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石秀睡妻條件 第七章

睡妻條件 第七章

作者:石秀書名:睡妻條件類別:言情小說
    【第六章】

    回到家里,和爸媽開開心心地吃完了一頓晚飯,還沒回房,她的手機鈴聲再次響起,看到又是祈向城的電話,她忙躲回房里。

    “又怎么了?”她接通電話,壓低聲音問道。

    “吃過飯了吧?是不是應該過來兌現你答應我的事情了。”祈向城又是重復這一句。

    “不是,祈向城,你失憶了嗎?剛剛回來的時候我不是和你說過了嗎,我不能和你……同居。”林初靜把最后兩個字說出口,臉上刷地紅了。

    “嗯,不同居,但你說了,晚上可以陪我的,我等你。現在才七點,離十點鐘還有三個小時,不是嗎?”祈向城慢條斯理地問道。

    林初靜氣得翻白眼,“我等一下過去。”

    切斷電話,她靠在門后,感覺心累,可是她不想把事情鬧大,不得已,她去簡單地淋了個澡,換了一身寬松的休閑裝,跟家人說跟朋友有約,便出了門。

    當她上身穿著寬松的T恤,下身一條淺藍色牛仔褲出現在祈向城公寓的門外,祈向城偏偏腦袋打量她身上幾下,隨后示意她進門。

    林初靜走進公寓,很快便聞到一股食物的香味,猛看到餐桌上擺放著的精致盤點,她疑惑的眼光投向祈向城。

    “來,陪我吃飯。”祈向城走到餐桌前,為林初靜拉開一把椅子,示意她坐下。

    林初靜配合地坐下,卻不動桌面上任何東西。

    “吃啊!這可是我用心準備了一晚上的燭光晚餐。”祈向城邊說,邊往杯里倒紅酒。

    “我吃過了,不餓。”林初靜不走心地陪著祈向城飯,恨不得時間迅速過去。

    “多少也吃點,你太瘦了,抱起來很硌人,摸起來一點手感都沒有。我是一個生意人,不想作虧本買賣。”祈向城邊說,邊把一杯紅酒放到林初靜面前。

    林初靜瞥一眼那杯紅酒,搖了搖頭,“我等一下還要開車回去,不能喝酒。”

    祈向城笑了,奪過林初靜面前放著牛肉的盤子,用小刀一塊塊切開,又重新放到她的面前,“不能喝酒,那就吃肉,把它吃光,不然今晚不放你回去。”

    林初靜知道祈向城這人有多蠻橫霸道,拿起叉子把肉往嘴里送,就算是想要吐岀來她也會吃光,因為她真的不想和祈向城待一晚上。

    “這不很有胃口。”祈向城笑說著,開始吃自己盤中的牛肉。

    林初靜惡狠狠地吃著,恨不得這男人從她眼前消失。

    吃完晩餐,祈向城把林初靜領到客亍,茶幾上擺放整齊的是幾個高級的禮品盒。

    “打開看看喜不喜歡,都是我給你準備的。”祈向城說完坐到沙發上,一副好笑的樣子看著林初靜,不知道為什么,她要是在他視線范圍內,他的心情就特別的好。

    林初靜坐在沙發上,把最頂上那個禮品盒給拆開,映入她眼里是一抹耀眼的紅,一條質料上乘,設計精美的晩禮服呈現在她眼前,她疑惑地目光望向祈向城,“干嘛送我這個?”

    “再拆開另外兩個盒子看看。”祈向城沒急著回答她的問題。

    林初靜拆開第二個禮品盒,是一雙很配晩禮服的高鞋,鞋面上鑲嵌的水晶閃閃發亮,非常漂亮。第三個禮品盒,放著一套珍珠首飾,非常耀眼。

    “為什么送我這些?”林初靜其實從來不缺名貴奢侈品,所以這些也沒有多大吸引她。

    祈向城知道,林初靜從小物質不缺,也被很多人喜歡著寵愛著,別的女人得到了會歡天喜地的東西,她根本不屑。所以想要討好她并不容易,當然,他也并不是想討好她。

    “禮拜五的晚上有一個重要的宴席,到時你穿上這些,陪同我出席。”

    林初靜點了點頭。

    “對了,那天記得打扮得溧亮點。”祈向城叮囑她。

    “好,那我可以回去了嗎?”林初靜恨不得馬上離開他身邊。

    祈向城搖了搖頭,“怎么,不想和我在一起?”

    當然!林初靜心里暗暗地想,可是她臉上堆笑,搖了搖頭,“沒有,就是我爸身體不好,我想回陪陪他。”

    祈向城低下頭。半晌,他點了點頭,“好,你先回去吧,替我叔叔阿姨問個好。”

    林初靜撇撇嘴,但還是微笑氐頭,“好,我會的。”只要他能夠放她走,撒個小謊沒什么,反正她有沒有替他問候爸爸媽媽,他又沒法知道。

    “不要給我耍小心思。”祈向城點點她額頭。

    林初靜因他這細微的動作怔住,一雙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看著眼前這張無比帥氣的臉。

    “怎么?傻掉了?”祈向城看著林初靜怔住的樣子,打趣道。

    “沒,我走了。”林初靜眼神躲避了一下,不再看他。

    抱著那些禮品盒離開祈向城的公寓,她才徹底松了一口氣,這個晚上輕松就度過了,她感覺心里舒服很多,只要他不是一見面就拖她上床,在工作或生活方面,她覺得自己還是能配合好他的。

    隔日晚上七時許,林初靜坐在醫院急診室里,一臉的無奈。

    她不過就是打了個噴嚏,祈向城就開車把她送到醫院來看醫生了,還利用他的關系讓她免掉了排隊。

    醫生給她做了一些基本的檢查,只是普通感冒,可是祈向城卻很嚴肅地問了醫生很多注意事項。

    提著感冒藥離開醫院,林初靜不時地看一眼走在她身旁的祈向城,猶豫再三,她還是忍不住把心里的疑惑問出了口,“你是擔心我不能陪你應酬,所以才非得讓我來看醫生?其實你身邊漂亮女生那么多,大可不必這樣。”

    祈向城的休閑裝外只穿了一件黑色風衣,跟平時西裝革履的風格很不一樣,整個人就像回到學生時代,那副落拓不羈的模樣。

    “沒有,應酬可以不去反正經常有。我在意的是你的身體,這段時間你瘦了很多,如果再病倒,我會心疼。”說這些的時候,祈向城態度很認真。

    林初靜輕輕一笑,“一點小靶冒,沒什么大不了。”

    “別這樣說,你要感冒又不看醫生,恐怕就要待在家里休息,那樣我就見不著你了,所以趕緊治好來,才可以隨傳隨到。”祈向城最近很難得地總愛笑,要知道從前他是很不愛笑的一個人。

    林初靜知道他就是另有企圖,但最近她真的輕松很多,因為祈向城不像以前那樣不尊重她的意愿。如果像眼下這樣相處,她其實可以接受。

    “好了,你今天生病,我送你回去休息。”祈向城難得地好說話。

    林初靜有點喜出望外,但卻把那份欣喜藏得很深,臉上故作平靜,她怕自己表現得開心,眼前這人反悔。

    祈向城銳利的目光自然是一下子捕捉到林初靜眼中閃過的喜悅,但卻不動聲色。來日方長,他偏不信,他會得不到她的心。

    林宅附近的馬邊上,林初靜讓祈向城停下了車。

    準備解開安全帶的時候,祈向城突然就傾身上前來,嚇了她一大跳。

    “你……干嘛?”她全身僵硬,一臉防備地看著祈向城那張近在咫尺魅惑的臉。

    祈向城抱著她腦側,準備吻住她,但嘴唇湊近時,林初靜迅速轉過臉去,避開他。

    “我感冒了,不想傳染給你。”

    祈向城的薄唇,最后擦過她的臉頰,但她身上散發的香味,讓他的血液一下子沸騰起來,他有點后悔這么早放她回去了。

    林初靜提自己的感冒藥推開車門落荒而逃。

    祈向城看著那逃跑的身影,無尞地笑,她真的把他當狼了嗎?跑那么快,是怕他吃了她?

    他發現這女人是越來越可愛了,恐怕很長一段時間,他都玩不膩。

    禮拜五晚上七點,舉辦晚宴的酒店門外的紅地毯一路延伸到臺階下的馬路邊,很多記者到場,畢竟出席這晚宴的多是商界的風云人物,這些商業報社雜志社是一點都不愿意錯過他們的動態。

    林初靜身上穿著晩禮服,一字肩,襟首滿滿蕾絲玫瑰花瓣的設計,她細嫰白晳的雙肩露出來,精致的鎖骨上戴上一條銀色珍珠鎖骨鏈,與耳環,手鏈是一套的,長裙讓她身材更加纖細,腰間收緊,突顯她姣好的身材曲線。

    她就這樣在眾人囑目之下,一片耀眼的閃光燈之中,挽著祈向的手臂,踩著紅地毯款款地邁上酒店門前的臺階。

    記者雖然想向祈向城發問,但保鏢很快便攔開。林初靜就這樣被祈向城領著,出現在眾人的視線之下,很高調的樣子,這其實是林初靜不喜歡的。

    一進場,兩人自然又成為矚目的一對,所有的視線都向他們投過來,眾人的竊竊私語傳入林初靜的耳朵,都在疑惑她是祈向城什么人。

    服務生端上酒水,祈向城端起一杯喝了一口,眨眼便有一群西裝革履的人圍了上來。

    “祈總裁,我們可算是等到你了!”帶頭的那個眼鏡男說道。

    祈向城一笑,“你們打的什么主意,自己心里有數。”

    “我們也沒辦法,這里就你有能力擺平那件事。”對方說著這話時,目光已經落在祈向城身邊的林初靜身上,疑惑的問題也一下子問出口,“這位是……”

    祈向城望一眼林初靜,不置可否。

    “女朋友?”雖然對方臉上寫著不相信的神情,但脫口而出又是這樣一個重磅炸彈般的問題。

    祈向城聳聳肩,笑而不答,林初靜無所謂,反正她也不是他什么人。

    大家不再糾纏在這個問題,纏著祈向城談他們生意上的事情。

    林初靜環顧宴會四周,觥籌交錯,衣香鬢影,有不少的目光落在她,還有她身旁的祈向城身上,她神態自如,不受那些目光的干擾。

    幸好,祈向城雖然不對外解釋她的身分,卻全場讓她挽著他手臂,說到底,那么多目光打量著自己,她多少有點緊張,但因為挽著祈向城的手臂,她才放松許多。

    這時,一個穿著黑色長裙的女人牽著裙擺款款而來,站到祈向城的面前。

    之前圍著祈向城的幾個人互相使了一下眼色,都散開了。

    林初靜想著這女人應該跟祈向城關系不簡單,不然大家就不會心照不宣的樣子走開,可是她沒有祈向城的示意,沒法離開,她其實真的很想給他們騰地方。

    “向城,好久不見。”那女人微笑看著祈向城,知性嫵媚。

    祈向城微笑點點頭,“對,有半年了吧?”

    “可不是嗎,你這人從來都是冷血動物。”那女人嬌嗔道。

    “也只有你這樣評價我了。”祈向城挑眉,語氣在控訴。

    那女人輕笑,雖然早就注意到了林初靜,但目光幾次從她身上飄開,就像是不把她放眼里一樣。

    林初靜不吵不鬧地陪在祈向城的身邊,對兩個人之間的談笑一點興趣都沒有,她只想時間快點過去,好讓她回家。

    “向城,我有些私事想和你談。”那女人看著祈向城,滿是懇求的眼神。

    林初靜很識趣,“你們談,我去一下洗手間。”

    說完,她松開了祈向城的手臂,就在這一刻,她看到祈向城眼神里的不滿,但她無所謂,她早就想出去透透氣了。

    她身影離開,但她不知道,身后祈向城雖然和那女人交談,但目光卻一直假裝不經意追隨著她的背影,直到她的身影再也看不見。

    林初靜去完洗手間,在宴會廳外長長的走廊上徘徊了許久,雖然也有不少上前來跟她搭訕的男人,但她真的沒有興趣。

    祈向城和那女人聊了一陣子,發現林初靜還遲遲沒有回來,也不顧那女人的挽留,冷漠地離開。

    雖然一開始,他可以和對方像好朋友那樣交談,但越過那層關系,他會反感。因為現在他有林初靜那個女人了。可是,他卻摸不透林初靜的心,盡避她在床上任由他擺布,但看得出來,她一點都不在意他身邊有別的女人。

    長廊上,林初靜看著壁畫出神,根本不理會身邊糾纏她的男人。

    這時,她手臂一陣吃痛,回過頭,祈向城正臉色陰沉地看著她。

    “你弄痛我了!”林初靜用力拍他抓住她手臂的手,想要讓他松開。

    “為什么不回去?在這里晃悠什么?”祈向城劈頭蓋臉地質問道。

    “你跟你那位朋友不是有私事要談嗎?我想著不方便所以就沒回去。”林初靜語氣淡淡的,一點都不為祈向城兇巴巴的樣子而害怕。

    祈向城看著面無波瀾,一點都不怕自己的林初靜,皺了皺眉頭。對比起別的處處討好他的女人,她真的很不同。也對,從學生時代起,她就很不屑他,并拒絕他。

    大手松開她手臂,一把抓住她的手與她十指緊扣,牽著她走回宴會廳。

    大家都好奇地看著這天造地設,無可挑剔的一對,明明祈向城沒有承認他身邊這女人,但為什么就是感覺她跟他身邊以往那些女人不同?

    至少,他不會這樣牽著別的女人的手。

    一直以來緋聞不斷的祈向城,跟他身邊那些花花草草之間的關系給人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因為平時帶在身邊那些女人,從不像他對眼前他身邊這一位這樣,又霸道又溫柔。

    “大家都看著,你可以松手了,我又不會跑掉。”林初靜輕聲說著,她不想大家都盯著她來看。

    祈向城對她的話聽而不聞,牽著她的手跟不同的賓客見面,雖然不會承認她的身分,但大家都看得出來,祈向城對他身邊的女人很上心。

    晚宴下來,林初靜感覺周圍不少目光如冷箭般射向她,她偷偷去審視祈向城這個人,想著他真的一點沒變,一直都這么招蜂引蝶,害她一個晩上都被那些心儀他的女生敵視,不過沒關系,等有一天她足夠強大,她一定會徹底擺脫他。

    這晚,會館里,祈向城應酬完,又找死黨聚了聚,又喝了幾杯,看看手表已經接近晚上十點,他打算回公寓。

    晚上因為逢場作戲的需要,他喝了不少酒,有了些醉意。身邊的女人嬌笑聲不斷,但他不想待在這溫柔鄉,他想去見林初靜,迫不及待。

    “向城,你這就不對了,自從金屋藏嬌以后,就不怎么待見我們這些死黨了。”有個死黨察覺到祈向城想走,故意拖著他。

    祈向城皮笑肉不笑,“你說哪里去了?這不剛陪你們喝過酒了嗎?”說完,他便旁若無人的樣子打林初靜的電話,讓她來接他。

    “祈少爺,我可以送你回去,干嘛要找別人?”旁邊一個女人凈白手臂搭在祈向城肩上,曖昧十足。

    祈向城臉色一沉,低聲命令道:“手拿開。”

    那女人臉色訕訕地,慌忙縮回了手,只是安靜地坐祈向城身側。

    “向城,女人是拿來疼的,干嘛要這么兇人家?難道你想為那誰守身如玉?”旁邊的死黨打趣道。

    “守身如玉?”祈向城說出這四個字,沉沉一笑,有嘲諷的意味。

    “你不知道而已,像向城這種不善于表達的男人,一旦愛上就會很深沉,并且傾盡所有。”另一死黨笑得更開心。

    “傾盡所有?”祈向城無奈地搖了搖頭,端起酒杯繼續喝酒,旁邊的女人很快又給他的杯子滿上。

    祈向城這個一向自由不羈,根本就不知道死黨嘴里這些亂七八糟的話是什么意思。

    突然包廂的門打開,一抹穿著休閑服的女人走了進來,祈向城眼前一亮。

    林初靜沒想到包廂里是這樣的畫面,祈向城身邊有女人,左擁右抱的,女人還體貼地給他滿上酒。她冷眼看著,表面上什么都沒有。

    她從學生時代起就知道祈向城是一個身邊不缺女生的人,而她這人也不是輕易就交付真心的。哪怕之前有過未婚夫,也是因為家里安排,她聽家人的話和對方訂婚的。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地等眼前岀現的林初靜發飆,可是讓他們失望的是,林初靜沖祈向城輕輕一笑,“抱歉我來晚了,沒打擾到你們吧?”

    祈向身邊兩個女人也有點想在林初靜的面前耀武揚威,可是祈向城卻站了起來。

    他看到林初靜對他根本不在乎,哪怕她吃點小醋,發發火,鬧鬧小脾氣,他也一定會哄一下解釋一下。

    可惜,她沖他死黨打完招呼后,便一扭頭,甩甩長發離開。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