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樂小說網言情小說巫靈罪妃 第九章

罪妃 第九章

作者:巫靈書名:罪妃類別:言情小說
    因為賭氣,尉鞅又開始每晚待在不同妃子的寢殿里,刻意順了馮慕妍的意,而今晚,他則來到燕妃的寢宮內。

    燕妃已經許久沒見到王,遂使出渾身解數要討好他,不想再被冷落。

    “王,請喝酒吧。”燕妃和尉鞅同坐在一張榻上,她緊緊依偎在他懷中,將酒杯拿起,親自喂他喝酒。

    但尉鞅始終心不在焉,沒有理會燕妃的獻殷勤,很明顯的,他的人雖然在這,但心卻不在,不知道飄到哪去了。

    “王,您在想什么?”燕妃刻意搖他,要抓回他的注意力。

    他終于回過神來,瞧向懷中的燕妃,卻感到煩悶不耐,只想要離開這里。

    這幾日都是這樣,不管他到哪個妃子的寢宮,他總是待不久,無心和妃子們飲酒作樂,因為他始終心系著一個女人,一個讓他又愛又惱的女人。

    為了氣馮慕妍的不知好歹,他才故作冷落她的假象,想要讓她傷心、后悔,然后回過頭來求他,希望他能重新疼寵她,別再冷落她。

    但他這么做,到底折磨到了誰?

    他從沒想過自己會落入這種境地,無時無刻都在想她,希望能將她擁入懷中,火熱的纏綿一番,但現在的他卻只能面對一個又一個他不感興趣的妃子,虛度一夜又一夜。

    他是王,有王的尊嚴,所以他不可能先向馮慕妍低頭,他非得等到她反過來求他才肯罷休。

    “王。”一名宮女突然進到殿里,“蓮宮的宮女正在殿外,想要求見王。”

    一聽到蓮宮兩個字,尉鞅的精神都來了,心想馮慕妍肯定要認輸了,但他卻刻意繼續吊著她的心,不想這么快就原諒她。“不見,讓她回去。”

    “是。”宮女退下,將王的答復傳達出去。

    本以為事情就這么結束了,沒想到殿外卻出現了異樣騷動,沒過多久,芝心便閃過宮女們的阻擋闖了進來。

    “王!”芝心表情凝重的跪在尉鞅面前,“奴婢大膽闖入,請王恕罪,但奴婢有重要的事情必須告訴王,這么做是逼不得已的。”

    燕妃早已對妍妃非常不滿,此刻當然不放過她的貼身宮女。“大膽奴婢,你擅闖入宮就是有罪,還不來人將她拿下!”

    “慢。”尉鞅制止燕妃,還冷瞪了她一眼,警告她的自以為是,然后才瞧向芝心,“本王倒是想聽聽看,你到底有什么重要的事,要是本王覺得不重要,你的腦袋就等著和身子分家吧。”

    “娘娘她病了。”芝心一臉擔憂的急急說著,“娘娘已經好幾日食不下咽,甚至無法入睡,還一度昏了過去,奴婢想幫娘娘喚御醫,但娘娘卻拒絕,奴婢只能來求王幫忙了。”

    “什么?”她病了?尉鞅震驚得站起身,毫不在意的將燕妃甩下。

    他大步的離開燕妃的寢宮,一心只想趕緊到蓮宮去,聽到她病了,他的心瞬間像是被人給緊緊的掐住,既心慌又痛苦。

    芝心緊緊追在尉鞅后頭,暗暗漾起冷笑。一切果然都在她的掌握之中,尉鞅已經掉入她的陷阱而不自知,即將大難臨頭。

    尉鞅以最快的速度來到蓮宮,進到寢房里,他本以為會見到馮慕妍病懨懨的躺在床上,沒想到她倒是背對著他站在寢房中間,那一身月牙白的背影顯得異常孤寂,還有種說不出的落寞。

    “妍兒?”他沒有任何防備的朝她走近,“宮女說你病了,你……”

    就在他靠近時,馮慕妍突然轉過身來,同時,他的腹部傳來一股劇烈的刺痛,讓他的腦袋頓時一片空白。

    他緩緩低下頭,眸中盡是滿滿的不可思議,他從沒想過,這種事情會發生在她身上,她竟然……竟然……

    背叛了他!

    她手中的短刀,深深插進他的腹部,他不敢置信,他對她的不設防,竟讓她有了刺殺他的機會,輕而易舉便奪取了他的性命。

    為什么?他憤怒的想質問她,卻發不出聲來,只能張著驚訝的大眼怒瞪她,她臉色蒼白,無聲的和他對視,紅唇顫抖的微張,像是想要說些什么,卻始終沒有說出話來。

    為什么要背叛他?他用著剩余的力氣,死掐住她的手,內心的憤恨直沖天際,他更想掐住她的脖子,要她和他同歸于盡,但他卻辦不到,他甚至連撲向她的力氣都沒有。

    腹部強烈的疼痛彌漫開來,他的意識隨著從傷處流出的血一起流逝,他好不甘心,他不想就這樣死去,他不該死在她的手里!

    “你……為什么……”

    她沒有回答他,眼睛眨也不眨的看著他松開掐住她的手,往后倒下。他不想閉上眼,但眼皮越來越沉重,一陣黑暗將他徹底吞沒,再也看不到任何景象。

    他不甘心,他好恨、好怒,就算他必須下地獄,他也要將她一起拉下,死也不放過她!

    當尉鞅再度睜開雙眼,情況變得異常詭異,他還是站在蓮宮內,但他卻看到自己倒在前方的地上,傷處的血不停流出,染紅了地板,怵目驚心。

    而馮慕妍則站在一旁,臉色慘白的呆愣著,一動也不動,像是傻了。

    “馮慕妍,你該死!”他氣憤的沖向前想掐住她的脖子,卻驚訝的看著自己的手穿過她,根本就碰不到她。

    此刻,他才發現自己全身上下都是透明的,他的魂魄已經脫離身體,卻沒有去該去的地方,或許是他的憤恨、不甘,讓他的魂魄依舊留在人間,徘徊不去,非得想辦法將她一同拉入地獄不可。

    他又試著往馮慕妍的身上抓了幾次,可惜還是碰不到她,她也感覺不到他就在她身旁,等著向她索命。

    “馮慕妍,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我一定要想辦法讓你得到同樣的報應!”

    她居然背叛了他對她的信任,如此狠心的對待他,他的心中充滿著壓抑不了的憤怒!

    他笑自己的愚蠢,就連有血緣關系的叔父都能狠下心來殺他,一個和他沒有任何關系的女人又怎能相信?他實在是太天真了!

    馮慕妍頹然的跪坐在地,全身力氣像是瞬間被抽光,她看著自己發顫的手,上頭染著他的血,又黏又溫,她突然有種想嘔吐的沖動,不敢相信自己真的動手,親自斷送了他的性命。

    她到底做了什么?這是對的嗎?她是被逼的,這不是她的本意,絕對不是她自己想這么做的!

    “啊—”她失控的抱頭尖叫出聲,再也受不了,情緒瀕臨崩潰。

    聽到馮慕妍的尖叫聲,芝心沖了進來,看到倒在血泊中的尉鞅,先是一喜,之后趕緊摀住馮慕妍的嘴,制止她繼續尖叫,“別叫了,再叫下去很快就會引起其他人注意的!”

    “啊—”但她還是控制不了的繼續尖叫,像是沒聽到芝心所說的話。

    芝心迅速往馮慕妍頸后劈了一掌,馮慕妍便昏倒在她懷里,寢房內終于又安靜了下來。

    一旁的尉鞅訝異的看著這一幕,才知道原來馮慕妍身邊有個會武功的宮女,看來她們肯定是預謀許久要殺他的。

    “奇怪,寢宮內怎么會出現尖叫聲……”

    “里頭發生了什么事嗎……”

    寢宮外已經出現騷動,恐怕再過不了多久就會有人闖進來一探究竟,芝心沒有時間確認尉鞅是不是已經死透,趕緊扶起馮慕妍,往早已計畫好的路退出寢房,離開尉國王宮。

    “別走,誰準你們走了?給本王留下來!”尉鞅憤怒的沖向前阻止,卻一點用都沒有。

    他緊跟在她們后頭,眼睜睜看著芝心扛著馮慕妍巧妙的避開宮中侍衛,來到王宮最外圍的高墻,一提氣往上跳,便順利離開王宮了。

    他直接穿墻而過,看到墻外早已停著一輛接應的馬車,芝心和馮慕妍一坐進馬車后,馬車便迅速駛離。

    “不管你們想逃去哪,本王絕不放過你們!”強烈的恨意驅使著他的魂魄,緊緊跟隨在馬車上,離尉國王宮越來越遠。

    就算她們要逃去天涯海角,他也會死纏著她們不放,直到將她們一同拖入地獄為止!
江西快3开奖结果今天