。“坐你的車,好嗎?”

    看著他的笑容,聽著他再正常不過的詢問話語,為什么聽在方潔恩的耳里,會覺得全身泛毛呢。

    天啊,那一夜,她真的太沖動了。

    率先進入車里,方潔恩發現自己的手竟微微的抖著。

    真是做不得虧心事。

    現在的她,就像被掐住脖子的動物一樣,連呼吸都不自在。

    她不知道自己在慌什么,但是在將他“使用完畢”之后丟下,她就是覺得很歉疚,覺得自己做錯事了。

    另一邊的車門打開,伸進一只長腿。

    她想著那一夜,那只長腿擠進她的雙腿之間……

    吼!她在想什么

    談閔坐進車里,輕輕帶上門,莫名的多了些私密與親昵的氣息,弄得她的臉又更紅了。

    突地,他整個人朝她壓近,她屏住呼吸,完全無法動彈單。

    他逼近、再逼近,她的視線從他的眼睛,不由自主的落在他的唇上,呼吸都要停了。

    下一秒,他替她拉下安全帶,溫柔的系上。

    “安全帶得系上才安全。”他唇邊有著笑意,如果沒有看錯,還帶著一點點的惡意。

    綺情的氣息瞬間澆熄,方潔恩想要開車去撞墻。

    不諱言,在她邀請的眸光停在他的唇上時,他幾乎動搖了。

    只是,他告訴自己不能太激進,他得慢慢來。

    “不開車嗎?”他側頭,看著她懊悔咬著紅唇的模樣,真是太誘人了。

    “開!當然開!”方潔恩把油門踩到底,車子霍地往前沖去。

    丟、死、人、了!

    看她臉紅的表情,談閔覺得很有趣,但是瞧她開車的態勢,為了生命安全,他得轉移一下她的注意力才行。

    “接下來要去哪里?”談閔把視線拉向前方,減少給她的壓力。

    聽到他提起正題,方潔恩的油門總算是輕了點,回過神看著前方。

    “就在前面兩個路口,轉個彎就到,接下來的這個對象,會符合你想要的坪數,同樣交通也很方便,都只有五分鐘路程。”她很專業的找出符合的對象。

    “如果我沒記錯,你住在萬華吧?”談閔想起征信社給的資料。

    這下方潔恩的油門不但是放了,還直接踩了煞車,談閔整個人往前一跌。

    “喂!小姐,這樣開車會出人命的。”還好前方剛好是紅燈,要不然一定會發生追撞意外。

    “你真的讓人調查我?”方潔恩嘆為觀止,怎么會遇到這一號人物。

    “要不然呢?你一句話沒留就走,叫我怎么找人。”談閔覺得他采取的方式一點也沒錯。

    “一句話沒留就走的原因,當然就是讓你別找人啊!”這男人是傻瓜還是笨蛋。

    “可我不想就這樣分開。”談閔難得遇到一個這么有趣的女人。“怎么可以不辭而別?轉身說走就走呢?”

    “天啊!”方潔恩氣得吹胡子瞪眼睛。“我是遇到變態了嗎?還是什么跟蹤狂?不就是一夜,你需要這么大費心神嗎?”

    “那是很重要的一夜。”談閔壓低聲音,刻意把氣氛弄得很曖昧。“再說也是你邀我的,你不能不負責任就拋下。”

    “吼!”方潔恩發出不文雅的鬼吼。“聽聽你說這什么話?不過是一夜,有什么好負責的。”

    現在是什么世道啊,她一個女人家都不計較,這個男人反倒放不下?

    “再怎么說,我總得來看看,你會不會有了我的孩子。”談閔找了一個再正當不過的理由。“我不能讓自己的小孩流落在外,是吧。”

    方潔恩白了他一眼。

    “我不是十八歲的小女生,也不是什么后果都不想,就急著找人上床的欲女,我會自己處理。”她知道怎么算安全期。

    談閔微微勾起唇。

    “很好,我喜歡獨立自主的女生。”

    這句話,讓方潔恩微微一怔。

    兩年前,剛與林存圣交往的時候,他也這么說過。

    誰知道兩年后,他也是用著同樣的借口,將她一腳踢開。

    “獨立自主的女生,當朋友就好,我們就好好的當個朋友,那種……用emai、line什么的聊天的朋友就好。”她一點兒也不想再跟他接觸。

    綠燈一亮,方潔恩踩了油門往前開,正打算要轉彎的時候,談閔又開口了。

    “這一間不用去看了,我想住在萬華附近,幫我找找吧。”

    “你以為我的腦袋跟電腦一樣嗎?要什么有什么,按幾個鍵就好了嗎?”方潔恩又一次惡狠狠瞪著他。

    談閔干笑兩聲。

    “我不急,如果今天找不到,那我就在你屋里窩一晚,沒事的,反正大家都那么熟了。”談閔側著頭,對她殺氣騰騰的眼神視而不見。

    方潔恩深吸幾口氣。

    再怎么說都是客戶,她得平心靜氣才行。

    “我們找個地方坐吧。”她決定先解決跟他的事。

    “沒問題!”談閔欣然同意。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