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七季床債欠不得 第十六章

床債欠不得 第十六章

作者:七季書名:床債欠不得類別:言情小說
    【第十章】

    蘇瑋清又打了無數次電話,還去了藍欣語家守著,搞到保全都看不過去了,告訴他藍欣語真的沒有回來過。

    她沒回家,那這么晚了能去哪?以她那種表里不一的性格,是交不到什么能深夜借宿的朋友的,所以說她是遇到什么事了吧,他應該去報警!

    等等,走出藍欣語家公寓的瞬間,蘇瑋清想到了一個人,如果是那個人的話,藍欣語倒是有可能會去投靠,不對,是極有可能。

    因此蘇瑋清跑到于興榮所住的飯店,可到了飯店蘇瑋清才意識到,自己連那個被稱做“榮哥”的人,全名叫什么都不知道,這要怎么查他房間?而飯店的保密措施跟其它地方不一樣,不管他怎樣耍無賴、裝可憐,人家都不會透露半分。

    在嘗試無果后,蘇瑋清并沒有放棄,而是選擇最原始的方法,他上電梯去到客房的樓層,然后一間一間地敲門,一間一間地問。

    沒問超過二十間,柜臺就因為不停接到投訴電話而上來抓人,誰教他堅持必須敲到每扇門都開,得到確認后才肯罷休。

    整個樓層都回響著他的敲門聲,這嚴重影響到別人的休息,會被投訴也是想當然的。

    “我不走、我不走,我是來找人的。”在兩個保全人員左右開攻把他架住,要帶走他時,蘇瑋清像個蹲了冤獄的犯人,極力掙扎著叫喊著:“欣語、欣語,你在嗎?”

    “先生,你再這樣我們就要報警了。”

    “我才要報警呢!”蘇瑋清大吼,不管有多少房客出來看熱鬧,“欣語,你聽得到嗎?我知道你在這里,你出來!”他可以不問她突然離開的原因,但要讓他知道她人在哪里啊。

    三人扭打成一團,不一會一個人來到他們旁邊,叫保全人員住手。

    “他是來找我的,不好意思啊。”于興榮其實很不想管這件事,因為太丟臉。

    簡單地交涉后,保全也不追究這種外形的男人為什么會叫“欣語”這種名字,確記了他的確是這里的房客后,他們也就完成任務般離開了。

    剩下蘇瑋清和于興榮面面相覷。

    “欣語來找你是不是?”蘇瑋清問。

    “是。”于興榮答得很快,“但是我正好有事要出去,今天晚上不會回來了,她就在2037房,這是房卡。”

    他把房卡拍在蘇瑋清手心里,在他詫異的目光中飛速離去,與他無關,他真的受夠這對笨蛋情侶了。

    蘇瑋清狐疑地進了2037房,剛進門就聽到了臥室里傳來的哭聲,那哭聲太慘了,但他還是聽出來那絕對是藍欣語。

    他快步推開房門,看到藍欣語對著臥室的穿衣鏡哭得好傷心,而她扭頭看到他,哭聲戛然而止,代替的是滿臉的不可思議。

    兩人對視半晌,蘇瑋清恍然大悟,“是那家伙欺負你是不是,難怪他跑得那么快,你等著,我去揍他。”他說著就要跑出去跟于興榮拼命。

    “你給我站住!”藍欣語撲上來一把拉住他,還要去揍人家,也不看看彼此的體格差異,不過現在沒心思想那些事了,“你怎么找到這里的?”他也太神了吧,簡直堪比FBI。

    蘇瑋清面對她梨花帶雨的小臉,想到她是為了別的男人才哭得這么傷心,心里就一陣別扭,但他還是簡單地把自己找到她的過程說了一遍。

    一定是中途那個男人聯系她,她才會沒跟他說一聲就跑來了這里,然后那個男人做了什么過分的事,害她傷心。

    “我就跟你說,表哥是不行的吧……”

    藍欣語盯著他那寫滿無奈的臉看了幾秒,突然一把拉過他的衣領,蘇瑋清一個踉蹌差點跌到。

    要問蘇瑋清以為她要做什么,當然是打他。

    但這次他又錯了,這個滿口說著要跟他做普通朋友,要跟他劃清界限,大家都比較開心的女人,再一次毫無理由、毫無預兆地撲進他的懷里,還得寸進尺地吻住了他。

    他真的受夠了,即使她柔軟的唇暴力地撕咬著他的唇,使她看起來用盡了強烈的感情,但他還是不明白她為什么要這么做。

    他恨自己這種她稍微挑撥就心動得要死的感覺,真是恨得要死,好怕又是自己在自作多情,他是被那個表哥傷了,在拿他發泄吧?一定是這樣。

    但在她清甜的吻中,他緊抿的、想要咒罵的嘴角也漸漸柔軟了下來,誰教她一直吻著他,好像他沒有響應的話,她就要吻上一輩子一樣。

    然后蘇瑋清嘗到了咸咸的味道,他大受震驚,抱過她的雙肩將她推離自己,正看到她又爬滿臉頰的淚水,“天啊,他到底對你做了什么?”

    “你在說誰啊?”藍欣語很沒形象地擦了擦眼淚,“我會哭是因為你,你不懂嗎?”

    因為他?不說還好,一說他就真的不懂了。

    藍欣語不停地擦箸眼淚,“因為你竟然找到了這里。”花了那么多時間、費了那么大力氣,只是為了確定她是否安全。

    她是故意跑開、故意不接他電話的,她無法面對她即將出國的那兩年,再也笑不出來了,她只想找個地方大哭一場。

    照理說,這樣都被他逮到,她應該更氣才對,但是他為了自己那么拼命,從來沒有人會為她這么拼命的,一般人的話,早就受夠她、疏遠她了,連她都受不了這樣的自己,更何況是并不欠她什么的他呢。

    “我當然要找你啊。”至于把她感動成這樣嗎?不對不對,蘇瑋清想到,他剛到時她就已經在對著鏡子大哭了,那時她還不知道他會來,“欣語,你說你哭得這么慘是因為我?一直是因為我嗎?”

    “對啊,拜托你不要總做些讓我情緒崩潰的事好嗎?我真的需要靜養。”藍欣語心情復雜,沒有意識到自己間接地承認了她一直在為他大哭。

    “我讓你情緒崩潰了?你說是我讓你痛苦地跑來這里的?我做了什么令你傷心的事嗎?”他望著她,似乎從她躲閃的目光中察覺到了什么。

    “也、也沒有啊,我就是……”她終于意識到自己好像說漏嘴了。

    臉上癢癢的,藍欣語左躲右閃,卻閃不開他在她臉上亂吻的唇。

    天啊,他干嘛突然親他啊?她應該給他一拳,讓他知道只有她能想親他就親他,而他是不行的,但這會她卻怎么也不敢抬起頭來,好怕看到他的臉、他的眼。

    蘇瑋清在她躲閃間啄舔著她臉上的淚,像是某種好玩的游戲,他進而啄著她的眉、她的眼、她的臉頰和她的唇角。

    “欣語,如果我沒意識到的話,我向你道歉,但是你能告訴我嗎,是我讓你這樣傷心的嗎?為了什么事?”

    “別往自己臉上貼金了,榮哥呢,榮哥去哪了?”

    “很重要嗎?我想他正在做這輩子最正確的事。”蘇瑋清溫柔又帶些強勢地抓起她的兩只手,將她兩手在背后交叉,將她圈在自己懷中,好方便他吻上她細白的脖頸,“現在是我們兩個在談話。”

    “不要……啊,你在做什么?”藍欣語后知后覺地意識到,自己完全被他箝制住了, “談話就好好談啊,你不是說過不會再對我出手。”

    “是說過,但我卻有種如果不對你出手的話,就無法好好進行談話的感覺,這是為什么呢?”為了證明自己的感覺似的,蘇瑋清的雙手壓著她的手不放開,讓她在他懷里無處可逃,而他則借機磨蹭著她的脖頸,慢慢地把她推到墻邊,像在跳一種古怪的華爾茲。

    他也搞不懂自己這算不算沖動,沒錯,他向她保證過,而他也對自己保證過,不會再碰她了,可身上的溫暖變成了具攻擊性的熾熱,感覺像是整個人都燃燒起來,他控制不了自己。

    ……

    這次的孤注一擲總算沒有白費,對她真的不能太順從啊。

    事后藍欣語躺在沙發上,而蘇瑋清跪在沙發邊替她揉腿。

    她真的太累了,累到唯一能做的動作就是在他肩上捏一把,“下面一點。”

    蘇瑋清趕快把手移到她小腿處,“這里嗎?”

    藍欣語閉目養神,懶得理他。

    “欣語,我不去美國了。”

    她霍地睜開眼,真是讓人一刻都不能好好休息的家伙,她彈坐起來,問他,“為什么?”

    “什么為什么?不去就是不去啊,本來我也是在猶豫的。”

    “別傻了,我只是隨便說說而已,難道我讓你去死你就去死啊?這種事可是關乎自己一輩子的大事。”她倒還教育起他了。

    蘇瑋清哭笑不得地說:“你叫我去死,我也不會去死的,但你不希望我去,我就不去,欣語,我等的就是你這句話,一輩子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如果你希望我留下,那這兩年的時光是用一輩子也補不回來的,對我而言,你的一句話就是這么重要。”

    也許當他問她意見時,等待的就是這一句任性的話,但她平常任性妄為,卻總在與他有關的事上謹慎小心,在自己的意愿和他的得失間,她會毫不猶豫地選擇對他有利的一面。

    藍欣語聽得愣了,她有些無措地別過頭去,“怎么還在說這些,美國可是有很多大胸美女的,也許你去了那里……”

    “欣語,你要怎樣才相信我喜歡的是你的人,而不是……不全是你的胸呢?”他無奈了,如果她對他真的沒有其它感情,他也就不會再提,但明顯她不是,他以為他們之間已經算是兩情相悅了,為什么她還要說這種話?

    “不會信的,永遠不會信。”藍欣語執著地堵住耳朵,“我對你太了解了,跟你這種人只能做朋友,不然以后一定會被你拋棄。”

    拋棄?天啊,他哪有本事拋棄她啊,她不會就因為這個理由,才死也不承認她喜歡自己吧?

    “好、好,只做朋友。”他安撫她,對于她這種人,好像必須融入她的思維模式比較好,反正她就是死也不跟他做情人,但又在意他在意得不得了,不是他臉皮厚,而是對她臉皮必須要厚,不然最后瘋掉的一定是自己,“欣語,那這樣好了,炮友太難聽了,不如說,我們以后做那種能生小孩的朋友怎么樣?”

    “咦,你怎么知道?”藍欣語下意識地護住肚子,一臉驚愕。

    “就是那種能住在一起,將來共同養小孩的朋友……”蘇瑋清還在想著他的措辭,然后整個人就像臺壞掉的收音機,尾音難聽而刺耳,“咦?”他上看下看,看她的臉再看她下意識的動作,“你……”

    “不、不,沒事。”藍欣語搖頭。

    “你給我說清楚。”說沒事就絕對有事,看她這心虛的樣子,分明是出了大事。

    “都說沒事啦。”藍欣語翻下沙發,狼狽逃竄,“不過你說的提議,我會考慮的。”

    “還考慮什么?你站住,跟我說清楚你肚子是怎么回事?”為什么要捂著肚子跑,“藍欣語,你不會是有了我的小孩,還試圖瞞過我吧?”

    “為什么要告訴你?小孩是我自己的,但是既然你都主動提出來了,如果你想一起養的話……”可不是她逼的哦,是他自己說的。

    蘇瑋清原地晃了兩晃,很堅強地扶住桌角吸了口氣,淡淡地說:“欣語,不要跑了,我們需要重新談一下,我之前說的不算,我們還是當那種我死了以后,你能分我一半財產的朋友好了,可以嗎?”

    藍欣語接收不了這么復雜的訊息,總而言之,好像是筆好買賣,而且是他主動提出的,她要是拒絕,會不會很不給他面子?

    “那我看,就先做可以一起去做產檢的朋友好了。”

    【全書完】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 十佳股票配资平台 丫丫陕西麻将下载 湖北十一选五推荐号 私募基金配资利率 11选5安徽? 财牛配资 中国有多少篮球迷 血流麻将下载 福建快三开奖今天 6场半全场 北京十一选五手机版 nba东西部排名最 兰州股票配资公司 六合配资 熊猫四川麻将技巧漏 快3开奖江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