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金吉賣萌可恥但好用 第十一章

賣萌可恥但好用 第十一章

作者:金吉書名:賣萌可恥但好用類別:言情小說
    行了。

    凌云感覺一股難以言喻的冰涼能量流遍全身,接著滲進四肢百骸,五感通透,六識清明。但對他來說,真正重要的是,有了大蛇為盟友,他總算能夠確保青陽城不被闇血族所染指。這比什么都重要。

    他哪知道與上古大妖怪結契這種事,可會羨煞各方巫士與道士,就算回到巫道鼎盛的時期,那也是足以驚動各派高人的能力。

    你們送上來的容器,我就收下了。

    “她不會有事吧?”

    大蛇一陣嗤笑。容器活著,我才有自由。盡避是有限的自由。所以湛非才會讓你找靈力夠強的人。他意味深長地看著凌云,你現在有了我的力量,要保她一世平安無憂也不是難事……好好地用下半輩子補償吧。

    凌云有種被看穿的狼狽。但恐怕在結了契之后,他也不可能有什么秘密了

    走吧!好久沒回到上面,我很期待,別浪費我的時間。

    說著,白蛇化身為人形,凌云完全來不及看清他的樣貌,就感覺到自己手臂被抓住,知覺也神速地往上飛升。

    再睜開眼時,天色竟已大亮,湛非與琥珀都在原來的位置,依舊盤腿閉目以靈力護持法陣,在凌云魂魄歸來前他們不敢妄動。

    察覺到凌云對天色的疑問,大蛇笑道:“要不是讀了你的記憶,我也不知道我睡了兩百年。”

    這話一出,凌云才發覺身旁站了個男人,而湛非與琥珀同時睜開了眼。

    男人一頭銀光潤澤的白發,褒衣博帶,眉清目朗,神態盡顯非凡靈氣。他低下頭笑看著仍維持打坐姿態的凌云,忍不住伸出一手輕佻地勾起他下巴,俯下身仔細端詳,“真可惜啊……”

    琥珀怔忡地看著那一幕。盡避生長在山林,她還是知道男人的美與女人的美有分別,例如眼前巨石之頂這二人,俊美而不嬌柔,凌云勁裝束發,俊眼修眉斜入鬢腳,凡事淡然處之的神態配上那張俊臉,在曚朧天光中有幾分冷艷;而白發男雖然靈氣逼人,嘴角那淡淡的微笑,倒有幾分玩世不恭。

    琥珀有些直眉愣眼地看了半晌,才想起……

    那白毛男在調戲她媳婦兒呢!

    凌云轉過頭想避開這陌生人出格的舉動,腦海里大蛇的聲音讓他動作稍有停頓,然而底下的琥珀已經跳了起來,瞬間化為巨虎。

    放開他!吼——

    就連湛非也沒料到靈虎還保有變身能力,而且更讓他訝異的是凌云竟然和大蛇結了契——要知道,上古大妖根本不屑,也不需要和人類結契,在巫道之戰以前,幾乎沒聽過有巫士能與上古大妖結契。

    妖與道的分歧,有部分原因是與妖族結契的人類雖然能立刻得到強大的法力,卻無法結下金丹,也就是無法如同道士一樣尋求得道飛升,壽命長短視自己命數以及伙伴法力而定,壽盡后該投胎便去投胎。而妖族則能因為與人類結契而長久維持人形,以人類的生存方式,混跡于市井中也能繼續修行。

    對道士來說,不需要辛苦修行就得到強大法力的人類,以及利用人類混在市井中修煉的妖族,在他們眼里簡直是走偏門的邪門歪道。

    然而,對壽元短暫的人類來說,未必所有人都想追求得道飛升;而對于與人類的生存方式相沖突的妖族,這是與凡人和諧共生的最后手段。

    對法力強大的上古大妖來說,這種手段可有可無,如今的大蛇只是想確保凌云信守承諾罷了,這男人的記憶告訴它,這是一個堅守原則而且重情義之人,它相信這會是非常愉快的交易。

    一連串的驚訝讓湛非決定坐在原地看熱鬧。

    巨虎雖然失去了絕大部分法力,原本圍繞周身的紅云也不復見,但是拔山倒樹的力量還是在的,當下一記飛虎奔騰式便朝著巨石上的兩人飛撲而起——

    湛非真遺憾手邊沒有瓜子,他的老友很貼心地把他的酒葫蘆丟到他懷里。

    男人看向靈虎,瞇起眼,“嘖,貓是蛇的天敵啊!”竟然找一只貓來幫他解伏魔陣?他一揮手,白霧罩住巨虎,頃刻間,飛撲了十來尺高的巨虎不見了……

    而凌云心系琥珀的安危,身體在他心念一動的同時也閃現至空中,他直覺地伸出雙手,在白霧中接住一團沉甸甸的毛球。

    翩然落地之后,他才看清自己接住了什么。

    怎么回事?

    琥珀首先發現的是白霧阻擋了她的視線,白毛男和她媳婦兒都不見了,但緊接著有一對巨大得不可思議的手托住了她的身子。

    琥珀大驚。

    何方妖孽!

    天底下哪來能托住巨虎的手?難不成是西天如來佛?

    跟著她又發現……

    她的四肢怎么變得這么短?低頭一瞧,雪白的肚皮和亂甩的尾巴也失去了平日的威武霸氣,像一團軟呼呼、蓬松松的毛團子。

    她嚇得拼命扭動身子,情急之下想發出地動山搖的怒吼來威嚇敵人:

    “吼嗄——”

    聽起來像是一頭小奶虎,正在生氣,非常生氣。

    “……”凌云舉高雙手,盯著手上的東西,動也不動。

    “噗——”湛非一口酒噴了出來。

    怎么了?男人也翩然從巨石上跳了下來,對凌云的反應有些不解。

    凌云從落地后,便維持舉著雙手,面無表情地看著手上毛球的動作,天生姣好的容貌讓他即便臉色一片空白,也顯得那么高貴冷艷不可侵犯……

    但做為伙伴的大蛇卻感覺到凌云的內心并不是那么回事。

    凌云在看清了手上的小東西后,內心爆炸了,炸上九霄云外那么高!

    好、可、愛!

    凌云小時候養過貓……當然還有許多小動物。

    盡避他好像從小就這么冷靜懂事,是凌家長輩眼里最值得信任的凌家長孫,是凌家第三代心目中最可靠的大堂哥,不過他確實曾經是傷心了會掉眼淚的孩子。

    比如他養的小奶貓死掉的時候,他躲起來哭還不敢給大人看見。

    親手埋了幾次自己養的寵物后,他就不再養寵物了,每一次的傷心都沒有比第一次少,更沒有因此在面對生離死別時變得熟練,他不想再一次心碎。

    他不再養寵物,興趣改成蒔花弄草,很符合他一身仙氣。

    而且,他也不再主動親近小動物,但小動物倒是一直都很喜歡他,仿佛他天生就有一股吸引力,萬物待在他身邊都覺得舒服自在,沒事自己跑來向男神討摸摸都開心愉快。

    琥珀總算發現自己面臨的悲劇。

    托住她的不是什么西天如來佛,而是她的媳婦兒!不是那雙手大到能托住巨虎,而是她變成了小奶虎……

    她震驚到都石化了。

    凌云總算回過神來,雖然依舊面無表情,眼底卻是止不住的笑,將琥珀抱在懷里,安撫地揉了揉她僵硬的身子。

    “前輩施加在琥珀身上的術法,可有害處?”凌云已經知道白發男的身分。

    “放心吧,瞧你緊張的。”他斜眼看著凌云輕柔地讓小老虎趴在自己手臂上,依靠著他懷抱的模樣,“那咒術你自己就能替她解開了,但是我認為,她這模待在青陽城比較安全,一頭大老虎要是出現在人前,就算攝魂術能改變凡人的記憶,三、五個人還算好辦,引起軒然大波的話可就棘手了,還不如防微杜漸,一開始就別被發現。”

    凌云一手撫著漸漸被他安撫下來的琥珀,心里已經有了主意。

    這時湛非也站了起來,“晚輩見過大蛇前輩。”唉!他都不知多少年沒遇見過比自己年長的,就是江湖上那些不老妖男、五派三幫一堂里的老**,遇上他也只能低下頭來喊他一聲老爺子,突然間還真不習慣。

    大蛇的神情活像吞了臭雞蛋,“你……初次見面就算了,以后在人前,別頂著一張老臉對我喊前輩。”

    湛非訕笑,“當然。”

    大蛇還是忍不住道:“以狐王之力,要保你青春不老也不難,為何偏讓自己衰老至此?”

    湛非對這問題只是無所謂地笑了笑,“前輩既然讀過凌公子的記憶,應該也知道我對他說過,巫道之戰后,人間修仙式微,不只巫士,道士的能力也不如以往,我沒有保持住年輕時的模樣,一來是避免道士們對我有所忌諱……”說出來有些沒志氣,恐怕外人也難以理解,金陵僅剩的唯一巫士,周圍除了他都是與巫士有不共戴天之仇的道士……他容易嗎?

    “二來,這模樣到哪都能倚老賣老,有苦差事就丟給年輕小伙子,要輕松快活我這把老骨頭先,我覺得挺不錯。”說罷嘿嘿笑了起來,所有人都無語了。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