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蕾絲糖周五限定秘戀 第十二章

周五限定秘戀 第十二章

作者:蕾絲糖書名:周五限定秘戀類別:言情小說
    “……”她沒說話。章可玲并沒有說錯,她……是喜歡他的,只是她不敢承認自己的心意。

    即便他如此誠懇地告白,她還是無法盡信他的話語。

    在還沒確認他是真心喜歡她之前,她一點也不想坦承自己的心意,再次告白對她來說太難,要將“我喜歡你”這四個字說出口,更是困難得像是連自己的自尊都要交出去一般。

    高中時期,她人生第一次的親口告白換來他的笑而不語,接著在眾人面前被劉子杰戳破她喜歡學生會長時被眾人訕笑,交往時被人謠傳說她威脅他才得到交往機會,分手后,校園里很多人都說學生會長幸運的解脫了母老虎的糾纏。

    那一年,不過是喜歡一個人,她的尊嚴和真心,都被踐踏得體無完膚,不只是他和她交往的真相傷害了她,所有人的目光和閑言閑語也讓她痛苦不已,高中她過得非常不快樂。

    她好怕重蹈覆轍,她無法再將自己毫無防備的交出去,她得要確認再三,確認喜歡他不會讓自己受傷,直到自己心里踏實了,有安全感了,才能說服自己去接受他。

    在這之前,她寧可說自己只是他的朋友,一個很好的朋友,這樣分開時才能笑著說,放心我沒將你的告白當真,所以不必尷尬;她也能笑著對周遭的人說,我沒有自作多情,所以不必安慰我。章可玲面對她的沉默不語,輕輕地嘆氣。她既然不肯說,即是代表她對這件事情在意到害怕別人看到她受傷的一面,瑞玉從以前到現在,一直都是一個不愿意讓別人擔心她的人。

    “瑞玉,不管你跟他之間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都要跟你說,別再將傷痛藏在心里,向我傾吐心事不會造成我的困擾,你瞞著不講反而會讓我更擔心的。”

    陳瑞玉不禁微笑。好友對她總是這么關心,這世上再找不到第二個對她這么好的朋友了。“謝謝你,可玲,以后我都會跟你說的。”

    當天晚上,她睡了個好覺,心情莫名地輕松。

    隔天一早,門鈴響起,她抱著一絲緊張的心情開門。答應讓衛邵軍追后,心里多了一些情緒發酵,這種想面對又不敢面對的感覺是羞澀吧……

    門一開,躍入眼簾的他,穿著襯衫配牛仔褲,這簡單的打扮反而為他添了幾分率性的帥氣。

    衛邵軍朝她微微一笑,提高手上的早餐,“你早餐還沒吃吧,這一份是我買給你的。”

    “謝謝……”她愣愣地接過手,沒想到他今天不是像之前那樣,要她帶他到處吃,她一時反應不太過來。

    當她稍稍看了看塑料袋內的早餐時,她有些驚訝,怎么……剛好都是她喜歡吃的,他怎么會知道她喜歡吃什么?

    她抬頭看他,張嘴想問,他看清她臉上的疑問,眼角都是笑意,自動自發地為她解答,“瑞玉,我沒有超能力,沒辦法預知你喜歡吃什么,可是我有觀察力,前陣子一直要你帶我在這附近吃,是因為我想知道你喜歡什么、討厭什么,你應該會覺得那陣子的我很煩人吧,當然不可諱言的,是因為我很想見你,很想跟你說話跟你相處,所以才照三餐按你家門鈴。”

    他自然而然說出口的情話,讓她的臉又不禁悄悄紅了起來,這男人一早就準備好招式要攻陷她,是想要趁她早上腦袋還不夠清晰,一舉攻破城墻嗎?

    陳瑞玉不禁想笑,故意轉開話題,“你就現在的這個樣子出去買早餐,完全沒有任何喬裝?”

    “當然不是,我有喬裝過,不過來見你,當然希望以我本來面目見你。”

    她驀地發現他臉上還殘留著醒目的血痕,不禁眼眸瞪大,“等等,你……你臉上的傷口是不是沒有擦藥!”

    “啊……好像是吧,我沒有特別注意,昨天我忙著整理家里……”

    “整理家里?”她覺得這詞怪怪的,這男人搬來這里又不是一天兩天……

    衛邵軍移開眼神,不愿多解釋,“就是整理家里。”

    她狐疑地瞇起眼,有一種很可怕的猜測在腦中認定,“你……該不會……”

    “中餐和晚餐我會再買來給你的,我記得你說你接案維生,想必我這陣子耽誤了你不少工作吧,這陣子就由我效勞,天天幫你買吃的,你專心工作吧,嗯?”衛邵軍笑得有些不自然。

    陳瑞玉面無表情,他的表情讓她下定決心一定要證實內心猜測,“衛邵軍,我現在突然想到,咱們當鄰居一段時間了,這段時間我又對你照顧有加,你不招待我進你家玩嗎?”

    “呃……現在不方便。”他的眼神有些飄忽。

    “有什么見不得人的東西藏在里面嗎?”她很淡定的問下去。

    “當然沒有。”怕她誤會什么,他一秒回答。

    “很好,今天我想換個氣氛換個地點用早餐,就決定地點是你家了。”她的眼神繞過他,緊盯著他的套房門口,“如果你不讓我進去看看,中午你也不用來敲門了。”尾句的威脅意味濃厚。

    “……”衛邵軍只能無言以對。

    陳瑞玉簡直不敢相信眼前所見。

    一堆沒洗的名牌衣服堆成山,廚房角落更是塞了兩三袋發出惡臭的垃圾袋,除了床和書桌是干凈的,其它地方都積滿了灰塵和垃圾,甚至可以見到老鼠和蟑螂在爬行,臟亂得讓她腦袋有幾分鐘的空白。

    “你這叫……你昨天有整理過?”她顫抖著手指,指著眼前的亂象。

    衛邵軍尷尬的干笑,“欸,我真的整理過了,只是……”

    “只是什么?”她的語調異常平靜,甚至有些心死的意味。

    “我只會將臟的東西堆起來,我不知道要怎么處理,而且我經常在回神過后,才發現自己又弄得更亂了……”他很無辜的說。

    “……”她頭暈,差點嘔血昏倒在當場。

    誰可以想象得到,這么優雅的鋼琴王子,外表干干凈凈,賞心悅目,實際上居然是一個家事白癡,有本事把自己住的地方弄得一團亂但沒本事整理。

    她家雖然不算特別干凈,但好歹是舒適的,衛邵軍能將自己的房間搞成這樣,也算是另一種特殊技能了。

    “你以前是怎么活的?”她神情麻木的問。

    “在法國……我有管家和傭人。”所以這種缺陷完全不是困擾。

    “……”雖然很久以前就知道他是有錢人家少爺,但現在她更強烈地體認到這個事實啊。

    衛邵軍小心翼翼地觀察她的臉色,“瑞玉?”

    她嘆了一口氣,“我把早餐吃完后就幫你整理這里。”讓他繼續待在這環境,遲早也會生病。

    “我托人聘請傭人來整理就可以了,我一開始沒聘請的確是高估自己了。”

    “閉嘴,你也得幫忙,給我學著怎么整理!”她橫瞪他一眼。要是平常女生早被他的房間給嚇跑了,這男人太夸張了!

    她的瞪視反而讓他笑顏燦爛,“是,遵命。”

    她不禁愣了愣,“我在兇你耶,你……干么那么開心!”

    “因為我好喜歡你關心我。”

    “你不要太囂張了,我才不是關心你啦!”她臉紅欲蓋彌彰地大聲反駁,“還有,你趕快替你的臉上藥啦,都這么大的人了還要別人一直提醒,丟不丟臉!”

    他不停的笑,笑到再次惹來她兇狠的瞪視,這才轉身去翻找醫藥品。

    陳瑞玉速戰速決地快速吃完早餐,挽起袖子、綁起頭發正要開始整理,剛好瞄到坐在角落的衛邵軍正要替自己上藥,她臉色瞬間發白了,立刻以跑百米的速度殺過去。

    “衛邵軍,你這個白癡,碘酒跟紅藥水不能混用!”

    幾個小時過后,陳瑞玉還給房間一片清凈的空氣和地板。

    微風徐徐地從窗子吹進房間,吹拂過癱坐在沙發上的陳瑞玉臉上,她表情呆滯和疲憊,彷佛靈魂出竅了。

    “瑞玉,你還好吧?你臉色好差。”衛邵軍擔優的蹙眉,擰了一條濕毛巾,擦拭她的臉。

    她緩緩地移動眼球望向他,表情只有兩個字可以形容——木然。

    直到今天,她才能夠理解為什么常常會有人說“這世上沒有完人”,以前她心目中的衛邵軍是完美的、沒有缺點的,直到今天,這完美的表象終于龜裂了,露出真正面目。真正的衛邵軍……無論她怎么教,他連一件衣服都折不好,連掃地也能越掃越也能越拖越臟,與其讓他整理房間,不如叫他去旁邊休息還更省事。

    原來不是因為他家有錢所以不學習做家事,事實上是他根本教不會!

    她聲音平板地問:“告訴我,你除了有一雙會彈琴的手,還有比我會念書的腦袋以外,你還有什么?”

    衛邵軍坦然一笑,“你說了跟我媽一樣的話,本來我是不想讓你看到我這個缺點的,不過你堅持看,我也不隱瞞,我學不會做家事,更學不會做菜,醫藥類的知識更是沒有,我最懂的就只有音樂和鋼琴了,對于這樣的我,你會很失望嗎?”

    她垂目,想了一會兒,嘴角不禁浮上笑意,“也不是失望,只是覺得……”

    “覺得什么?”

    “覺得滿想笑的。”她笑容越拉越大,心情很開懷。衛邵軍有缺點,這缺點其實還滿可愛的,他家事越做越糟的模樣,雖然讓人生氣,但他一臉無辜和一副無法理解自己怎么又搞砸的皺眉表情,回想起來實在是很全上

    望著她明媚的笑顏,他眉目溫柔的說:“這樣,你會不會覺得我們比較親近了一點呢?”

    “什么?”她不能理解這句話,微愣地看向他。

    “以前,你曾經對我說過『大家會不會覺得我很不配你』,那時你心里的自卑,恐怕是因為你把我想得太美好,我不希望你現在也依然把我想得太完美,因為那只會讓你對我心生距離感,既然你看到我的缺點,應該不會再想著配不配的問題吧,我就是人,有缺點的人,也沒有什么特別高貴的地方,我這個缺點,除了家人以外,就只給你知道了。”

    她呆呆地望著他,心情就像蕩漾的湖水一樣,平靜不下來。除了家人之外,只有讓她知道嗎……

    “瑞玉,謝謝你今天幫我整理房間,晚上,我帶你去餐廳吃飯,我請客。”

    “嗯,好。”根據自己剛才打掃的辛苦,晚上去餐廳吃,她完全不會心虛。

    “我離開臺灣很久,對臺灣的餐廳不是很了解,但是依照我觀察你喜歡吃的食物和味道,再打電話去問周博仁,他提供給我幾間餐廳,評價非常好,我都一一帶你去吃好不好?”

    “好啊。”她心里倍感甜蜜的點頭。

    “那……作為交換,你愿意一個禮拜就來幫我打掃嗎?”

    她笑著罵,“哇,你這個人得寸進尺喔!”

    “我這是在收買你。”他微笑輕捏她的鼻子,“你可是知道我不可告人的缺點的人,請你幫忙比請其它傭人還安全,我可是最信任你了。”

    “那我還有沒有其它好處?”她開玩笑地說,“只有免費餐廳可吃,我可是不會滿足的。”

    他用食指輕點自己的嘴唇,曖昧的眨眼,“香吻一個如何?”

    她差點被他這風騷的舉動運得笑岔了氣,“我才不要咧!”

    “那我這個人呢,夠吸引人吧?”

    她裝傻,“剛才我有聽到誰在說話嗎?”

    他失笑,“還說我得寸進尺,我看你才是在欺負我吧。”

    下一刻,兩人的笑聲回蕩在房內良久。

    她突然覺得,記憶里充滿距離感的他的背影,現在,一點距離也沒有了。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 长沙麻将258麻将技巧 卓鼎策略 中国长城股票 股票推荐每日一股 微博 雅休配资 浙江快乐12遗漏 微乐吉林麻将 下载 足彩4场进球对阵表 篮球比赛计分表 银行理财平台排名 下载海南麻将 上海快三和值走势图 nba季后赛得分排 全民炒股 可以打长沙麻将的app 湖北快3开奖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