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葉雙財神金姑娘 第十一章 三姊姊太難纏

財神金姑娘 第十一章 三姊姊太難纏

作者:葉雙書名:財神金姑娘類別:言情小說
    雖然只是個京郊的別莊,但因為位置依山傍水,再加上之前的龍競天胸無大志、紈褲非常,鎮日就只想吃喝玩樂,所以便將別莊里的園子修得極為精致細膩,小巧精秀,玲瓏有致。

    園中有亭臺樓閣、堂殿軒榭、橋廊堤欄、山山水水等等盡納于其中。

    更別說園中的磚雕、木雕、石雕等等,這些盡顯古雅的造景,再加上參天古樹,此外還有奇花盛開,實在耀眼奪目。

    面對眼前這絕美的景致,坐在滑竿之上的金映柳卻沒有太多的心思欣賞,只是一徑在心中盤算著自己該怎么博得金映煙的信任。

    雖然今日這出苦肉計她已經琢磨了很久,也準備了許多時日,可她實在沒有太大的把握。

    今日眾人的相遇,當然也不是遇然,她來京已經好些日子了,她爹既然讓她來辦大事,自然也不會吝惜人手和銀子。

    只不過,她到京城之后并不張揚,只是讓人先使了銀子去打聽一些靳柳楓死后所發生的事。

    在得到更全面的消息后,她才計劃了這回的苦肉計。

    一早得到金映煙將從京郊進城的消息之后,她便使了銀子,讓那個被她收買的大丫鬟唆使馬夫人今兒個上街買些首飾。

    她還特地讓那大丫鬟將馬夫人帶到那位于大盛旁的首飾鋪子中選焙,算準了時間,然后她再故意跟人打探金映煙的下落。

    她的打探很順理成章的落入了馬夫人的耳里,馬夫人與靳家的大夫人一向交好,是最最親密的手帕交,所以自然對金映煙這個不敬長輩、不守婦道的媳婦有很深的敵意。

    一發現她在打聽,馬夫人的難聽話便一句接著一句,然后她再憤憤不平的回了幾句嘴,動起了手,再很湊巧的摔到了金映煙的馬車前。

    這一切的一切都是精密籌劃出來的“巧合”,若不是金曉企這回大方的借出了些得用的下人,只怕還不能那樣天衣無縫。

    如今她真的照計劃般的順利來到了金映煙的身邊,可又該怎么做,才能取得她的信任呢?

    周遭的風景在她的眼前掠過,卻未引起她一絲一毫的注意,直到滑竿停下來后,金映柳這才一個激靈的回神,就發現方才安排她坐上滑竿的那個名叫歡雀的大丫鬟已經等在了園子的主屋前。

    方才抬著滑竿的婆子也已經手腳利落地拆去了滑竿的長竿,兩個人手一抬,便又輕巧的將她抬進了屋里。

    “七姑娘,夫人交代了,也不知您的傷勢如何,所以等大夫到來前,還得委屈您稍待一會兒,免得貿然移動加重了傷勢。”

    此話一出,原本要站起來走到廳里椅子上的金映柳,動作驀地一頓,卻也只能揚起虛弱的笑容,說道:“姊姊好細的心思,其實我這傷不礙事的,不過就是扭了一下,倒給姊姊添麻煩了。”

    她的聲音帶著一絲的柔意,緩緩說話時,透著一股纏綿勾人的韻味。

    這話剛好入了正掀簾而出的金映煙耳中,也讓她的菱唇微微地向上勾了勾。

    金家在她的眼里就是狼窩,所以金家的孩子從來不會是省油的燈,要說金映柳今日的出現是一場巧合,她自然是不信的。

    想來應該是這別莊的里里外外都被慕寒月守備得跟鐵桶一樣,金曉企在沒有辦法之下才遣了七姐兒過來。

    三年多前,她出嫁之時,七姐兒不過才是個剛滿十歲的小丫頭,如今倒也脫去了圓圓的臉龐,臉已經長開了,更隨了她的姨娘,是個美人胚子。

    “自家姊妹,說什么麻煩不麻煩的,只不過姊姊倒沒有想到七妹妹竟會孤身到京城來,是發生了什么事嗎?”

    依然素白一身的金映煙緩緩坐定,看向了金映柳,語氣緩緩,話語卻開門見山,清亮的眸中綻出的銳利,幾乎讓金映柳不敢直視。

    她微微垂眸,久久沒有開口。

    金映煙也不催促,只是徑自接過歡雀送上來的茶水,優雅地喝著,現場安靜的氣氛之中呈現出一股緊繃的壓力。

    金映柳低著頭,緊抿著唇,腦中不斷的翻轉自己能用什么理由說服或打動金映煙,讓她相信自己的出現并無惡意。

    她本是個心思靈巧之人,即便在金曉企那樣的人面前亦能舌粲蓮花,可如今卻被逼得愣是不敢輕易開口。

    倒是金映煙喝完了熱茶,還悠閑的品了兩塊連同茶水一起送上來的蓮子酥,這才慢悠悠地說道:“其實姊姊我倒是知道你因何而來,大抵就是金老爺想要讓我歸家,所以派了你來當說客吧?”

    淡然的話語中夾帶著一股冷冽,自從阿圜枉死之后,金映煙的心便冷硬如石,行事作風更是帶著一股絕然。

    “三姊姊……”

    金映柳是有想過她三姊會懷疑她的出現,卻沒想到三姊竟會這樣直白的說出口,原本低垂的頭愕然抬起,眸中甚至還殘留著來不及褪去的慌亂。

    “姊姊是不是對爹有什么誤會,爹其實想要姊姊歸家,是怕姊姊在外面受了委屈,爹向來是心疼你的。”

    “這種違心的話,你說的不虧心,我聽了都覺得煩悶,既然你敢前來,自然該是在金老爺面前立下了軍令狀吧?”

    即使已經離家三年多,但金映煙對于金曉企的心思依然可以掌握個十之八九。

    “三姊姊,你別多想,爹自然是要我來勸三姊姊回家的,可我知道,以姊姊的性子斷然不會愿意歸家,所以便只當這回是出來透透氣的,若是你真的不能相信我,我便立時回去。”

    說完,情急之下的金映柳,完全忘記了她腳上應該有傷,驀地站了起來,然后便瞧見了金映煙那似笑非笑、若有似無掃向她雙腳的眼神,登時她渾身凌厲的氣勢盡褪,甚至添了幾分詭計被揭穿的難堪。

    三姊實在比她想的難纏多了,不過幾句話就將她噎得亂了方寸,面對這樣的對手,金映柳只覺得極為棘手,平素靈活的腦子在此時像是堵住了般,只能勉強鎮定心緒講出一番場面話來。

    “妹妹這么急做什么?瞧瞧你這么魯莽的站起來,若是腳傷加重可就不好了。”她含笑起身,緩緩地走向金映柳。

    “我其實并不在意你想做什么,但看在你還喊我一聲三姊姊的分上,我想同你說一聲,做人便要看清楚形勢,你當真以為憑著金曉企那狹隘的心性,能得三皇子的真心重用嗎?

    “一個隨手可扔的棋子又值得你付出自己的后半輩子去賭上一把嗎?或者七妹妹可以想想,我能給你的是否更多?”

    金映煙的勸誘是那么的毫不遮掩,不過就是簡單的幾句話,卻那么的直擊人心,讓金映柳猝不及防,一時之間竟也意志動搖。

    好不容易,她深吸了口氣,穩住自己的心緒,再抬頭時,見到的卻是金映煙那款款離去的身影,望著那逐漸消失的背影,金映柳卻連張口叫住她都不敢,只能愣愣的目送她遠去。

    雖然金映煙出嫁時,她年紀還不大,可印象中的三姊總是瞧起來有些蠢笨的,甚至屢屢被眾人當成嘲笑的對象。

    所以她不懂慕大哥為何眼底、心里只有她,所以她不服氣,可今日的再相遇,從方才三姊與馬夫人的對峙,到威壓自己的氣勢,都讓她忍不住懷疑,那個蠢笨無比的三姊真的是她嗎?

    時間,真的能那么快的改變一個人?

    還是從頭到尾,金家的每一個人都是眼瞎心盲,所以才沒有人發現三姊的偽裝呢?

    夏日來臨,樹梢上不時就能聽到那唧唧作響的蟬鳴,自然園子里也多了許多小丫鬟拿著涂了黏膠的樹枝,努力的將擾人的夏蟬黏走。

    盛夏燥熱,再加上最為器重的長子幾個月前意外身亡,家中鋪子又出了差錯,靳大夫人越發心煩。

    她本想讓自己討厭的兒媳為自己的兒子守一輩子的孝,可誰知那不守婦道的女人竟然將靳家這幾年置下的莊子、店鋪等房產地契一扔,自己拍拍**走人。

    本來那金映煙也不過是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女人家,憑著她戶部侍郎夫人的身分,想要強留下她倒也容易,她也是鐵了心的要讓金映煙這個不守婦道的女人去家廟清修贖罪。

    誰知老夫人偏疼金映煙,即使有那些巡夜婆子的話做證,老夫人也沒有一絲想要發落金映煙的想法。

    想到自己的兒子英年早逝,媳婦卻迫不及待的在流水居偷人,這樣的羞辱,讓她怎么忍得下去?

    所以,這是她嫁進靳家后的頭一回,不顧孝道那頂大帽子,當著老夫人的面,硬是要人拿下金映煙。

    只恨自己的婆母絲毫不懂自己的心思,竟也揚聲讓人攔著,兩方人馬幾番拉扯對峙,加上家里的護衛竟只聽令于老夫人,所以最后硬是讓金映煙同她的貼身丫鬟們跑了出去。

    她要派人去追,又懾于老夫人的權威,到底不敢太過造次,只能眼睜睜的瞧著金映煙主仆等人去了云雨寺。

    所幸老天有眼,不到幾天的時間,阿圜的死訊傳來,讓她心情好了起來,婆媳三年,她又怎么不知道阿圜在金映煙心中的地位?

    這樣的好心情持續了一段時間,誰知道這幾天靳家的各個鋪子竟接二連三發生了不大不小的銀錢問題,逼著她將手頭上的銀子全都填了進去。

    一時之間,三年前那在銀錢上捉襟見肘的窘況再現,便連降暑氣的冰都有些供不上,只能先緊著老太爺和各家老爺的屋子里。

    想到這里,她的眉頭一皺,心緒更加煩雜,這一切莫不是那個金映煙在暗地里使絆子?

    當這樣的臆測涌上心頭,靳大夫人的心里就蹭地冒出了一團火,雖然沒有實證,可她愈想愈有可能。

    要知道這三年多來,靳家的掌家大權一直都握在金映煙的手中,雖然她在離開前已交出所有的印信和賬簿,可誰知道她有沒有暗中留著后手?

    當初她就不該因為礙于老夫人的阻攔放金映煙離去,像這種不守婦道的女人就該在眾目睽睽之下沉塘才是。

    熊熊燃燒的怒意在她的臉上浮現,還來不及盤算現在自己該怎么做才好,突然,正院的門簾被掀起,此起彼落的問候聲跟著響起,靳大夫人連忙起身上前,迎向自己的夫君——戶部侍郎靳大老爺靳遠山。

    “老爺,你可回來,你知道那金映煙實在是惡劣……”

    一見自己的夫君,靳大夫人滿腹的苦水就忍不住地想要傾泄而出,完全沒瞧見靳遠山那越發黑沉的臉色,只是一股腦的將自己心底的不滿全都說出來。

    她嘰哩咕嚕地說了半天,卻始終沒有得到夫君的一句響應,有些不滿的看向自己的丈夫,卻愕然一驚。

    嫁到靳家二十多年來,靳遠山向來是個脾氣謙和的彬彬君子,向來說理,不會輕易黑著一張臉。

    如今,那溫文的臉上滿是怒氣,從他緊握的手心瞧來,看起來情緒已經瀕臨爆發,想起金映煙準備離開前,靳遠山的溫言勸說,靳大夫人的心忍不住地顫了顫,但仍強自鎮定的問道——

    “老爺這是怎么了?是不是今兒個公務不順遂?”

    靳大夫人小意殷勤地步上前去,想要伺候自己的夫婿更衣,誰知自己的手卻被靳遠山重重的拍落。

    驚愕地抬眼,見靳遠山臉上的寒意更盛,嚇得靳大夫人忍不住往后挪了幾步。

    “前陣子,我才千叮嚀、萬囑咐你別再為難金映煙,為什么你就是不肯聽?甚至還變本加厲的讓那些關系好的夫人們在京中散布那些誹謗金映煙的言語!”

    當年金映煙為何會嫁到靳家來,靳遠山這個大老爺自然也是知道的,便連兒子詐死好暗中為大皇子去做些秘密任務,他也是知之甚詳。

    這件事本就是老太爺和靳柳楓商議好的,瞞著靳大夫人也是為了能把事辦得更逼真,好教外頭的人對靳家少些注意。

    誰知道他這個夫人是個死心眼,他一而再、再而三的叮嚀,她卻還是背著他搞些小動作,如今甚至惹來了慕寒月的不悅,若是因而影響了大皇子所謀之事,他們靳家可是萬死都不能贖罪。

    “她敢做出敗德之事,難道還怕人說嗎?我不但要說,還要說到讓天下人都知道!我倒要瞧瞧憑她這寡婦之身,再加上如此壞的名聲,以后還有誰敢娶她?”

    雖然方才對于靳遠山的黑臉還有些忌憚,可只要一提起了金映煙,靳大夫人便氣得狠了,不管不顧的將心中的話全都說了出來。

    “啪”的一聲,一個重重的巴掌甩上了靳大夫人那圓潤的臉頰,臉頰上是一片熱辣辣的痛,她抬手搗著臉,有些不敢置信地看著自己的夫君。

    嫁給他近二十年,別說是巴掌,夫君連一根指頭都沒有動過她,可如今卻為了失德敗行的媳婦打她!

    “你……”

    她瞪著他,質問的話半句說不出口,心里的委屈卻翻江倒海而來,隨即嗚嗚咽咽地哭了起來。

    “你還有臉哭?若不是你無憑無據,非押著老大媳婦去家廟清修,她會不管不顧地凈身出戶?若不是你三番兩次的在人前人后敗壞她的聲譽,咱們那些好不容易經營得順順當當的鋪子,會突然多災多難起來?你知不知道你為難的不是金姑娘,而是咱們靳家啊?”

    “她自個兒做錯事,難不成還有理了?我就不懂你們一個兩個的怎么總護著她,她是嫁進咱們家當媳婦,可不是嫁進咱們家當主子。”

    “對,她不是主子,可她也不是能任你搓揉的尋常姑娘,你以為她一個商家的姑娘憑什么可以住進大皇子的別莊?”

    “她……”

    這事雖然靳大夫人也知道,可被怒氣主宰的她卻從來沒有深思過這個問題,畢竟在她的心里,金映煙不過就是個上不了臺面的商家之女,還和她的生父金曉企斷絕了往來,所以在折騰她的同時,她根本沒有想過,向金映煙這樣的女人也會有靠山。

    “她不過就是運氣好吧?”驀地被點醒,靳大夫人驚愕之余,有些吶吶地逞強辯解道。

    “蠢婦,那是大皇子的別莊,你以為能住進去只是運氣好嗎?”

    靳遠山見自家發妻這樣蠢笨的模樣,簡直忍不住要搖頭嘆息了,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后,沉聲說道:“老太爺已經發話了,若是你再說出任何一句招惹金姑娘的話,那么我會立刻送上一封休書。”

    迎著靳大夫人那震驚到不行的眼光,靳遠山完全不想再多說一句,今兒個本想著解鈴還需系鈴人,所以打算說服靳大夫人親自去跟金映煙服個軟,他們尋思著若是能哄好了金映煙,那慕寒月應該也不至于再下狠手。

    可看發妻這般冥頑不靈的模樣,只怕她若去了,誤會解不開還得再結仇,現在唯一能指望的,怕也只有遠在江南的靳柳楓了。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 鸿运彩票群 拳击手为什么赚钱 穷怕了拼命赚钱 贵州快三 上学帮如何赚钱 广西快3 为什么会花钱的人就会赚钱 辽宁35选7 青海十一选五 怎么利用海外市场赚钱 金蝉捕鱼平台 世界杯竞彩比分玩法 做策划赚钱多吗 即时比分球探比分下载 天津快乐10分 金龙彩票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