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倪凈囚妻 第七章

囚妻 第七章

作者:倪凈書名:囚妻類別:言情小說
    這晚,官晶浪剛跟朋友逛街回家,手里提著大包小包的交給傭人,就被正在餐桌用餐的官母給喊了過去。

    “媽,我吃飽了。”官母讓傭人給她端了一碗雞湯,官晶浪連忙搖頭。

    “這個星期六你不要安排任何活動,陪媽參加個宴會。”

    官晶浪將毛呢外套脫下來交給傭人,穿著白色針織羊毛衣及毛料寬褲坐在餐桌前。

    這半年她的直發及背,染發后又將發尾燙卷,如瀑布般的長發被也垂在一側,露出一張漂亮臉蛋,只是明明回臺灣后天天進補,卻一丁點肉也沒生出來,纖細的身材更清瘦了。

    此時她正苦著臉喝著雞湯,在聽到官母的話后,漂亮的小臉皺得像個肉包子似的,“媽,我不喜歡那些聚會。”

    “不喜歡也要去,媽帶你去認識幾個不錯的年輕人。”

    晶浪剛喝一口雞湯,以為自己耳朵聽錯了,瞪著眼睛瞅了媽媽又瞅了默不作聲的爸爸。

    “媽,你是不是變相要我去相親?”官晶浪不少朋友都有這樣的慘狀,一直以為她不會這么倒霉,沒想到這么快就輪到她了。

    “沒錯。”官母冷眼看了女兒一眼,“如果找到不錯的對象,就試著交往看看。”

    “媽,你在跟我開玩笑吧?”官晶浪一點都不想步上朋友的后路,一點都不想跟為了結婚而交往的男生認識,她打死都不要。

    “媽給你兩條路走,一是去認識不錯的男生拐回家,二是你從明天開始到公司上班,努力成為公司接班人。”

    “媽!”官晶浪含在嘴里的一口雞湯差點噴出來,不敢置信她媽竟然會說出這樣的話。

    “你自己選。”官母語畢不再多話,低頭繼續用餐。

    “爸……”

    官父看著女兒,但他也疼老婆,比起女兒,老婆更難惹,只好先以眼神安慰女兒。

    官晶浪見她爸很沒志氣的站在她媽那邊,氣不過地重重的將碗給放在餐桌上,氣得起身,“我不要!”說完,她即轉身要跑上樓。

    “不要?那你就想辦法把邵晉雷追回來!”官母在她身后說。

    “我跟他已經分手了!

    “分手也可以復合,我看他這半年沒交女朋友,你去追看看,說不定可以追回來。”官母幫女兒出主意。

    “媽,我才不要去倒追邵晉雷。”

    “什么不要?追他的女生那么多,多你一個不算多。”官母涼涼地回了這么一句,就見官晶浪猛地回過身。

    “那就讓那些女生追,我不稀罕!”

    “你這丫頭,到底是為什么這么固執?半年了,媽問你當初為什么跟他分手,你一句話都不說,現在要你去追他,你又不肯,你到底是對邵晉雷哪里不滿意?”

    官晶浪眼睛瞪得老大,漂亮小臉滿是委屈,“我看他哪里都不滿意,從頭到腳,我都不滿意!”

    “那可以,你就去找個你哪里看得都滿意的男生交往。”

    “我現在還不想交男朋友。”講到交往官晶浪的氣勢就弱了,不知怎么回事,回臺灣這半年追她的男生多到她數不清,她卻一個都沒看上眼,有時對方追太緊了,她還會翻臉。

    官晶浪才不承認她忘不了邵晉雷,她只是還沒習慣跟除了他以外的男生太親近罷了,她相信再多點時間,她就可以習慣。

    “不想交也要交,兩個選擇自己選明天跟我說。”官母撂下話,頭也不抬地低頭繼續用餐。

    官晶浪被官母這么一說,委屈地紅了眼眶,在眼淚要落下時快速地轉過身,三步并兩步地上樓了。

    見女兒的身影消失在樓梯轉角,官父這時嘆了口氣,很是心疼女兒,“老婆,女兒才二十四歲,不急著嫁人。”官父是想說,官家要養個女兒一點都不困難。

    “誰說我要她嫁人了?就算她要嫁,那也要有人敢娶。”官母氣不過老公對女兒的寵愛,才會讓女兒傻成這樣。

    “你想想看,阿雷那孩子從半年前回臺灣后,就為自家公司接了多少單子,談了多少大合約,我們認識的大老板有多少私心帶著女兒想跟他認識,只有我們那傻丫頭天天跟朋友不是逛街就是玩樂,你說我能不氣嗎?”說到這里,官母氣不打一處來,隨手將筷子跟碗重重地放在桌上。

    “孩子們的緣分不是我們長輩能決定的,如果真的不適合,也不能勉強,我們家女兒再不成材,官家也能讓她一輩子衣食無憂,不一定要有男人依靠。”官父哄著老婆,將碗筷重新放回她手里,又為她挾了愛吃的紅燒肉。

    “你以為女人這輩子就為了衣食無優就可以了嗎?不用依靠男人?”官母吃了一口紅燒肉,“女人要的是有個男人可以依靠,天塌下來了都有個男人能頂著。”

    官母忿忿的說著,官父卻聽得不輕易間流露出男人的驕傲跟疼寵,他可是寵妻一流老公,任何委屈都不讓老婆受,標準的妻奴。

    “你覺得要找個跟你老公一樣的男人這么容易嗎?”

    官母沒好氣的瞪了老公一眼,“我當初就是太傻了才會被你騙回家。”

    “老婆,我哪時騙你了,我這輩子就愛你一個,眼睛從沒多看別的女人一眼。”官父對老婆可是一見鐘情,自此再也沒回頭了。

    “沒有騙,那我怎么不是閑閑在家的貴婦?從新婚后就陪你進公司上班,你說我怎么沒被騙了?”

    “那是我舍不得丟下你一個人在家太無聊,去公司陪我上班不是很好?”官母當年可是出了名的材貌兼備的才女,官父又是個有斯文有能力的富二代,追妻這條路雖然走得驚險,但還是將美人抱回家了。

    不過憑官家的家世,哪可能只有一個女兒,官母連個兒子都沒生,但官父不在意,生一個女兒給家族交代就夠了,妻子是要陪他一輩子的,不是為了家族傳宗接代才娶回家。

    在官父柔情的目光下,官母心肝兒怦怦跳著,難得露出羞紅的臊色,趕緊移開目光同時轉移話題,“你干嘛說這些,都幾歲的人了,學年輕人玩肉麻當有趣嗎?”

    “我是想說我們女兒還小……”

    “就是她還小不懂怎么選好男人,我這個當媽的才會為她操碎了心。”想到養了大半輩子的女婿就這么沒了,官母真想槌胸,恨鐵不成鋼,女兒怎么就這么把個好男人給弄不見了。

    “那就是沒緣分。”官父自信女兒不怕沒男人追,全世界的男人這么多,邵晉雷沒了,肯定還有第二個邵晉雷會出現。

    官母沒好氣的白了老公一眼,“不準你再寵女兒了,就是被你寵壞的。”

    “相信你老公的話,女兒找男人不急,不想去公司上我不勉強,女兒快樂比什么都重要。”

    “什么不急,人家邵晉雷都要去相親了,找不到好男人當靠山,那女人就要自立自強,當不成小鳥依人就要當個女強人!”

    官母最終的想法是,沒有男人,那就只好把女兒養成女強人了。

    關于相親這事,不是只有官家起風波,邵家也一樣起了冷氣團。

    邵晉雷打從回臺灣后,與官晶浪形同陌路,官邵兩家的生意合作起來就顯得尷尬。

    邵家的大兒子還未婚,對于二兒子的婚事自然也不急,但官家放出官晶浪要去相親的消息后,邵家父母可說是急白了頭。

    對于官晶浪這位大小姐,邵家父母可是疼得緊,雖是有些小任性,但貴在心地善良跟天真,不似那些有錢人家小姐玩心思跟耍手段,漂亮小臉甜笑起來教人很難不喜歡。

    只是自家這傻兒子竟然跟她分手了。

    半年來兩人沒有任何交集,就連電話都沒有,邵父前不久在商業宴會時遇上官母,連忙上前招呼,還從旁側擊地了解了一下官晶浪近期的感情生活,這才知道她要被安排相親了。

    商業聯姻在商場上不少見,但官家的財勢并不需要與其他企業聯手鞏固地位跟產業。官晶浪要去相親,多少也明白是官家父母想要為女兒把關一下交往對象的身家背景。

    幾天后,邵父打聽到地點跟時間后,趁著這日公司會議結束,他把小兒子留下來單獨談話。

    “爸,怎么了?”邵晉雷坐在會議另一頭與邵父對望,他半小時后要去拜訪客戶,手頭上還有些資料沒整理,只能頻頻低頭看手表,接著又伸手將領帶扯松吁了一口氣。

    邵父見他的舉動,也知道要長話短說,清了一下喉嚨后,他才正色看小兒子一眼,“爸是想問你最近工作忙不忙?”

    “還好。”

    “還是天天加班?”

    “最近有個企劃在趕,等趕完了應該就不太需要天天加班。”比起自家大哥,邵晉雷更像個工作狂,天天早出晚歸,所有時間都花在工作上,除了出差跟放假休息,其余時間都在工作。

    因為邵晉雷,邵家的事業這半年業績增加了不少,但看著漂亮的業績,邵父心里卻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畢竟是人父,對于孩子的未來更在意,本以為兒子跟官晶浪會有結果,現在分手了,官晶浪還要去相親,邵父就想著法子,能不能讓兩個年輕人碰上一面,說不定僵硬的氣氛就能被打破。

    這也是今天他為什么要單獨跟小兒子談話的原因,“那你這星期六不要安排工作跟活動,陪爸去參加一場商業宴會。”

    邵晉雷聞言,濃眉輕挑,“談生意?”邵父雖是掛名的總裁,但公司的業務早就是兩個兒子在處理,他插手的不多。

    “去認識一些爸在生意場上的朋友。”

    “幾點?地點?”邵晉雷一聽沒有再多同,反正生意場上的朋友多見沒有壞處,他正在開拓業務,多認識一些長輩多了人脈是好事,所以他并不排斥。

    邵父本來還以為小兒子會拒絕,沒想到小兒子比大小兒好拐多了,廢話都不多說,馬上就同意。

    邵父露出欣喜的笑容,在英挺的邵晉雷身上多少能看到邵父年輕時的影子,陽剛味十足又充滿著霸氣,大兒子就顯得斯文,與邵母更像。

    “星期六晚上七點,我讓司機從家里開車送我們過去。”

    “好,我會空出時間。”邵晉雷說完,伸手將領帶結理好,而后拿起手上的資料起身。

    當他轉身走出會議室后,沒想到會撞見自家神色嚴肅的大哥,邵武堯正好在門口,“大哥,你找爸?”

    邵武堯摸摸頭,故作淡定地點頭。

    “那你進去吧,爸還在里頭。”說完,邵晉雷快步走了,而在他身后一身西裝筆挺的邵武堯則是嘆了一口氣,露出尷尬表情走進會議室。

    邵父沒想到大兒子會突然出現,但見他欲言又止的模樣,多少也猜出他要說什么,邵父擺擺手要他別多說,“阿雷的事,你不要插手。”

    “爸,阿雷如果知道你騙他去見晶浪,一定會大發雷霆。”邵武堯自從知道他爸有意想讓那兩人破鏡重圓后,一直猶豫該不該跟邵晉雷坦白。

    “你還好意思說阿雷,不然這樣好了,你今年先找個媳婦給我你媽,明年再生個白胖的孫子,阿雷跟晶浪的事,我就不管了。”姜畢竟還是老的辣,邵父對兩個不肯戀愛不肯結婚的兒子,身為過來人的他有的是辦法治這兩個兒子。

    邵武堯斯文的俊容露出難色,對于爸爸的要求他也有些無奈,手抬了抬金框眼鏡,想要將這個話題帶過。

    “爸,我目前還沒打算結婚。”他今年二十七,結婚太早了,再說他天天忙著工作,哪有時間談戀愛交女朋友。

    “哼,我在你這年紀早就生完阿雷了,哪像你,連個女朋友都沒有,天天只知道工作,男人就是要風流,要懂得跟女人逢場作戲,久了就知道哪個女人適合自己了。”

    邵武堯聽他爸說這些話耳朵都要長繭了,“我記得爸說過,媽說也是你的初戀。”一句話把邵父的風流打回原形,一時口吃接不下話。

    “你媽當然是我的初戀了,不然哪可能娶她回家。”說完,邵父還哼了一聲,“剛才的話不要跟你媽說,女人一旦鬧起來,只會天翻地覆。”邵父年輕時脾氣火爆,隨看年紀增長,卻是越來越怕老婆。

    “阿雷的事……”

    “我會看著辦,難不成你還以為我能厲害到騙他們兩人滾到床上去?”邵父沒好氣的說,隨后起身,“等一下你媽會送午飯來給我,你叫阿雷一起到我辦公室吃飯。”

    “我等一下有約。”邵武堯直接拒絕。

    “你這小子,陪爸媽吃個飯有什么痛苦嗎?”

    “我約了學妹吃飯,她追了我好幾年,聽說最近剛跟男朋友分手,想找我聊一聊。”

    “真的?那一定要去赴約,記得要對學妹溫柔一點。”知道大兒子是跟年輕女生吃飯,邵父馬上又笑顏逐開了。

    邵武堯無奈的點頭,不想跟他爸說這個學妹以前追過他,但出社會工作后,對他這個含著金湯匙出生的富二代,早沒了當初的好感,這次吃飯,純粹是為了工作,沒有其他。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