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桔子彪悍總裁來討婚 第五章

彪悍總裁來討婚 第五章

作者:桔子書名:彪悍總裁來討婚類別:言情小說
    曾雯霜頂著一張淡定的臉蛋回了辦公室,那群主管們就沒這么淡定了。

    主管也是需要靠八卦提升精氣神的,不過主管們的八卦是很有原則的,當時在場的人就他們幾個,公司普通員工不知道曾雯霜和柏翔川的關系,這要是之后公司有了什么風言風語,那不明擺著是當時在場的人傳出去的嗎?

    所以這個是秘密,可以在他們的群里討論一下,但是絕對不能鬧得人盡皆知。

    待各自回了自己的辦公室,八卦的主管們就迅速建立了一個八卦討論群,公關部部長率先出聲,還直接問了美術部部長,“這事你做太不夠意思了,這么大一個消息都沒提前給我們說一下,要是剛剛開會的時候曾雯霜沒表現好,出了什么簍子被我們批評了怎么辦?我們不就被執行長記恨上?”

    美術部部長覺得自己很冤,“這事我也是剛知道的好嗎,人家曾雯霜又沒給我說過這件事,我怎么知道?秘書呢?作為執行長的貼身秘書,你也不知道?”

    秘書很冷靜,“這是執行長的私事,我不知道。”

    “不過這么一尊大佛在你們科室,以后不就得把她捧著?”有人問美術部部長。

    美術部部長仔細想了想,敲字回答道:“不會吧?我聽他倆的對話,高中都不是同一個班的,估計也不算熟,就是單純認識而已。再說了,曾雯霜能力還是有的,畫工底子好,又有創造力,平時很低調的女生。她要是真想靠著執行長這座大山在公司上班的話,肯定早就把和執行長的關系宣揚出來了。”

    “倒也是,今天開會確實能看出來她有兩把刷子。不過她之前不是在那什么小鮑司當美工嗎,雖然能力有,但是要不是憑著和執行長的關系,也不可能這么輕松來我們納川總公司吧?”

    “執行長也沒說什么要我們特殊照顧,你們別太小題大做了。我們納川那么大一家公司,指不定下面還有多少人也是執行長的小學同學,國中同學,要一個個都特殊照顧,執行長怕是也會滅了我們。”

    “你們說,執行長和那曾雯霜,真的只是普通同學關系?”

    “那不然呢?還能是男女朋友關系?”

    “不可能吧,看著不像。”

    “我也看著不像,但是我就是覺得,以執行長的性格,如果真的沒什么,不應該是要避嫌的嗎?當著大家的面特意問同學聚會,還問了兩次,你們什么時候看到執行長這么有耐心?執行長可是一個問題從來不問第二次的!”

    “畢竟兩個人是同學,跟普通的上下屬不一樣,我倒是覺得就是因為他們沒什么關系,所以執行長才能這么淡定。”

    幾個人議論紛紛,說什么的都有。但是由于沒有確切的證據,即使是秘書這樣經常跟在柏翔川身的人,也沒發現柏翔川和曾雯霜私下有什么聯系,便只能不了了之了。

    同學就同學吧,也沒什么好值得關注的。

    這件事在幾個高層之間被議論了兩天,柏翔川和曾雯霜依舊和之前那樣,平時面都不見一次,所以這則新聞很快就淡了下去。

    沒在公司引起什么議論,這讓曾雯霜大大的松了一口氣,慶幸自己平靜的日子還在。

    至于柏翔川之前說的那個同學聚會,后來倒是真的有以前的同學聯系她,因為剛好是周末,曾雯霜也答應要參加,還和妙妙約好了要一起去。

    這天周五,距離下班時間還有半小時的時候,大部份員工就有點蠢蠢欲動了,曾雯霜也和妙妙約好要去逛街,不過她倒是不急,等到下班時間時,一切收拾好了,才慢吞吞的下樓。

    車站離公司不遠,此時又是下班高峰,曾雯霜一連等了好幾輛公車都沒能擠上去,正想著自己是不是要搭計程車,就看到一輛賓利房車在公車站停下。

    曾雯霜先沒注意,直到車窗降下,露出柏翔川那張俊逸的臉蛋,才微微抿起嘴巴,第一反應居然是有點做賊心虛似的四處張望,嗯,很好,沒有公司的員工,不用擔心被發現了。

    “去哪?我送你。”柏翔川開口道。

    不加班的時候,其實柏翔川每天都是要看著曾雯霜上了公車才會驅車回家,今天也是看到一連好幾輛車她都沒擠上去,見她臉上似乎有點著急,又怕她就算真的擠上了公車,那里面人擠人的,很不舒服,這才主動現身。

    “不用了。”曾雯霜職業假笑,“我搭車就好。”

    “現在上下班高峰,不好搭車。”柏翔川皺眉開口道。

    “那也沒關系,我不趕時間,多等一會兒就是了。”曾雯霜是恨不得和柏翔川劃清界限,直接就在自己身邊掛了牌子柏翔川與狗不得接近,哪里可能還會坐柏翔川的車。

    她話音剛落,手機就響了,拿出來一看,是妙妙。

    “霜兒,你還沒到?”妙妙在相約的百貨公司附近等了好一會兒了,還是沒有看到曾雯霜。

    “我還沒上公車,公車人太多擠不上去,計程車也不好招。”曾雯霜嘆氣。

    “那沒關系,我先去找個地方點些吃的,慢慢等你。”妙妙也知道下班高峰不好坐車,沒多說什么。但是曾雯霜很不喜歡遲到的感覺,有點遲疑。

    后面剛好有去另一線的公車進站,柏翔川的賓利擋住了人家的路,司機有點不耐煩的按了按喇叭。

    柏翔川看著曾雯霜臉上的遲疑,當即下車,直接拿過曾雯霜的包,打開車門讓曾雯霜坐了進去,隨即自己也上了駕駛座,迅速驅車離開。

    “去哪里?”柏翔川打著方向盤問道。

    “市中心靠近火車站的百貨公司。”曾雯霜開口。

    心中哀嚎,她怎么又上了柏翔川的車,真是一點骨氣都沒有!

    “我知道你不想看見我……”柏翔川說到這里心里有點難受,“但是你就當我是你的普通高中同學也行,別這么抗拒我,好嗎?”

    “那怎么可能。”曾雯霜低下頭,自嘲的笑了笑。

    普通的高中同學怎么能讓她耿耿于懷這么多年。

    柏翔川握著方向盤的手很緊,指腹發白,手背上連青筋都出來了。

    “以后我們在公司,還是盡量不要說話了。”曾雯霜知道柏翔川也許還是對自己有點愧疚,也許是出于想要彌補她的心理,所以才會讓她來納川的總公司。

    甚至那天故意在電梯里提起同學服會,也不過是想隱晦的提醒那些部長室長,柏翔川和她是高中同學,所以不能欺負她。

    但是曾雯霜真的不想要那些,她其實只想要一個,時光倒流,要那年還在讀高中準備出國的柏翔川再回來,親口跟她說,霜兒,我要出國了。

    不管是要分手,還是要等他,曾雯霜都愿意。

    她想過的,現在出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科技發達,隨時能電話能視訊,等她存夠了錢還可以出國去看柏翔川,等放假的時候,柏翔川也總會回國的。

    她能熬過異國戀的艱辛,可是柏翔川就是這么過分,說走就走,連個念想都不留給她。現在回來了,也沒打個招呼,就那么自顧自的再出現在她的生活中,也不管她愿不愿意。

    真是……霸道!

    “我不是想要造成你的困擾……”柏翔川眉眼都暗淡了。

    他鮮少會露出這樣的表情,換了以前的曾雯霜,一定已經心疼的湊上去關心他了。

    但是現在曾雯霜可不會這么沒骨氣。

    公司離相約地方本來就不遠,開車十五分鐘就到了,曾雯霜讓柏翔川在路邊停下,開門下車,還很禮貌的對柏翔川道謝道別。

    可她禮貌的樣子,柏翔川心里只會更難受。

    曾雯霜下車后就給妙妙打電話問她在哪里,從頭到尾都沒回過頭。

    柏翔川坐在車里,一直等到曾雯霜的身影徹底消失不見了,才驅車離開。

    他是不可能接受曾雯霜現在對他沒感覺的這件事,再說他了解曾雯霜,如果她真的對他不在意了,便不會是這種態度。

    柏翔川有點想拿出手機上網搜一搜,女朋友生氣了該怎么哄?討好女朋友該送什么禮物?怎么讓我的前任再次愛上我?

    他就談過一次戀愛,這么多年沒對第二個女孩子動過心,曾雯霜又不是那種矯情驕縱的女孩子,以前兩人交往的時候,曾雯霜其實是兩個人中更有包容心的那個。

    柏翔川是個獨占欲強又有點小心眼的人,以前經常吃悶醋,最后都是曾雯霜哄著他。現在兩人的身分對調了,柏翔川發現自己根本手足無措,無計可施。

    相較之下曾雯霜就輕松多了,和妙妙見了面,買了好看的裙子,剛好又說起同學聚會的事情。

    “你知道吧?這次聚會,我們班要和柏翔川他們班一起。”妙妙說完,又小心翼翼的瞥了曾雯霜一眼,不確定曾雯霜現在有沒有從那次打擊中走出來。

    這些年她在曾雯霜面前從來不提柏翔川,就怕勾起曾雯霜的傷心事。

    “我知道。”曾雯霜心想,還是柏翔川第一個跟她說要開同學會的呢。

    但是有什么關系?不過是個同學會罷了,她現在都能和柏翔川在一家公司上班了,不過是個同學會,還會怕嗎?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