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陳毓華姑娘不是賠錢貨 第七章 找人來摘花

姑娘不是賠錢貨 第七章 找人來摘花

作者:陳毓華書名:姑娘不是賠錢貨類別:言情小說
    這晚,盛家人吃了一頓很晚的晚飯,盛光耀沒想到女兒煮的雞不柴不老,還嫩得讓人一口接一口,他吃完吮著指頭,對著女兒問得很小心。“這雞有賣相有口感,還有這什么肉凍的,我瞧著鎮上的雞肉攤子都沒有,要真能賣起來肯定受歡迎。”

    盛踏雪回應得很平靜含蓄。“爹以為呢?”

    “要不這樣吧,小五負責煮雞,我和你娘到鎮上叫賣,也不失一份正經的營生,咱們家要是有了進項總是好的。”他試探著說。

    身為一家之主,每日只能看著女兒妻子忙進忙出,除了做點木匠活,他就像廢人似的在一旁干瞪眼,他能感覺到他屬于男人的威嚴正漸漸不見,他也想做點什么,做什么都好。

    “爹,您可是做好決定了?如果真要做,就得到集市去租個攤子,咱們煮好了雞挑到攤子上,看要切剁成塊,還是整只、半只,甚至四分之一的賣都可以,但眼前咱們家這鍋灶煮不了幾只雞,得要買幾個更大的鍋子才行。”

    “小五怎么說,爹怎么做。”

    他看明白了,他這女兒是個有見識的,不管遇到什么事很快就能反應過來,他不過提了一嘴,她已經有成套成套的計劃往外蹦,這要是他,不長考個十天半個月,哪想得出這些?他決定,聽女兒的。

    “今兒個晚了,爹明日一早就按咱們說好的辦,等您的攤位租妥了,整理整理,咱們就準備開張。”

    “那我能做什么?”煙氏見女兒居然沒有反對丈夫的提議,以為女兒想通了,父女倆即使有齟齬,怎么著都是一家人。

    盛踏雪思路清楚的說:“娘你去和徐嬸子商量能不能多抓些雞仔回來養,將來咱們的生意開始做起來,這足月的雞怕是不夠用。”

    “你外祖家也養了不少雞。”

    “娘很久沒回外祖家了吧?”她沒聽煙氏說過娘家的事。

    出嫁的女兒哪能時常回娘家,加上盛家人對他們三房態度惡劣,致使她連提也不敢提一句想回去看爹娘,這都已經有多少年沒回去過了?

    “我記得外祖家就住鄰鎮,往后您只要得空,想什么時候回去就什么時候回去,爹也不會攔著,對吧?”

    盛光耀僵硬的點頭。

    “女兒也想外祖的餳糖了。”

    這餳糖顯然是原主殘留的少數值得留存的記憶。

    餳糖可用兩根竹簽絞來拉去的玩著吃、吃著玩,絞拉次數多了,黃色的糖絲便會顯露出白線,一張一弛,濃濃的麥芽香便散開來,吃餳糖的樂趣就在這。

    盛踏雪的外祖年輕時就是賣餳糖的貨郎,經年挑著擔子到處奔走養家活口,如今年紀大了,賣餳糖的擔子便交給了大兒子。

    很少在女兒面前流露小女兒情態的煙氏眼帶懷念,她的確是該抽個時間回去看看爹娘和兄弟了。

    盛光耀一聽到母女倆提起了岳丈,訕訕的走了。

    妻子這十幾年沒有回過娘家他也有責任,除了嫡母的刻意攔阻,身為相公的他也以為她嫁入他盛家,便是他盛家的人,娘家什么的,就不需要走動了。

    瞧著盛光耀出了門的背影,盛踏雪深深為她娘抱不平。

    誰不是人生父母養的?拉拔一個閨女一二十年的心血,結果嫁了人就要無條件的和娘家斷了聯系,難怪老人嘴里說女子嫁人是潑出去的水,偏偏婆媳間,媳婦做得再多再完美,婆婆無論如何也沒辦法真心把她當成女兒對待。

    煙氏讓自己從悲傷中脫出,從荷包里掏出今日賣胭脂水粉得的銀兩。“這是今兒個你賣香料得來的二兩又二錢的銀子,趕緊收起來。”

    “娘今日幫小五出了不少力,都說親兄弟明算賬,這一兩銀子歸娘,剩下的我自己收了。”她數了一千文,推到煙氏面前。

    煙氏也不別扭,收了那一兩銀,卻聽見女兒壓低聲音,幽幽說道——

    “女兒打心里希望我們家好,只有我們家好了,能立起來了,女兒在外面才不會被人隨意欺凌,關于這賣白斬雞的生意,爹如果一心待您,這生意就是您們倆的,可他要是做了什么讓您不高興的事,這生意就是您自個兒的,女兒告訴您的那些煮雞的訣竅要不要對爹說,您可要拿捏好了。”

    盛踏雪說話的時候,眼睛直直盯著煙氏,她所有的情緒想法,盛踏雪都能從她的眼神察覺。

    煙氏半晌沒吱聲,怔忡的看了她好一會兒才緩過來。

    “你放心,娘和你爹做了十幾年的夫妻,只要他不是太過分,還是可以對付著過下去,若是他仍一心向著盛家人,不顧念咱們母女,我知道該怎么辦。”

    不說盛光耀,盛踏雪對這個娘心里是滿意的。

    其實不只有賣雞的生意要籌備,三月三,不只茉莉花,桃花、梔子花等都是香氣四溢的天然香料。

    尤其是桃花摘下來陰干之后,研為細末,再加上蜂蜜,用來涂面擦身,便能有好顏色。做胭脂也一樣,任何一種紅色花朵細細碾碎之后濾去渣滓,晾干,滴上桂花油,就能做成擁有花朵般顏色和香氣的胭脂。

    她現在只恨自己沒有八只手,林子里的花可是不等人的,一眨眼花期就過了,于是隔天她又去了徐嬸子家。

    “……你要請人手摘花?”

    “是,姑娘家心細手巧,五六個人也就夠了,小五想說徐嬸子人面廣,識得的人多,這活兒得趁晨露未干、日頭還未爬上山時開始,工時最多一個時辰,不會妨礙到進行家里的活計,工錢一人二十文。”

    這活要細心,要輕手輕腳,要求頗高,所以她給了這個價錢。

    徐嬸子聞言失聲,兩根指頭怎么都縮不回去。“不到半天就給二十文錢?”

    自己家的幾個半大小子到鎮上去打零工,一個月都拿不到五十文,跟她上山半天就能得二十文,要不是自己年紀大了,眼力沒有年輕姑娘好,都想去了。

    “嬸子聽何大娘說,她那媳婦去鎮上的時候瞧見你和你娘在賣胭脂水粉,你摘花就是要搗鼓那些東西嗎?”徐嬸子的臉上沒有打探消息的神色,她就是很實在的問一聲。

    盛踏雪沒想到也就一天,她去鎮上賣胭脂的事情已經傳了開來,不過這也沒什么,她又不偷不搶的,“嬸子也是知道我們家情況的,我這不是想盡辦法給家里掙點銀錢嗎,要不日子真要過不下去了。”

    “你是個好的。”徐嬸子感嘆。

    很快的,徐嬸子就幫她找來了六個十幾二十歲的大小泵娘和媳婦,各自帶著柳條籃子還是簍筐,其中一個還是徐嬸子的女兒春香。

    內舉不避親,盛踏雪并不覺得有什么,只要認真干活就行。

    她細細吩咐要摘采半開的花,摘回來之后還要挑揀干凈,裝在竹匾中放到架上陰干,工作才算完成。

    小泵娘們第一次得了可以賺錢的活計,點頭如搗蒜,就怕活兒做得不好,壞了主家的吩咐,下回能賺錢的工作就沒自己的分了,因此一個個卯起勁來,暗中較勁要摘得又多又好。

    盛踏雪也沒想著要隱瞞她摘花的動機,春香也不知是得了她娘吩咐,還是自己的小心思,避著人來問她胭脂的做法,盛踏雪也不多問,大方的說了。

    對于做胭脂這種不需要太多技巧的,盛踏雪并不介意教授,她就算不做胭脂,還有許多香方可以做。

    春香偷偷摸摸的舉動看在幾個小泵娘眼里,一個傳一個,因此跑來問她的人越發的多了。

    盛踏雪干脆挑了個大家都在的時候,把制胭脂的方子詳細的說了一遍。

    沒多久,她收到了許多小泵娘們贈送的小東西,值錢嗎?談不上,有的東西還有了年頭,但她收得很高興,因為她收的是心意。

    她沒想到此舉收獲了許多小泵娘的友誼。

    原來友情也可以是這么單純可愛,不一定像是盛丹玥、盛丹丹那樣,只為了自身的利益不擇手段的算計人家。

    幾個小泵娘頭一天摘的是桃花,第二日是茉莉花,不到三天,林子里含苞待放的花全進了小切村幾家。

    等曬干后交貨了,每人六十個銅錢入袋,熱燙燙的攢在手里,樂得都想翻筋斗了。有些心思轉得快的也仿著做了胭脂,但無論她們怎么搗鼓,就是做不出來盛踏雪的細致。

    盛踏雪沒有藏私,而是許多技藝都是如此,就算知道配方了,不知分量多少、順序如何,也是白搭。她們如果因為這樣對她不高興了,她也真的沒辦法。

    這些,自然也都是后話了。

    這天盛踏雪回到家,想不到溫故正等著她。

    “溫大哥。”

    “小五姑娘叫我溫故就行了。”

    “找我可是有事?”多看個幾回,這大個子兇惡的外表好像也不怎么駭人了,反倒流露出幾許憨態。

    “我家公子幾日后要宴請村子里的鄉親父老,估計整個村子的人都會出席,他讓我過來和小五姑娘商量,不知能不能在三日內做出五十只的白斬雞?”

    “你們不交給鎮上的酒樓包辦外燴嗎?”五十只耶。

    “其他葷食交給縣城的大酒樓操辦,只有雞肉的部分想委托姑娘。”按公子的揣測,小五姑娘說不的可能性很低。

    公子說她喜歡銀子,喜歡得很可愛,很理直氣壯。

    說實話,他有聽沒有懂。

    喜歡銀子不都被人譏笑是勾久市儈、銅臭、俗氣?哪里可愛了?

    只是既然公子覺得她可愛,那么他們這些侍候的人也會覺得她可愛。

    盛踏雪遲疑了下,沒有立即答應。

    宴請全村的人?好大的手筆,但想在村子立足,這是個好辦法。

    她沒有一口答應,不是被這天上掉下的賺錢機會沖昏了頭,也不是不知如何是好,她想這年頭要賣好東西靠的就是口耳相傳,接下訂單恰恰是最好的機會,整個村子的人只要有半數贊美她的雞肉彈牙,那往后他們家賣雞肉的生意就不怕做不起來了。

    再說,跟什么過不去,也不能和銀子過不去對不對?

    就算煮五十只雞會要了她的命,也得撐下去!

    “小五姑娘?”

    “請回復你家公子說,這宴席要的雞肉我接了!”

    “那就這樣說定,屆時,知新總管會派人過來取的。”

    “那就煩請開宴前一個時辰過來。”

    溫故回去后,盛踏雪的腦子就開始轉動、計劃著。

    要五十只雞不能剛剛好就煮五十只,起碼得多兩只備用,這樣五十二只雞就跑不掉了。村子里不說家家戶戶都養了雞,雖然看著不少,但是她只要足月的雞只,選擇又變少了,難道要到鎮上去買雞?這樣能到手的利潤就會相對減少。

    她把聞人復要宴請村民的事情告知煙氏,煙氏聽了一拍大腿,“雞我來設法,你外祖家應該是有的,就算不夠,左鄰右舍的雞也是能買的。”

    煙氏正好借此回娘家去。

    “娘,您就搭牛車去吧,省些腳程。”

    “知道了。”說完,她風風火火的便想出門去。

    盛踏雪快手把她攔下來。“娘,你這趟回去雖然是為了買雞,但這么久沒回去,空手總是不好,到了鎮上買些肉啊糧食還是布料帶上,別落了人家口舌。”所謂的人家,便是那些娘家的妯娌,就算妯娌兄弟不計較,可還有孩子,這是很基本的人情世故。

    接著,她把上回做的刨花水、水粉和花露油都給煙氏裝上,一點存貨都沒有留。“這些帶回去送給大舅母、二舅母、表姊妹們用,當是見面禮。”

    煙氏捏了下女兒的手,果然女兒是娘親的小棉襖,連這點都替她想到了。

    至于家里那個男人聽到她要回娘家,只在一旁裝死,連說句要送她過去的表示也沒有。

    算了!她還冀望他什么?

    偏偏盛踏雪不放任父親的任性,“爹,你不是也要跑一趟鎮子,去看攤位和買大鍋?娘要回外祖家,手里哪拿得了那么多東西?你們倆一道正好不過了。”

    盛光耀看了主意越來越大的女兒,這會兒還給他派起了活兒,他下意識想反駁個幾句,一錠銀子就放進了他手里。

    “爹,這是買幾口大鍋和租攤子的錢,你收好了,家里米酒和鹽巴也用完了,記得回來多捎帶些,另外,你想想家里該添置什么,自己衡量著買吧。”然后抓握著手和父親道別。

    盛光耀欲言又止,眼看妻子已經走得連身影都快看不見了,這才拿了頂斗笠戴上,匆匆追趕過去。

    盛踏雪是想著去一趟外祖家的,但是手頭上有一堆事,加上她娘十幾年未曾回家,和家人也不知道有多少體己話要說,便決定這回她就不去了,反正往后還有的是機會。

    盛踏雪先是把屋前蔭到有些半干的花往里收,再到廚房轉了一圈。

    自家的廚房小遍小,但是有兩個灶眼,把雜物收起,放上大鍋,了不起再壘個灶,對她來說煮一只雞是煮,五十幾只雞也是煮,她和爹娘三個人雖然辛苦些,也不是什么問題,倒是殺雞拔毛去雞爪、剪指甲這些零星瑣碎的事,就非得請人來幫忙不可了。

    她手上不停的將日前買來的石膏、滑石、蚌粉、蠟脂、殼麝、益母草按一定比例調制,最后加上細細研磨過的桃花粉末,就這樣窨個幾天,便是能讓女子趨之若鶩的玉女桃花粉,抹在臉上,要多美就有多美。

    她忙得正起勁,發現有人敲門。

    她洗凈手,打開門一看,居然是聞香譜的掌柜符華,他手里捧著一本簿子,腰際掛著小算盤。

    “符掌柜。”她把人請進了屋里,奉了茶。

    “盛姑娘,我來給你送結賬所得的銀子,順便問看看最近可有新的香方?”其實他是反過來說,他是專程問新香方來的,結賬是順便,只是怕她翻臉。

    “咱們不是說好季結?”這才幾天?難道是澡豆賣得不好要結束合作關系?不可能呀,那么好的東西。

    符華難掩興奮的說:“你不知道你那澡豆推出之后得到的回響有多大?我鋪里的貨都被搶光了,盛姑娘,咱們是不是該乘勝追擊,再推出新的品項?”說到這里忽然就委屈了。“我知道姑娘是信不過在下,寧可把手上的胭脂水粉拿到集市去賣,也不想給聞香譜……”

    欸欸欸,停,他這是在委屈個什么勁?盛踏雪伸出手制止他滔滔不絕的哀怨。

    “我記得那日知會過符掌柜,有些胭脂水粉我是要自己賣的,并沒有打算把所有的香方都賣斷給聞香譜,不知符掌柜說的信不過是從何而來?”

    符華知道眼前的是個明白人,而且極有原則,不再半真半假的開玩笑,“要不,我們先結賬,香方的事你再考慮看看?”

    他和氣生財的態度給盛踏雪的觀感很好。“請說。”

    符華立即攤開簿子,推到她面前,張嘴解說,“這是聞香譜半個月來的收益,我用朱砂筆勾出來的這些都是澡豆賣出去的金額,不說姑娘不知道,不只附近鎮子那些富貴人家的女眷十分追捧,就連縣城也都有人聞風而來,要不是實在做不夠賣,這會兒也許已經紅到京城去了也說不定。”

    盛踏雪翻到最后一頁,看見自己能得銀兩萬三千五百兩,不禁有些咂舌。

    這樣透過店鋪販賣、推廣,的確比她小打小鬧的吆喝叫賣更能看見效果,但要等到她有能力開店,也不知猴年馬月去了。

    也罷,既然有人相助,又何必執著著非要什么都自己來,累著自己。

    “我這里有剛做成的玉女桃花粉,符掌柜可要瞧瞧?先說好,這東西剛做好,還要窨上個幾天才能得出最好的成品,暫時無法像澡豆一樣給你試用。”她把剛調制好的玉女桃花粉拿出一罐來。

    她用的是最普通的陶瓷密封罐,瞧著沒有賣相,但是只要換上其他瓶子,效果加上賣相,趨之若鶩的人一定不少。

    符華仍是用小指挖了少許抹在手背上,然后鼻子湊過去直嗅。“我聞到益母草、蠟脂和殼麝的味道。”還有芬芳的桃花香氣,他知道還有別的,但猜不出來了。

    “符掌柜果然厲害,只靠嗅覺居然能把香料猜得八九不離十。”她是真心贊美,這樣的人少之又少,是人才中的人才。

    “哪里哪里。”

    “這玉女桃花粉是給年輕女孩子用的,不如我再給你一個香方,主打有了年紀的媳婦和年華老去的婦人,讓夫妻相見不相識的回春少女膏可好?”

    好好好,怎么不好?符華激動得都快要跳起來了。“姑娘手上有這么絕妙的東西,為什么藏著掖著不拿出來?”

    “這不是給你了?”之前是想留著自己開鋪子時拿來當招牌用,現在想法變了,就給他吧。

    于是盛踏雪拿來筆墨紙硯,很快把香方給寫下,她也盡責的告訴符華所有配方的作用。土瓜根能滋潤皮膚,去皺變白,大棗能補血氣,黃柏皮清熱燥濕,泄火解毒,配上梔子花或是茉莉花粉末,更能增添香氣。

    為了要讓它成為膏狀,還要添上乳香、沒藥、杏仁油和芝麻油等等。

    由于澡豆實在賣得太好,符華對盛踏雪所說是深信不移的,有了這兩個新香方,他的聞香譜就算想在京城謀一席之地也不是問題!

    “我們來擬張合同。”

    “我想用這兩張香方入股,利潤分成各半,符掌柜可同意?”

    符華連考慮都不考慮,之前的澡豆已經讓他賺得盆滿缽滿,這回他沒想到自己還能拿一半的利潤,十分吃驚。

    “我拿五成的分成也太多了。”這樣的好東西她居然給了他一半的利潤,他不能任她這樣吃磨。

    “無妨。”

    盛踏雪幫他研墨,等他寫好一式兩張的同后,蓋了聞香譜鋪子的印章還有他的大名和手印,他小心翼翼交給盛踏雪一份。

    “祝聞香譜生意蒸蒸日上。”她朝符華賀道。

    符華喜孜孜地道:“托盛姑娘的福!我有信心把聞香譜開到京城去,到時候我們就京城見!”

    送走了符華,她妥善的把那兩萬三千五百兩的銀票,加上出售兩個香方的合同放到她自認妥當的地方,不承想,她娘回來了。

    煙氏的聲音難得的帶上了連盛踏雪都聽得出來的激動。

    “小五,人呢,小五出來見見你小舅。”

    盛踏雪掀了簾子出來,堂屋里一個相貌堂堂、身材高大的青年正咧開一口白牙,沖著她笑。

    “想不到我們家小五已經這么大了。”煙廉一開口就是感嘆。

    當年他有記憶的時候,姊姊已經嫁人,再見時,想不到姊姊的女兒已經是個小泵娘了,怎不讓人感嘆時光飛逝?

    “過來,讓小舅瞧瞧我們家小五長到小舅的哪了?”

    他大手一比劃,盛踏雪只長到他胳肢窩,他笑得可得意了。

    盛踏雪一看見這小舅便心生好感,人長得體面不說,還性子直爽,笑起來就像燦爛的陽光,給人好感。

    “小舅來得匆忙,沒給小五捎上什么見面禮,讓我先欠著,小五想要什么,下回再補給你。”

    這還真把她當孩子哄了,但是她被哄得很愉悅。

    “小舅,咱們一家人哪需要這么生分,或者帶小舅母來看我就是給小五最好的見面禮了。”多個人疼很好不是。

    “喝,小五和你娘果真一個鼻孔出氣,開口閉口就是要我成親,姊,你這兒我往后不敢來了。”

    煙廉一副擔驚受怕的小媳婦夸張表情,逗得盛踏雪直笑,這才聽她娘說,小舅不想結婚,說什么不想禍害人家閨女。

    “得,既然知道姊姊的住處,那我先回家了,后天再過來。”這屋子真的不怎樣,那盛家人也實在太不是個東西了,改天他得找幾個兄弟來,幫忙把屋子翻修一下才行。

    “都要晌午了,娘給我拿了一堆地里的菜,吃過飯再回去。”煙氏舍不得弟弟來回奔波,這才送她回來呢。

    “小舅多少年沒吃過我娘的拿手菜了,您要空著肚子回去,外祖母會心疼,我娘也會不舍的。”

    煙廉一把揪住盛踏雪的粉腮,是完全不痛的那種揪法。“被你這么一說,我不留下來吃午飯都不行了,你這丫頭,哪來的口齒啊,到底像了誰?”

    “人家不是說外甥女肖舅,小五自然是像小舅啦!”她一點都不謙虛。

    煙廉搔頭。“有這套說法嗎?”

    煙氏笑了。“她最會糊弄人了,你別讓她糊弄去了。”

    “娘,我不依啦,哪有這樣編排人家的!”她眼神清亮,微微嘟嘴就一副小女兒嬌態,承受力弱的只能直接投降了。

    煙氏下廚煮了一桌色香味倶全的飯菜喂飽煙廉,他這才風風火火的回了山溪鎮,并且說好兩天后把她們需要的雞只送過來,讓她們等著就是。

    “娘,外祖家真的養那么多雞啊?”

    “哪是,你外祖母一聽說咱們要雞,除了自家雞寮里的,連同附近的人家都問遍了才湊齊的。”

    “那你可給了銀子?”

    “我哪敢不給,你外祖家的雞是你大舅母養的,足月的就那幾只,鄰里們是瞧在你外祖兩老的分上賣的雞,一只雞十七文,抵得上一斤豬肉還多了。”煙氏在這些事上面很清楚的。

    人家是看在她爹娘的面子上賣給她的,她一定要比市價多給那么一兩文錢,才不會傷了爹娘與多年鄰居的情分。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